34 Matching Annotations
  1. Last 7 days
    1. 2014年接受《Tissue》采访时,Joerg曾送给独立杂志4条建议:

      1. Do-it-yourself
      2. Create your own identity
      3. Never downgrade
      4. Pay attention to economics
    1. 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是Pantone色卡中正红色的编号。

      2000年底到2001年初,《032c》由Joerg Koch创刊于柏林。直接用红色命名,又以红色为主题色,红色所代表的叛逆与躁动,勾勒出这本杂志的精神内核:对自由、探索和创意的追求。

      20年来,《032c》从一本相对简陋的“fanzine”变成独立杂志界佼佼者,还不断发展副业,在2015年推出同名服装线并大获成功,不变的是它始终贯彻的精神内核和独具一格的鲜明个性。

    Tags

    Annotators

    URL

  2. Jun 2021
    1. 《Bitch》是一本女性主义杂志,1996年创立于美国俄勒冈州,由非盈利组织 Bitch Media 编辑以季刊形式发行,Feminist Response to Pop Culture 是她们的口号,「无畏、粗旷、坚定保持独立」

  3. May 2021
    1. Ed Needham,曾是《FHM》和《滚石》的编辑。2018年他推出了自己的杂志《Strong Words》,每一期有100多篇书评。

      Needham会读或听每本需要评论的书。

      “我只有找到时间,没有其他办法。”

      “每六周制作一期《Strong Words》,我们计算过,在这六周中的前五周,我每周读的书相当于一套《战争与和平》。”

  4. www.idea-mag.com www.idea-mag.com
    1. 作为一本专注于平面设计和印刷排版的杂志,《idea》最突出的特点就在于印刷工艺上的精心与特别。每一期《idea》都会采用不同方式的拉页、不同特性的纸张、专色印刷以及专色叠加技术等近百种的技术创意,以此来带给各位创意爱好者新的呈现。

      多年来,《idea》杂志常用大篇幅的内容来介绍一位设计师或一个主题、一个年代。这样的优质呈现使《idea》早已不局限于“启发与传播者”,它是一本让人乐于推崇、享受其中的平面设计参考书。也因此,《idea》走在行业前沿,营利上甚至无需依赖广告收益,销量可观。

    1. 《LifeWear Magazine》创刊于2019年8月,是日本知名服饰品牌优衣库创办的一份杂志,同时以纸质刊物和电子刊的形式发行。杂志创意总监是原《POPEYE》总编、现优衣库研发负责人、高级执行董事木下孝浩,创刊目的是“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探索服装的细节及其生产背后的概念”。

    1. 在日本杂志市场的多样类型之中,有一本生活杂志很怪,它总是采用淡雅色彩的插图放在接近满版的封面,插图的内容几乎都是没有人物在场的生活场景,或者写意超过写实的静物描绘,插图上面摆放着六组左右等大的直排文字标题,文字中性优雅不会太长… 它是《暮之手帖》(暮しの手帖,中文译名为《生活手帖》)。

      版面呈现上,《暮しの手帖》采用赏心悦目的直行组合排版,纵横对齐排版方式,必须行对行,字对字,齐头齐尾,就像是相扑馆或小剧场观众席并排的方型座垫。如果你去日本旅行逛文具店或书店看到他们的稿纸,或者去日本各地的文学纪念馆看写在稿纸上的作家原稿,《暮しの手帖》的文字版面就是那种强烈真实的人文感受。常使用的小标排版,左右各空一行的处理方式,让直排文字版面更好看。

    1. 《foam》(泡沫)杂志是由阿姆斯特丹Foam摄影美术馆出版的国际摄影杂志,每年出版三次。该杂志因其高水准的平面设计和内容质量而获得多个奖项。最近,《foam》杂志在露西奖(Lucie Awards)上获得了年度摄影杂志奖。

      在《foam》杂志第56期中,内容探讨了“other”一词在摄影和视觉文化方面的衰落,调查它的创造和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分支——沿着一个涉及到超人类主义和“非人类”的光谱,与人类世和生态有关。

      《foam》杂志上展示的作品集重新调整和纠正了根深蒂固的权力平衡,提出了抵抗、恢复与拒绝的形式,关注代表性不足的社区,他们调查游客的目光,揭露好奇心,质疑艺术史给我们提供的故事和叙述。

