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4 Matching Annotations
  1. Last 7 days
    1. 一个叫做“Happy Science”的日本极右宗教组织和政党,如何成为坚定的川普支持者,并选择社交媒体作为主要的影响力阵地。这个案例再次展示了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帮助边缘、极端的政治团体和思潮崛起。

    1. 组织心理学家Adam Grant最近炒热了一个叫做“languishing”的概念。他说,2021年大家的共同感受不是筋疲力竭,也不是抑郁,而是languishing(失去活力),也就是感到停滞,感到空虚,混混沌沌,糊里糊涂。

      而在这篇后续文章中,《纽约时报》的作者提出:languishing的反面是flourishing,也就是茂盛生长。那么,如何达到flourishing?文章分享了一些方法:

      • 多多庆祝,哪怕只是一些小事;
      • 定期写下自己感激的事情和人;
      • 做一些利他的事情,比如参与志愿组织,或者是一些很小的事情,比如介绍两个可能会互相感兴趣的人认识,分享一则好的文章、播客(或者这封newsletter!)给你的朋友;
      • 找到社群和与他人的联结;
      • 从每天固定的习惯中寻找意义;
      • 尝试一些新东西。
    1. 这是一本出版于 17 年前(2004 年)的书,写的是 Oracle 的创始人 Larry Ellison。在 2000 年前后,Oracle 这家公司一度被认为是微软的有力挑战者,而 Larry Ellison 本人也经常被拿来和 Bill Gates 相比。Ellison 超前十年看到了互联网将替代 Client/Server 架构的前景,并以此为愿景,推动 Oracle 成为最重要的软件公司。

      我们已经知道这场竞争的结果。在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Ellison 联合 Sun Microsystems 等公司联合推出了售价 500 美金的 Network Computer(NC),但没想到 Intel + Microsoft 的联盟也很快推出了相近售价的上网本。两者都没有取得足够大的成功,某种程度上,都是在路线竞争上做出的超前决策,并不是从消费者角度出发的推演。

    1. Kevin Kelly:

      历时十年之久的旅程使他改变了。他说:“我在亚洲非常偏远的地区,从服饰,建筑,信仰,行为等各个方面来看,这些地区实际上都是中世纪的社会。” “我看到了完全没有车辆的城市,人们在街上扔垃圾,没有厕所。更不用说没有金属的腹地村庄了。” 1979 年回到美国后,他对使生活更轻松的技术产生了深深的欣赏。

      Kirkpatrick Sale:

      Sale 仍然坚信文明注定要失败。几年前,他曾建议他的两个女儿不要生育。他们不理他。现在,他有一个成年的孙女,有一天他可能会向他提供相同的建议。“她可能也会无视我,”他今年对一位采访者说。

    2. 本文记叙了 25 年前 Kevin Kelly 和 Kirkpatrick Sale 的 1000 美金赌注:2020 年,人类文明会不会(因为技术)而崩溃。这个 25 年的赌注已经到期了,Kevin Kelly 所代表的乐观主义赢了赌局。

      整个赌注最终的评判过程并不简单,而是通过对经济崩溃、全球环境灾难和贫富之间的战争三个方面来分别评判的。在这三个回合中,Kevin Kelly 甚至几乎输掉了后面两个,但最终结果仍然是他获胜了。文明尽管遭受了重创,但仍然没有崩溃。Sale 也接受了这个结局,尽管他还是保持悲观。

      • 学习循环: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是通过经验来学习的,但这根本不是我们学习的方式。我们通过反思经验来学习。
      • 如何做读书笔记——用一张空白纸:在开始阅读新书之前,请取出一张空白纸。写下所有关于该书或其主题的已知知识的基本脚手架-如果可能的话,请绘制一个粗略的思维导图。
      • 如何管理个人时间——和自己预定会议:我确保中午前没有会议——我每天早上都保持空缺,只有很少的例外。当我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时,我养成了与自己预约会议的习惯,这是没人能接手的时间,那是我真正完成工作的时间。一开始是 8:30 到 9:00。然后逐渐从 8:30 到 9:30,然后从 8:30 到 10:30。
      • 如何决策:我保留决策日记,以此作为真正校准决策方式的一种方式。我为所有人提倡它们。这是一种具有远见卓识的决策方法,它使我变得非常诚实,对自己也很脆弱。
    1. A.) A map may have a structure similar or dissimilar to the structure of the territory. B.) Two similar structures have similar ‘logical’ characteristics. Thus, if in a correct map, Dresden is given as between Paris and Warsaw, a similar relation is found in the actual territory. C.) A map is not the actual territory. D.) An ideal map would contain the map of the map, the map of the map of the map, etc., endlessly…We may call this characteristic self-reflexiveness.