    1. 爱读杂志的人多是视觉系派,《&Premium》在画面气氛营造上让人着迷──封面一贯是上方色块上,清楚点明当期主题,主标加上附标,便不再有其余题目介绍,一目了然,轻快俐落;下方则几乎总是一位年轻女孩,有点轻柔有点感性地做着日常之事,与时尚杂志常以对着镜头微笑的名人为封面大不相同, 《&Premium》的女孩有着莫名魅力,让读者很容易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情绪与想像投射在这个封面上,被吸引着而翻开页面。

      《&Premium》编杂志的方法很有“教学”概念(其实多数日文生活风格杂志都有如此深入钻究的偏执性格),当然,是那种不着痕迹、不卖弄地,要将读者带向更高明精炼品味生活的方向。

  5. Mar 2021
    1. The Gentlewoman 是2010年创办于荷兰的一本歌颂现代女性的半年刊杂志,每一期都会带来新鲜和智慧的视角,聚焦于真正的个人风格。它不仅关心女性的外在穿着,同样关心思维方式。每期杂志都展现最高质量的采访、报道和摄影,以独特的方式组合女性的魅力、个性、温度。

      自该杂志2009年创刊之时正值经济危机,网媒对传统纸媒带来空前的挑战,但对 The Gentlewoman 主编 Penny Martin 的事业生涯来说恰恰相反,她原本从事线上传播工作,从网媒走入传统出版业才知道处处是学问。

      Penny Martin 的第一项任务便是在五个月内打造出一本有别传统的杂志,删除女性杂志过于暴露肉体和如同嚼蜡般的访问内容,并被期许要像 Fantastic Man一样的态度和质感,谨慎严肃的选择采访对象,坚持以长文来保证访问的深入性与富饶趣味性,视觉上以 The Gentlewoman 具标志性让读者感到亲密且真诚的人物摄像 (大多是黑白照片),大开本的页面有着简单又直接的平面设计,以致印入读者眼帘的皆是简要凝炼。

      内容方面,The Gentlewoman 揭露女性生活里的喜怒哀乐,而不仅只是好的一面,“The Gentlewoman 一年只发两期,我们把时间花在人物采访上,严肃地对待每位受访者,却又不希望让她们变得严肃,所以谈论正题时会插入一两个笑话。” Penny Martin 说。

    1. 城市男孩的“圣经”、日本时尚杂志 POPEYE 已经创刊 45 年了。

      每年,POPEYE 都会推出“部屋”特辑,展示世界各地不同男孩的生活实景。

      研究了 45 年城市男孩的 POPEYE 杂志,决定为他们造一栋房子

    1. 《Apartamento》杂志的三位创始人Marco Velardi、Nacho Alegre和Omar Sosa从不在同一个城市呆太久。

      主编Marco是意大利人,移居柏林前曾在米兰生活过很长时间;西班牙人Nacho和Omar分别担任创意总监和艺术总监,在巴塞罗那生活和工作。目前,《Apartamento》除了巴塞罗那的总部,在纽约、米兰和柏林还设有办公室。

      在主编Marco看来,《Apartamento》的优势在于他们忠于直觉、扁平化、相对独立的工作方式。他说:“这并不是一个受金钱驱动的项目,而是我们自己的爱好。”

    2. 《Apartamento》被公认为当今最具影响力、最鼓舞人心也是最诚实的家居杂志,创刊10余年后,它的主创却说:

      “我们不是家居设计杂志,‘家居设计’只是我们进入人们生活的借口。”

      《Apartamento》呈现的是不修边幅,却更为真实而个性的生活场景——正如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一本呈现日常生活的家居杂志( an everyday life interiors magazine)”。

    1. 美国《时代》杂志日前发布了“未来100位人物”榜单,包括英国歌手杜阿·利帕(Dua Lipa)、日本漫画家吾峠呼世晴、中国女导演赵婷和“带货主播”李佳琦入围其中。

      作为《时代》百大人物榜单的延伸,“未来100位人物”榜单共分为5个大类,分别是艺术家(Artists)、杰出新人(Phenoms)、领导者(Leaders)、倡导者(Advocates)和革新者(Innovators)。

  6. Feb 2021
    1. 这本双年食谱杂志就像它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让吃把人们聚在一起。《Gather》的两位创始人、主编Fiorella Valdesolo和创意总监Michele Outland希望这是一本温暖、亲切,像好朋友一样陪伴人们的杂志,连页面的尺寸(190.5mm x 241.3mm)也在模仿个人日志的标准。Valdesolo说:

      “我认为《Gather》与众不同的视觉设计和采编口吻,以及每一期有特色的主题是让我们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自然历史这样的话题如何和食物相结合?我们喜欢接受这样的挑战。”

      《Gather》认为,就像美食的气味能激发人们的味蕾一样,纸张对杂志也有同样的作用,同时也是把人们在体验美食的过程中,从新鲜食材到桌布材质的触摸质感,转换到杂志界面的介质,因而《Gather》封面和内页的纸张也是精心挑选了特别克重的纸。

      Valdesolo说:

      “人们需要与他们阅读的内容产生更亲密的联系,他们受够了网络虚拟信息的轰炸,因而需要与某种产品产生实实在在的关联。杂志就是最佳的媒介。”

    1. 2005年成立的电影双月刊杂志《Little White Lies》或许是唯一一本既不捕捉八卦新闻、也没有充斥着学术探讨的电影杂志。每一期,它都会设定一个主题,封面电影是这个主题的核心,整本杂志的内容都会围绕这个“主题宇宙”展开。《Little White Lies》的另一大特色是从头到尾的插画设计,整本杂志中看不到一张照片。这些插画和文字一样,围绕着封面电影的主题展开,是对封面电影视觉元素的探索。

    Tags

    Annotators

    URL

  7. readcereal.com readcereal.com
    1. 成立于2012年的双年刊《Cereal》据说是全球最美的旅行杂志,给人带来一种极简主义风格的从容和安静。创始人Rosa Park和Rich Stapleton周游世界、为Cereal供稿,文章中的所有推荐,他们都会事先亲自体验。Park认为,正是文章中传递的个人元素以及他们对这份事业的真诚投入,让他们能与读者建立起一种更亲密和信任的关系。Park说:

      “Cereal是关于冒险和体验,它不求快,而是以你自己的速度去不断学习这个世界能带给我们的惊喜。”

    1. 成立于2010年的双年刊《The Gentlewoman》,以“有品位和信念的智慧型女性”为读者对象,谐趣的语言,对设计和摄影的高要求,以及对普通女性生活的报道和关注,一下子拉开了与服务于时尚产品周期的传统女性杂志之间的距离。

      每一期杂志几乎都是重新设计,很少有固定模板,他们不喜欢重复,大胆的实验风格,让读者每一期的阅读体验都是全新的。很多读者表示,《The Gentlewoman》一年出版两次的节奏是他们喜欢这本杂志的原因之一,这让他们可以静下心来慢慢阅读。

      推崇慢节奏在内容和设计上也能体现出来,很多细节设置需要人们花时间去发现和吸收。比方说在写图片说明的时候,也试图让它们更吸引人而不仅仅是交代事实内容;每一版块开篇的介绍文字,向读者慢慢展开接下来他们将读到哪些内容。

      主编Penny Martin说:

      “虽然很多女性杂志也有这样的设置,但他们通常把它作为一种固定格式,而忘记了这样安排的意义本身。而我们的杂志时刻以人为核心。当你和女性对话的时候,会发现她们和男性很不一样,尤其是那些有着一定事业地位和年龄的女性,她们总是在交流中感到这样的压力,她们必须谈论工作才会受到人们的尊重,否则她们就是无关紧要的,这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很多女性杂志都让女性看起来无关紧要。”

    1. 在被网络和社交媒体全面侵占的时代,一个名叫Obsessee的媒体以一种崭新的形式横空出世——它没有自己的出版物、没有自己的网站,只存在于10个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上,如Facebook, Twitter,Instagram,Tumblr,YouTube,甚至Spotify。

      他们的受众是14岁至22岁的Z世代女孩,传播内容涵盖了时尚、美妆、购物、美食、文化,甚至涉及了社会公平。Obsessee的内容几乎都是由50位Z世代的撰稿人完成的,她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每天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分享发生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新鲜有趣的故事,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我们朋友在微博微信上的更新一样。

      Obsessee是在2016年的4月,由Clique Media Group推出的一个新媒体品牌,这个一向以精准的品牌定位和超前的互联网思维而著称的公司,它旗下还成功运转着时尚媒体Who What Wear,美妆媒体Byrdie和生活类媒体MyDomaine。