      A. 一张地图的结构可能与领土的结构相似或不相似。 B. 两个相似的结构具有相似的「逻辑」特性。也就是说,如果在一张正确的地图上,德累斯顿被列为巴黎和华沙之间,那么在实际的领土上也会发现类似的关系。 C. 地图并非真正的地形。 D. 一张理想的地图会包含地图的地图,地图的地图的地图,等等 ... 我们可以把这个特性成为自我反身性。

    1. 太阳能供电的网站。没有阳光就下线。

    1. Tag1 公布了采访 Linus Torvalds 的第二部分:开源开发和在美国的生活。

      Torvalds 说他是一个死心眼的人,与其他开源项目没什么互动,这是他在 30 年后仍然在维护内核的一个原因。Linux 以及 Git 的成功部分可能是幸运部分可能是时机合适,也就是在“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他说,维护一个庞大项目需要大量的工作,长时间维护一个项目并不好玩,但非常有意思,极具挑战性。不是每个人都想做这样的事情。 维护一个大开源项目的另一件重要事情是公开,你不能靠一个内部圈子秘密讨论后公开结果,你需要把一切都敞开。Linux 能够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并没有庞大计划,没有事情将会如何走向的高度期望,这让很多开发者很容易能参与进来,因为他对 Linux 怎么走是持开放立场的。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诚实,你不想在背后玩政治,你可以不喜欢你合作的每一个人,他们也不需要喜欢你。最重要的事情是你们能信任彼此。信任真的非常重要。Torvalds 说沟通技能真的非常关键,他生活在记者家庭,父母是记者,祖辈还有一位是诗人,英语是他的第三语言,沟通对他而言不是难事,但对其他人来说因为个性或语言障碍沟通可能会成为一大问题。 很多人在做同一件事情很长时间之后会感到筋疲力尽或 burn out,Torvalds 也不例外,他感到受不了之后会抽身去读读书,以及度假潜水。他通常一年会去潜水数次(去年因疫情没去),而潜水的地方通常是没有网络的,他会中断外界沟通大约一周,然后精神抖擞的回来工作。 Torvalds 说他对 Linux 的未来没有任何长远计划,他不知道五年后的 Linux 会怎么样,更不知道三十年后怎么样,他最多知道几个月后会怎样。作为一名工程师,他对细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细节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搞定了细节,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Torvalds 称,他有一个很自觉的观念是不为一家 Linux 公司工作,不是因为他认为商业兴趣是错误的,而是因为他希望被视为一个中立方,不被看作是一个竞争对手。他认为部分开源项目因为过于反商业化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Torvalds 一家是在 1997 年移居美国的,当时诺基亚是最大的手机制造商也是芬兰最大的公司,他对手机(还没有变成微型电脑的手机,只能打打电话)没什么兴趣,而美国有很多更令他感兴趣的地方,因此和妻子以及十个月大的女儿一同去了美国。美国现在是他的家,他也有点怀念芬兰一些好的地方。比如美国的教育系统是灾难,上好的学校需要搬到好的学区,上好的大学需要支付大量金钱,医保系统也是灾难,政治气候从略微奇怪变成非常可怕。但美国一个好的地方是气候比芬兰好多了。Torvalds 称美国的政治系统让他感到担忧,美国例外论和民族主义可悲又可怕,人们经常对一无所知的事情胡说八道。一位医生说美国的医保系统是全世界最好的,他从未生活在其他国家,他也是特朗普支持者。民族主义在全世界都存在,但美国的版本有点毒性。他居住的地方偏自由派,看不到多少特朗普或邦联旗帜。Torvalds 说他家里有两狗一猫。

    1. If you want to change how a system works, and move the system into a new steady state that’s closer to your goal, sequential effort won’t do much. What you need is parallel effort: you need several different things to happen, all at the same time, for the system to actually move in the direction that you want and stay there. 

      如果你想改变一个系统的工作方式,并使系统进入一个新的稳定状态,更接近你的目标,串行的努力不会有什么作用。你需要的是并行的努力:你需要几件不同的事情同时发生,让系统真正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发展并保持在那里。

    1. Vibes were made for the Internet not just because they’re audiovisual but because, like all memes, they are participatory. Anyone can assemble her own version. They’re not scarce or limited-edition.

      Vibes 为互联网而生,不仅因为它们是视听的,而且因为像所有的 memes 一样,它们是参与性的。任何人都可以组装自己的版本。它们不是稀缺的,也不是限量版的。

    2. We know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vibe,” of course. It’s a placeholder for an abstract quality that you can’t pin down—an ambience (“a laid-back vibe”). It’s the reason that you like or dislike something or someone (good vibes vs. bad). It’s an intuition with no obvious explanation (“just a vibe I get”). Many vibes don’t have specific names, but some do.

      当然,我们知道「氛围」这个词的含义。它是一种你无法确定的抽象品质的占位符——一种气氛(「一种悠闲的氛围」)。它是你喜欢或不喜欢某事或某人的原因(好的氛围与坏的氛围)。它是一种没有明显解释的直觉(「只是我感受到的一种氛围」)。许多氛围没有具体的名字,但有些氛围有。

    3. 纽约客杂志考古般的追溯了 Vibes 一词的起源及其现代含义。它最初起源于 20 世纪 60 年代的加州,并和嘻哈文化紧密相连。

    1. 由于内容创作越来越简单,更多人开始利用这一点来创造各自版本的现实,而这些不同版本的现实在不同传播力量的驱使下,又影响了不同数量的人。

      多种现实并存并不一定是有害的。不过,它在很多情况下的确造成了混乱和混淆。比如 Trump 讲的 alt facts,就会让人怀疑世界的正当性。大部分人无法区分谎言欺骗和平行现实的区别,就像大部分人都无法区分事实和观点的区别一样。

      Torenberg 在文中也提到了 Bruno Macaes 写的 The History Has Begun 一书,这本书最精彩的比喻,就是把华盛顿、华尔街和硅谷都和好莱坞做了对标。

    1. 《LifeWear Magazine》创刊于2019年8月,是日本知名服饰品牌优衣库创办的一份杂志,同时以纸质刊物和电子刊的形式发行。杂志创意总监是原《POPEYE》总编、现优衣库研发负责人、高级执行董事木下孝浩,创刊目的是“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探索服装的细节及其生产背后的概念”。

  2. May 2021
    1.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日前联合发布一份报告,对习近平未来退休后中共可能面临的接班问题进行了分析。报告指出,习近平的长期执政给中国未来的政治道路带来不确定性,使中共面临潜在的继任危机。

    1. Giorgia和Stefanie这对来自英国和美国的笔友,是十足的「数据控」,凭借强大的头脑,将每一张明信片的文字信息转化成数据,需要对照双方给出的解码方式,才能顺利读懂对方的信,两人以此分享各自琐碎却精彩的生活,并以「Dear Data」(亲爱的数据)为这个计划命名。

    1. 时光无法倒转,但声音却能被保存。这个名为Conserve the Sound的线上博物馆,记录下了那些即将被人们忘记的老物以及它们的声音。

      Conserve the Sound用声音来触发听者回忆的神经,帮助我们重拾那些即将被遗忘的美好,思考对于我们最为珍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如果有机会,你想要保存哪种物品的声音?

    1. 来自英国的Peter Bellerby原本是一家保龄球店的老板,在父亲80岁生日时,他准备送父亲一个地球仪作为礼物,但跑遍市场却发现,这些地球仪要么色彩太艳丽毫无美感,要么就是太贵却易坏,怎么办?那就自己做一个呗!

    1. 这就是micro:bit教育基金会组织的,do your bit全球挑战赛。自2019年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源源不断地参与其中,至今已设计出了1000多个创意作品!

      每一年的do your bit都有1-2个明确的挑战主题。孩子们首先需要理解这些主题中包含的价值观,然后再在设计作品的过程中,锻炼自己的思维,培养自身的核心素养。

    1. 微软有一个 Microsoft Garage 计划,鼓励员工自己创新、自己落地项目,即便这个项目与微软主营业务没有什么关系,但它还是催生了不少著名的微软应用,比如绘画应用 Plumbago、天气应用 Your Weather,以及在 Android 平台上颇为出名的 Microsoft Launcher 启动器。

    1. 在日本杂志市场的多样类型之中,有一本生活杂志很怪,它总是采用淡雅色彩的插图放在接近满版的封面,插图的内容几乎都是没有人物在场的生活场景,或者写意超过写实的静物描绘,插图上面摆放着六组左右等大的直排文字标题,文字中性优雅不会太长… 它是《暮之手帖》(暮しの手帖,中文译名为《生活手帖》)。

      版面呈现上,《暮しの手帖》采用赏心悦目的直行组合排版,纵横对齐排版方式,必须行对行,字对字,齐头齐尾,就像是相扑馆或小剧场观众席并排的方型座垫。如果你去日本旅行逛文具店或书店看到他们的稿纸,或者去日本各地的文学纪念馆看写在稿纸上的作家原稿,《暮しの手帖》的文字版面就是那种强烈真实的人文感受。常使用的小标排版,左右各空一行的处理方式,让直排文字版面更好看。

    1. 《foam》(泡沫)杂志是由阿姆斯特丹Foam摄影美术馆出版的国际摄影杂志,每年出版三次。该杂志因其高水准的平面设计和内容质量而获得多个奖项。最近,《foam》杂志在露西奖(Lucie Awards)上获得了年度摄影杂志奖。

      在《foam》杂志第56期中,内容探讨了“other”一词在摄影和视觉文化方面的衰落,调查它的创造和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分支——沿着一个涉及到超人类主义和“非人类”的光谱,与人类世和生态有关。

      《foam》杂志上展示的作品集重新调整和纠正了根深蒂固的权力平衡,提出了抵抗、恢复与拒绝的形式,关注代表性不足的社区,他们调查游客的目光,揭露好奇心,质疑艺术史给我们提供的故事和叙述。

    1. 爱读杂志的人多是视觉系派,《&Premium》在画面气氛营造上让人着迷──封面一贯是上方色块上,清楚点明当期主题,主标加上附标,便不再有其余题目介绍,一目了然,轻快俐落;下方则几乎总是一位年轻女孩,有点轻柔有点感性地做着日常之事,与时尚杂志常以对着镜头微笑的名人为封面大不相同, 《&Premium》的女孩有着莫名魅力,让读者很容易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情绪与想像投射在这个封面上,被吸引着而翻开页面。

      《&Premium》编杂志的方法很有“教学”概念(其实多数日文生活风格杂志都有如此深入钻究的偏执性格),当然,是那种不着痕迹、不卖弄地,要将读者带向更高明精炼品味生活的方向。

    1. 安迪·沃霍尔与苏西·法兰克福在1959年共同完成了《野生树莓》(Wild Raspberries)这本烹饪书。书中恶搞了一系列20世纪50年代的奢华烹饪方法,最后仅产出了34本“珍本”。三月底,该菜谱将被拍卖,目前的估价为3-5万美元(约20-33万人民币)。

      这是“一本写给不做饭人的搞笑食谱”,出发点就是为了好玩。比如菜单中的“打架鱼饼冻(Gefilteof Fighting Fish)”——把鱼沉入海水中,让它们打起来,一直打到将对方完全剥皮剔骨,然后择出鱼片,浸入白葡萄酒中搅拌,冰镇食用为佳。

    1. 1942年6月,纳博科夫以超人(DC漫画系列里的超级英雄)视角写了一首诗The Man of Tomorrow’s Lament。被《纽约客》拒稿后,过了近80年,《泰晤士报文学增刊》首次将其发表。

      创作时纳博科夫刚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两年,身处在流亡的痛苦之中。诗中写道:

      无论我飞往何处,身穿红斗篷,蓝色衣服,穿越黄色的天空,我也无所畏惧。

      No matter where I fly, / red-cloaked, bluehosed, across the yellow sky,/ I feel no thrill.