      Obsessee是Clique Media Group对新媒体的又一次大胆实验。他们要做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媒体,它将只存在于年轻人聚集且频繁使用的社交网络平台上。因为他们认为,媒体只在自己的领域内发布信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媒体将成为社交媒体上内容的贡献者。

      Obsessee的主创凭借多年的媒体从事经验、大量的数据分析和敏锐的触觉,洞察到了现实中媒体行为与Z世代阅读和消费行为间存在的差异。Z世代生长于自由自主选择信息的网络时代,他们的阅读和消费习惯发生了改变,比起媒体,他们更愿意去关注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他们不再使用URL了。

      这是一本没有URL和纸本实体,属于Z世代的真·杂志

    1. 2013,由柏林人利卡达·梅斯讷(Ricarda Messner)创办的英文杂志《闲逛者》(Flaneur),便是受到“闲逛”概念的启发。该杂志迄今为止已发行六期,每一期都着重讲述某个大都市里的某条街道:蒙特利尔的伯纳德街(Rue Bernard),罗马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大街(Corso Vittorio Emmanuele II), 雅典的弗基奥诺斯·内格里步行街(Fokionos Negri),或是莫斯科的林荫环路(Boulevard Ring)。杂志的副标题“街道的碎片”(Fragments of a Street)——把街上的居民、路人或是店主的肖像,富有诗意的文章,照片、拼贴、素描及文学叙事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大都市纷繁斑斓的日常生活年谱。譬如在蒙特利尔特辑中,一位理发师讲述了他为顾客充当心理诊疗师的故事;在介绍康德大街的一期里,一位在柏林闻名遐迩的“巴黎酒吧”工作的侍者讲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莱比锡的蔬果商贩,雅典的餐馆老板寇斯玛斯,或是莫斯科的音乐人科斯蒂亚——小人物正在讲述一个个精彩纷呈的故事。而这一切都浓缩在一本有着独特视觉美学的印刷杂志中——负责每一期美术设计的是Yukiko设计工作室。

      在纸媒已死的时代,三个柏林年轻人创办了一本新都市杂志 | Die Poesie der Straße

    1. 《The Travel Almanac》创刊于2010年的德国半年刊杂志,面向不断增加的全世界旅行/迁徙者及创意社群,从哲学意义上来思考并公开探讨,人类的活动及地点的变化是如何渗透到当代生活的每一个面向。

      《The Travel Almanac》由Paul Kominek 与John Roberts两位男性创立,他们都有着音乐制作及DJ背景,从年轻时代就受到了电子音乐、派对文化、杂志等流行文化的影响。他们因为音乐工作的缘故,也常常四处旅行,在不同的城市居住。这所有的个人经历及爱好决定了《The Travel Almanac》杂志的方向。

      在旅途中阅读一本雅致的旅行杂志,原来如此美好 | 《Travel Almanac》

    1. Kinfolk 的美学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帝国,翻译成不同语言的国际版,设立服装系列、创意机构,今年晚些时候还将推出新的刊物。The Kinfolk Table 和The Kinfolk Home 两本书已有几十万销量。作为多媒体社交网络“全面统治”之前的最后一本生活方式杂志,Kinfolk 在线上也有与其印刷品旗鼓相当的影响力。Instagram上,有上百万的粉丝给自己贴上Kinfolk 的标签,将自己的生活打造成一本相同风格的杂志。

      Kinfolk的第一期在2011年7月出版,标语是“小型聚会的指导”,收录了《瓦尔登湖》的一些格言,还有各种咒语。杂志中写道:“我宁愿要独处时不真实的和平与安宁,也不愿意总是饥渴地行动”。杂志介绍了这些人:他们烤松饼、在笔记本上记下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狗玩、去小木屋里生活……

      社交网络时代最后一本生活方式杂志

    2. 夏威夷,2009年的一个晚上,杨百翰大学的学生Nathan Williams带着女友Katie走进海滩边的树林,在浪漫的烛光中向她求婚。Katie的答案是Yes。

      两年后,他们与学校里的另外一对小夫妻创办了Kinfolk,一本售价18美金的极简主义季刊,千禧一代生活方式类杂志的首选。

    1. Verge 联合创始人、前《彭博商业周刊》数字编辑约书亚·托波斯基(Joshua Topolsky)创办了网站 The Outline,想要为千禧一代的读者做一本「杂志」。

      The Outline 探索的是如何将网页内容杂志化。配色和形式都经过精心的考虑,让浏览网页的感觉就像是在随手翻阅一本杂志。Topolsky 的目标是让这份数字出版物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纽约客》」。