      俄罗斯学者安德鲁·巴比科夫(Andrei Babikov)在耶鲁大学的一所古籍善本图书馆里重新发现了这首诗,填补了纳博科夫文学创作的一笔空白。

    1. 英国音乐爱好者,摄影师Alex Bartsch从2006年起,就开始走访伦敦大大小小的街头,通过相机与黑胶唱片的封面,去寻找过往留下的,至今依然飘在空中的答案。

      打开Alex Bartsch的个人网站,满满都是自己过往的摄影作品,而关于自己的介绍只有短短的一句话:“A Photographer based in southern London”以及几个社交媒体的链接。“一方面是我比较内敛,另一方面,艺术家的名片永远应该是他的作品”Alex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而他坚持了十年的黑胶唱片封面还原项目,就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名片。

      他花十年走遍伦敦每一条街,走进了一张张经典封面里

    1. 据《卫报》报道,著名垮掉派诗人艾伦·金斯堡的代表作《嚎叫》的初稿复本被发现,研究者能从中找到金斯堡是如何构思《嚎叫》的新线索。

      艺术收藏家安妮·拉夫(Annie Ruff)家里收藏了许多知名诗人和艺术家的手稿。近日,安妮·拉夫家的一位家庭成员在家里发现了金斯堡《嚎叫》的初稿复本。这位家庭成员认为,他们发现的初稿应该是《嚎叫》很早的版本。为此,他们联系上了收藏珍稀图书的书商和垮掉派文学研究专家布莱恩·卡斯蒂(Brian Cassidy)。卡斯蒂认为,该初稿复本应该是金斯堡在1956年1月底2月初在自己的打字机上通过复写纸记录下来的。

      众所周知,根据杰克·凯鲁亚克的记载,金斯堡在1955年旧金山的一次朗诵会上,凭借着《嚎叫》获得轰动性成功。这首长诗抨击了美国社会的物质主义,也描写了美国青年的颓废生活方式。《嚎叫》在形式上模仿沃尔特·惠特曼的长行自由诗,成为金斯堡和他的同时代人的里程碑。这首长诗在1956年的秋天出版。出版《嚎叫》的出版商劳伦斯·弗林盖蒂(Lawrence Ferlinghetti)还因此被人指控涉嫌出版淫秽作品。当然,这个指控并没有获得成功,但这个事件也让金斯堡声名鹊起。

      这个11页长的初稿复本被安妮·拉夫家以42.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Type Punch Matrix——布莱恩·卡斯蒂收藏珍稀图书的公司。卡斯蒂说,这份初稿是研究者研究《嚎叫》的关键材料。1956年,金斯堡在里德学院首次录制了《嚎叫》。这个录制版本也是大众所熟悉《嚎叫》的版本。金斯堡的初稿原本已被他修改得干干净净,研究者无从得知金斯堡是如何创作的。

      如今发现的这个初稿复本非常特殊,因为研究者能在这个复本上发现金斯堡是如何构思这首诗的。研究者能从这个初稿复本中发现,金斯堡原先选择了什么样的单词,后面又被他修改成了什么样的单词。这对20世纪美国诗歌研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全新发现。

    1. PLATEAU是国土交通省推动的三维城市模型开发的主导项目。把城市活动的平台数据通过对3D城市模型的开发,并以开放数据的形式发布,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提取和利用城市数据。

      PLATEAU项目的目标是在日本全国范围内普及3D城市模型的开发并扩大其使用范围。其在2020财年结束前将在包括东京23区在内的日本全国约50个城市开发三维城市模型,并开展各种主题的用例开发和黑客马拉松活动。 通过项目积累的知识和利用方法,将成果转化为开放数据,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

    1. 1802 ~ 1817 年间,英国矿物学家 James Sowerby 以期刊的形式发行了他的矿物插画《英国矿物学》,这份来自 19 世纪的矿物彩绘作品制作精美又富有细节,大多数矿物包含多幅插图。

      设计师 Nicholas Rougeux 根据插画的色调和亮度,对其中的 718 种矿物,共 2242 幅插画重新做了排版。进入这个网站:https://c82.net/mineralogy/# ,你可以点击感兴趣的矿物,查阅它背后的故事。

    1. 这是个合成器教学软件,视频穿插着交互,讲一点原理,再来一些练习。练习是亮点。它设计了很多声音片段,然后让你用刚学到的东西自己从零开始调出这个声音,这样你就对每个旋钮在做什么更有概念了。

    1. 线上电影史博物馆,网站总共也只有 1027 个页面,但对电影产业的上半辈子有着非常全面的记录。这里存了不少老电影胶片扫描件,你可以看到 1930 年好莱坞的电影海报,如何为电影胶片添加声音轨道,从 8mm 到 70mm IMAX 之间电影构图都经历了什么,好莱坞又是如何绞尽脑汁利用构图和画幅与电视机分庭抗礼的。

      「Development of Color Cinematography」栏目中,你可以找到电影史上几乎所有胶片上色技术,甚至还有原理解析,比我写的视频稿简洁明了多了。「鲜为人知的色彩处理」一部分,还记录了 20 种应用在早期电影中应用过,却未被推广的技术手段。

    1. NHK知名的"Design Ah"节目以及延伸的展览内容。以视频和音乐为中心,直观的内容,激发了孩子们对设计的兴趣。通过电视节目、展览等不同媒介,为儿童提供了各种形式的机会,让他们深入思考事物的起源。

      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愉快地感受到设计思维,节目邀请了一些来自日本的创作者参与进来,鼓励孩子们从一个独特和意想不到的角度来重建日常机制和事物。

      试图关注产生它们的“行为/过程”,而不是完成形式的“结果”,以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向孩子们传达了设计的行为不仅涉及设计师的职业,也涉及用户。

    1. 日本儿童设计奖(Kids Design Award,キッズデザイン賞)是为儿童相关的设计所设立的特别奖项,2007年首次颁发,同年日本经济产业部将每年8月8日定为「儿童设计日」。

      奖项共分三个类别:为安全所做的设计、为培养想象力和创造力而做的设计、便于父母抚养孩子所做的设计。设计不局限于工业产品,也包括课程、软件、建筑设计等。

      评委有来自设计院校的教授和著名设计师,也有医学、机械、汽车方面的专家,所称的「儿童」被定义在0-15岁。奖项设置与政府直接关联,每年的最高奖名为「内阁总理大臣奖」,此外还有「经济产业大臣奖」、「东京都市长奖」等。

    1. 挪威艺术家 Jan Hakon Erichsen 在 Instagram 主页上的自我介绍是“视觉艺术家兼气球破坏者”,非常精确地概括了他的作品特色:“用一万种方法扎破气球(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然后把过程拍下来”。

    1. 伊玛·布:作为建筑的书籍

      伊玛本人设计的自传+作品集,伊玛的「小红书」,2010年的第一版包括了大小两个版本。她在采访中曾经说「这本书每年会变大3%」。

      伊玛有做「小样」的习惯,每一本设计的书,为了预先看到最终呈现,她都会做出无数个小样。伊玛本人也一直希望自己有机会设计豆丁本。800页的大本和小本内容上没有任何区分,但从「XXL」(大本)版本上可以更清晰地看到书中的图片和工艺细节。豆丁本尺寸虽小但是做工精细,阅读展开舒适,在当时很受读者欢迎。2013年再版的版本中添加了新的内容和序言等等。

    1. 香奈儿五号香水

      伊玛受香奈儿公司的委托,为2013年在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举办的展览制作一本书。这是一本真正「不能用PDF阅读的书」。300页的书中没有任何印刷,内容均由压纹工艺呈现香奈儿本人的生涯。无法完全依赖于视觉感知的一本「若隐若现」书,让人联想到香水本身的特质。

    1. Sheila Hick,编织的寓意

      这本为美国染织艺术家Sheila Hicks设计的书,被伊玛本人称为一本「纯粹的书」,也是开始引起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注意的一部作品。

      伊玛在了解艺术家作品的过程中,被深深打动,希望它能被更广泛的群体翻阅。她没有直接使用染织作品的图片作为封面,而是选用了凸显编织质感的工艺,以此引发更多人翻开书的兴趣。然而,出版方无法接受一本没有封面的书,只是伊玛始终坚持。几经周折,耗费了四年,这本书才得以完成。

    1. SHV思考之书 1996-1896

      伊玛设计的第一本「胖书」(Fat Book),是一本2136页却没有页码的书。荷兰SHV集团CEO保罗·芬特纳·范·弗里辛根(Paul Fentener van Vlissingen)委托伊玛为自己的公司制作「百年诞辰纪念册」。他的要求只有一个:做一本不同寻常的书。

      带着这个要求她耗时三年半进行资料的搜集、整理及归纳,整个过程跨越五年之久。此书有中、英文两个版本。白色封面的文字涂有透明粘合剂,让封面上的信息随着翻阅、变脏、变旧而显现出来。切口的两个方向分别印制了郁金香的图案和一首荷兰的诗歌。

    1. 被誉为「The Queen Of Books」的伊玛·布(Irma Boom),是来自荷兰的书籍设计师。她设计出版的图书多达300本,其中部分作品甚至作为艺术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永久收藏。

      Nederlandse Postzegels (荷兰邮票)

      作为伊玛·布的「成名作」,这本书在出版时备受争议。20岁的伊玛·布,此时还是荷兰印刷出版局(Printing and Publishing Office)的一名不起眼的设计师。在出版局工作时,由于资历尚浅,她主动要求负责那些「没人接」的书。通过这些「不起眼的书」,她有了大量默默实验的机会。她的广告设计也为自己迎来了负责1987年荷兰邮票书的机会。邮票书此时是一项备受关注的项目,往年都是由维姆·克劳威尔(Wim Crouwel)、卡尔·马滕斯(Karl Maartens)、格尔·登贝(Gert Dumbar)等设计大师们操刀的邮票书,就这样落在了出版局最年轻的设计师手里。

      伊玛在原有的素材基础上,加入了许多自己编辑的内容,将一本单纯展示邮票的书籍变成了一本复合性的艺术设计评论书。她想把原本96页的邮票书做成700页,装帧方式也选择了复杂的线装。

    1. 每天我们都像登上新舞台一样,开启不同的冒险。每天你都在长大,也在变得更加勇敢。我知道我不能要求你永远都是小孩,也不能要求你永远保持天真。自然的发展是不受外力控制的,你会变化,也会成长。就像花朵在寒冬来临之前的绽放一样,你将为童年披上天鹅绒斗篷。就像蜕变一样,是美丽的,但也令人心碎。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野蛮生长,一生珍重。

    1. “非常态空间制作所”最近将台湾新泰国中的一间老旧的生物专科教室进行了改造,这座四、五十岁的被闲置的老教室摇身变为“美感实验室”,整个空间内绝大面积的区域都是白色,只有色彩四原色CMYK在其中特立独行地流淌。事务所表示他们也是反其道而行,避免置入过多设计师对于“美感”的定义,尽量将空间回归到更单纯的样貌,让学生成为空间中的主角。

      这间极简教室斩获日本设计金奖,台湾美育领先多少?