    1. POPEYE(ポパイ)创始主编木滑良久为杂志写下了「Magazine for City Boys」这句 slogan 时坦言,没人知道该如何定义「City Boys」,那就用这本杂志来讨论和定义它。

      POPEYE 从西海岸文化记事本慢慢演变到亚文化观察者,找到了方向也引来了竞争者。在大出版集团的辟护下,逃过了泡沫经济带来的毁灭性打击,但「City Boys」也消失了。杂志的重整旗鼓经历了漫长的十年,经济的缓慢复苏之后,文化才有了生机。2012 年新编辑长木下孝浩上任,「Magazine for City Boys」重新出现在杂志封面上,POPEYE 开始重新讨论和定义以时尚、娱乐、享受为核心的日本年轻一代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2016 年是 POPEYE 创刊四十周年。什么是「City Boys」,这个问题没有人给出答案。一本杂志的命运,可能就是变化和探索本身,答案不是它的彼岸。

    1. 「Subculture」(亚文化)是 Spectator 中出现最频繁的词汇。五十岁的编辑长青野利光在年轻时深受美国反主流文化的影响,并把这个基因带入了杂志的核心策划当中。像是流浪之旅、返土归田、野外生存、LSD 体验,都是一副美国西海岸嬉皮士生活做派。在新世纪亚文化井喷的大环境下,Spectator 虽然也融合了日本文化中的独特要素,比如禅、岛国、工匠、地震、极简生活等,但整体上,对年轻一代的日本亚文化保持了距离和冷漠。

      这不是一本记录「正在发生」或者「预演未来」的杂志。它也解决不了你的任何问题,它甚至不关心「你」。它是时代精神的残留、个人化的趣味,以及变化的外部空间——三方的杂糅。但就根本,还是老嬉皮士眼中和心中两个世界的温柔对话,一种隐秘的情怀。

    1. 在商业、八卦杂志横行的华文杂志圈,《小日子》以标榜“在我们的城市展开小日子”成为台湾生活家的书架必备杂志。

      每期精选一件让生活美好的事物,邀请热爱这件事物的“资深生活家”担任客座编辑,如此烹调出来的“小日子”,份足、味美,地道的生活之味。

      “《小日子》堪称台湾现在的文青杂志经典。想当文艺青年必定得拜读,还得拿起 iphone 照一张在咖啡店在看《小日子》的合照。” 这是台湾友人对《小日子》最大的调侃,也是最好的恭维。

    1. “可以 KUOYI”由两个成都女生独立出版,专门关注国内各城市日常生活美学内容的品牌。目前定位于成都,特讲成都的日常生活“生活化”和“发现美”是选题的关键,“I DO IT MY WAY”,这就是“可以 KUOYI。

    1. 几张A4纸组成的独立杂志,记载着香港二楼书店的故事,社区的往事,还有作者周家盈践行慢生活的体会。

      从2013年11月创办至今,Slowdown Town呈现了一个温暖、有人情味的香港。 她记录的城市,与“国际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无关,与土地的山水、人民和文化有关。

    1. 《够用就好》是一本一个人的生活指南。创始人可末先生崇尚简单、精致的生活,以“不持有”的态度抵抗消费浪潮。

      从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入手,《够用就好》每期采访不同领域的生活达人,踏踏实实播撒简单生活的种子。杂志成立于2014年。每期附送的小别册《改变生活的十五个基本》,更像是一本备忘录,提醒着读者:美好生活其实就在转念之间。

    1. Blue moon, you saw me standing alone… Self-isolation has had drastic consequences for romance. Illustration: Paul Blow/The Observer

      英国《观察者杂志》(The Observer Magazine)一期的封面,主题 Love under lockdown,插画来自 Paul Blow,在家期间有人孤独,有人相爱,有人冷战。

    1. Inventing Y2K: Why Gen-Z Love the 2000s So Much

      独立杂志BRICKS Magazine曾发表过一篇名为《发明Y2K:为什么Z世代沉迷千禧风潮?》的文章。作者写道,“现如今,当我们在谷歌上搜索 ‘Y2K服装’,出现在你眼前的是ASOS、Topshop这些快时尚品牌。在Depop等电商购物平台,打着Y2K标签的商品更是高达上万件。Y2K似乎成了时尚产品的最好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