    1. 美国曼哈顿计划的发起人,一个身边朋友利用他给的ideas全拿了诺贝尔奖而自己却鲜为人知的物理学家(前期)和生物学家(后期)。

      Leo是一个空想家,每天花很多时间泡澡和散步,靠着空想把chain reactions搞定的天才中的天才。一生没有固定的职业,万年的contrator。

      一辈子没有固定住所,长期住在欧洲和美国的各大酒店,他去长岛拜访爱因斯坦后,起草了给罗斯福的信,这封信直接导致了曼哈顿计划的诞生。

      后来因为美国军方决定炸广岛和长崎而致力于将原子弹和氢弹的控制权移交到平民手中。

      兴趣转移到生物学后,最初创想了Salk institute,该机构至今是美国生物学研究的顶级机构。其建筑美轮美奂,也是建筑界的巅峰,简单中的平静。

    1. 《完全机械手册》是一部加拿大拍摄的机械原理科普类纪录片,物理爱好者和机械迷们不容错过!节目针对生活中的一些机械,介绍它们的结构和运作原理,大到过山车、摩天轮、巨型天文望远镜、发电厂、商场扶梯,小到纹身枪,以生动活泼的方式呈现了机械的内在骨架。

    1. 沃格林出生在德国科隆,在维也纳读书长大,与哈耶克关系不错,在欧洲知识分子最多的时候和很多人有学习、争吵,后来因为纳粹抓捕流亡美国,50年代末曾回到慕尼黑接任韦伯去世之后一直空缺的政治学教职,十年后因为德国气氛不适合做思想工作而回到美国,进入斯坦福胡佛研究所。

      他一生都在学界,这本书写得坦诚,是一位毕生进行思想冒险的人的自传。前半本很多地方写个人的思想与精神成长,对同时代的思想家有点评(对二战前欧洲精英群体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读),对掀起惊涛骇浪的某些思想有很深反思,偶尔会有“学术黑话”,但比阿伦特深刻。沃格林是将“理智诚实”实践到比较深程度的思想家。

  3. Apr 2021
    1. 《You are standing in an open field》

      Rafman 在工作室里用散落的键盘、杂乱的物品布置的桌面,背景是自然风景。寓意屏幕可以通往任何美好的地方,但屏幕前的人却无法触及。

    1. 《I am alone, but not lonely》 描绘了一个年轻人的卧室,卧室被涂成灰色, 物品上满是灰色灰烬,只有屏幕在废墟般的房子里闪着光芒。

    1. 自2008年起,加拿大数字艺术家 Jon Rafman 就开始查看、收集 Google 街景的图像截图,“拍摄”下了许多意外的照片。

      原本指路用的地图在 Rafman 的视角里有了新的意味,他很快就注意到这个“新的虚拟世界”的有趣之处:

      “Google 街景捕捉到的世界更真实,也更透明。 因为它捕捉到的世界更接近于物质世界, 它是在用一种中立、没有偏见的角度在记录世界。”

      他被这些未经任何加工的原始图像吸引,“街景唤起了我在早期街头摄影中感受到的一种紧迫感,它以所谓的中立视角,具有一种自发的特质,还没有被人类摄影师的敏感或设置的议程所破坏。”

      他开始花费大量的时间观看,截屏和收集街景照片,把它们发在博客上。他给项目取名为“9 Eyes”,以指代当时拍摄的街景车上的9个摄像头。

    1. 从人类能够驶入海洋开始,海盗就出现了。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它的船只在海水中放下过一支桨、在海风中升起过一张帆,它就肯定与海盗斗争过。

      作家埃里克·杰·多林以地理大发现时代为背景,生动重现了美洲海盗的“黄金时代”,他以细腻的笔触、电影镜头般恢宏大气的构图,还原了那些令人兴奋的冲突和海上战争。从最臭名昭彰的“黑胡子”,到命途多舛的基德船长,再到暴虐成性、喜欢折磨俘虏的爱德华·洛,这些海盗明星的传奇经历照亮了航海史上那个迷人的时代。

      这部颠覆大众错误认识和漫画式刻板印象的作品,定会让我们对美洲殖民地生活的危险本质有更深入的理解。

    1. 本书讲述了一个双向塑造的故事:美国造就的河流,河流造就的美国。美国的25000多条河流,总长度300多万英里,遍布全国,如同巨大的循环系统。这些河流从古至今扮演过多重角色:贸易路线、疆界、通道、下水道、水源地、发电站、灌溉渠等。

      作者讲述了美国河流开发利用的宏大史诗,从殖民地时期的河流通航,到美国工程兵团的探险勘察,从1848年淘金热,到西部目前的水资源争夺,河流常常处于美国社会实验的争论焦点,比如土地私有权、主权、财产权、税收、环境保护、开发利用等。作者旁征博引,又高屋建瓴,阐明了河流开发与美国历史的密切关系,并且断言美国的河流将继续对美国的未来施加巨大影响。作者用生动的文笔和故事切入这个宏大的话题,兼具可读性与学术性,是该领域的杰作。

    1. 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名“女巫”

      海伦·邓肯(Helen Duncan)。她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名被判处“女巫罪”的人。据传说,她被控犯有女巫罪的原因,是因为英国政府担心她会预知到“诺曼底登陆”的作战计划,泄露军事机密。

    1. 2017年,新加坡Infocomm媒体发展局(IMDA)开始实施“数字创客”计划。该计划提供micro:bit,教师编码和活动培训,并提出将micro:bit用于课堂的想法。

      在微软的帮助下,这个项目已经配备了1000多名教师,他们具备使用micro:bit进行数字化创造的基本技能。这些教师也都认识到了将数字化创造引入课程教学的极大可能性。

    1. 2018年,丹麦国家广播电台(DR)提出了Ultra:bit计划。作为9-12岁的孩子都很熟悉的媒体平台,DR从micro:bit中整合出了关于流行小说和以技术为中心的内容。DR skole教育团队还开发了一套课程材料,其中包含丹麦语、数学、手工和科学。

      该计划的目的是,让当地学校广泛使用micro:bit,从而引导老师们更轻松地将技术运用和课堂教学联系在一起。Grit Dørup Lund,就是这样一位使用micro:bit的老师。据她说,自己的一个4年级学生(8-9岁)就正在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学习技术。这些孩子没有任何思想障碍,他们就像成年人一样学习如何编程。

    1. 任天堂创始人:山内十号 Yamauchi-No.10 Family Office 的网站,站内音乐和熟悉的马赛克风格非常有代入感,滑动页面不断呈现的动态元素,分分钟把你带入对任天堂游戏的回忆之中。

    Tags

    Annotators

    URL

    1. Michael Heizer, 'City', (1970-ongoing)

      大地艺术先锋艺术家Michael Heizer从1970年就开始在内华达沙漠上创造的一座无人的城市,它孤独和神秘,因为在气候恶劣的沙漠深处,很少有人能到达。沟壑与丰碑穿插,像极了雕塑的建筑,从任何角度也无法轻易看到他的全貌。

      这件作品至今还在建筑,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庞大的艺术品之一,横跨1.25英里的土地。灵感来源于世界历史中那些建筑奇观,建筑和雕塑,艺术与自然,在这片沙漠上以一种神圣且浩瀚的方式化为了一体。

    1. 德国艺术家Hannsjörg Voth在摩洛哥南部的沙漠上,运用当地人建筑的技法,徒手搭建了这座孤独而灿烂的City of Orion“猎户座之城”。耗时长达六年之久。

      “猎户座之城”由七座大小不一的高塔构成,每座塔之间有矮墙相连,为何称之为“猎户座”则因为七座塔与猎户座的七颗星星一一对应。在每年一月十七日,人们可以徘徊于几座高塔之间,便可以观测星宿的移动。

    1. 沙漠之息(Death Breath)位于埃及El Gouna的红海附近,是D.A.ST. Arteam将不可思议的巨大陆地艺术装置挖入撒哈拉大沙漠的沙子中。D.A.ST. Arteam是装置艺术家Danae Stratou,工业设计师Alexandra Stratou和建筑师Stella Constantinides组成的艺术团队。作品历时两年的共同努力,旨在在最大的非洲沙漠背景下进行无穷探索。

    1. 《Now you see me, Now you don't》是一件蹦床作品,灵感来自在沙漠中快速形成并迅速消失的水坑,其蓝色的水坑其实都是蹦床,遍布的蓝色蹦床从远看充满生机却又生生不息。该作品是对大气能见度,干旱和含水层不断下降的严肃探讨。

    1. 像极了外星来物的《Kholkhal Aliaa》其实是一个脚链,灵感来自艺术家谢林·吉尔吉斯(Sherin Guirguis)的母亲贝都因人(以氏族部落为基本单位在沙漠旷野过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的脚链。脚链对她们而言,“既与美丽有关,也与权力有关。”

    1. 艺术家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建造了典型的加利福尼亚牧场风格的房屋,将镜面全部贴在他的外立面。房屋的外部因为完整反射了沙漠景观,整栋房屋几乎隐身于沙漠之中。而房屋的内部,就像一个万花筒。把整个世界收纳其中,在这里,无穷被体验了个够。

    1. 《西方旗帜》(Western Flag)描述了1901年、德克萨斯州“世界上第一个主要石油发现地”的遗迹,如今荒无人烟。这件视频作品,来自艺术家约翰·杰拉德(John Gerrard)。旗帜实际上是几条稀疏的黑烟流,在沙漠的风中像旗帜一样挥舞。黑烟流象征着导致全球变暖的一氧化碳。

    1. Ghada Amer的《女性品质》是一个社会项目,调查了科切拉山谷内的各种社区,其想传达的是社会中依赖自然、保护和其他传统上与女性气质相关的活动,借由球形仙人掌景观花园来表现。

    1. Zahrah Alghamdi创建一个不朽的雕塑墙,模仿地质挤压的结构,暗示不同地层形成的时间,隐喻地壳几经变化形成沙漠地质现象的过程。

    1. Xaviera Simmons在公路旁设立了大型广告牌,为其制作了语言和图像,来对抗白人对于黑人的刻板印象,以及塑造我们社会结构叙事中的视觉方式。

    1. 在《许愿井》里,Serge Attukwei Clottey讲述了各个社区在获取饮用水时面临的挑战。用库福尔加仑(库福尔加仑是加纳农村地区用来将水源输送到家中的一种燃料)建造的建筑物,与一口积存的井(表现更容易获得的自然资源的地方)遥相呼应,反讽沙漠中用水困难。

    1. Nicholas Galanin的《永不忘记》以巨大标示形式,讲述了纪念碑和它们所纪念事件之间的关系,作为一种意识的提高和与行动的号召,通过与内陆运动的联系,质问大地艺术运动的历史中的土地观念。

    1. 在《乘客》中,Eduardo Sarabia用编织的棕榈树纤维墙建造了一个大型迷宫结构,通过穿过迷宫的行为体验,来感受以沙漠作为边界,来连接不同地域和文化的人们的主题。

    1. Alicja Kwade的雕塑作品ParaPivot(永恒的云)是一个原子模型和一个地质命题。这些看似冰冷的石头碎片与沙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们反映了当前的全球问题、宏观和微观的空间观念、陆地与外太空的相对性和时间。

    1. 始于2017年的双年展Desert X,是专注于在沙漠举办陈设大型装置的公共艺术展览,旨在探讨人文、生态、历史与社会问题。

    1. Why the wrist

      为什么要选手环这样一个交互设备,Facebook 是这样解释的:

      • 首先手是我们与外界交互的主要「工具」,手环可以利用手部丰富的控制能力,就跟手表一样,佩戴者不会因此感到不适应;
      • 手环这种可穿戴设备可以作为计算平台,同时支持一大堆传感器;
      • 虽然声音也可以用来输入信号,但是会被背景噪音干扰,在公共场合不够私密;一个独立的设备,比如手机,会让我们和增强现实环境之间多了一层摩擦。不像利用肌电图技术,动动手指,就真的抓取了一个虚拟物体一样;
      • 况且扎克伯格说,就像埃隆·马斯克那种侵入式脑机接口方法用在医学治疗上就可以了,短期内很难用在消费级产品上。
    1. Kahoot!做的事听起来很简单,概括为一句话:帮助用户在其平台上创建测验和学习游戏,但要想把这件事情做成一门生意,还要认真打磨细节。Kahoot!能传授的经验只有“简单易用”和“个性化”这两个词。

    Tags

    Annotators

    URL

    1. 在这集 Founder's Field Guide 播客中,Patrick O'shaughnessy 采访了 Jesse Pujji。Pujji 是 Gateway X 的创始人。Gateway X 专注于 Direct-to-Consumer 品牌的投资和运营。在创办 Gateway X 之前,Jesse 还曾经创办了一家专注于效果营销的公司 Ampush,客户包括 Uber、Dollar Shave Club 等知名互联网品牌,并在高盛的对冲基金部门担任分析师。

      Pujji 的职业经历让他对效果营销有一种非传统的认识。他从拜访第一个客户开始,就以自己的华尔街背景为 selling point,把效果营销看作是股票交易:在 Google 和 Facebook 上以较低的成本购买销售线索,然后再把这些线索转卖给广告客户。他在访谈中用 alpha 和 beta 这样的概念来理解在 Facebook 上的投放回报,这一下子就让效果营销不仅仅是以经验为基础的,而是可以借用大量的投资理论。

      在这样的认知下,他雇用了大量和他具有类似背景的聪明大脑,在关键字投放、素材设计、销售转化、落地页等环节上不断优化,但最终,这是一个低买高卖的流量套利,正是华尔街最为擅长的事情。

      当我们在一个看起来普通的行业中看到具有特异背景的人才的时候,就需要意识到,差异化的背景可能会带来与传统做法形成差异化的实践,同时,也会吸引不同背景的人才加入团队,从而放大在实践上的差异化。

    1. use company revenue to fund a Universal Creative Income program for emerging creators on the platform. For instance, companies like Facebook or YouTube could carve out a fund to support creators on the platform and send them a monthly check to cover basic living expenses, regardless of skill, training, or background. UCI differs from most prevailing platform creator funds in terms of consistency of payments, transparency of eligibility criteria, and focus on smaller emerging creators. To the last point: we believe focusing on creators who are in the greatest financial need would create the largest impact on participation in the creator economy.

      利用公司收入为平台上的新兴创作者提供通用创意收入计划。例如,像 Facebook 或 YouTube 这样的公司可以划出一个基金来支持平台上的创作者,每月向他们发送一张支票,以支付基本的生活费用,而不考虑技能、培训或背景。UCI 在付款的一致性、资格标准的透明度以及对较小的新兴创作者的关注方面,与大多数普遍存在的平台创作者基金不同。对于最后一点:我们相信关注那些经济需求最大的创作者将对创作者经济的参与产生最大影响。

    2. Li Jin 已经是 Creator Economy 这个主题下的必读内容了。她和 Lila Shroff 本周发文,提出了「通用创意收入」的概念。顾名思义,这个概念类似于 Universal Basic Income 通用基本收入,就是由平台向创作者提供有条件的基本收入,保障创作者可以无需担心基本生活支出,更加自由的开展创作。

      User Generated Contents 从 Web 2.0 时代开始,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整个世界最主要的内容创作来源(至少是在每天发布的数量上)。这种方式的本质是利用了人们沟通表达的自发欲望,再加上消费者无穷无尽的冗余时间为机器算法提供筛选和排序的信号,最终以自下而上的方式形成了可以和专业制作相媲美的内容创作。

      显然,这些内容创作具有公共产品的特性。为了支持创作者的持续创作,平台和创作者自身都在探索各种产生盈利的方式。广告、带货和付费订阅等商业模式都被开发出来,但它们很大程度上都带有缺陷:内容的商业模式或多或少是规模经济,没有规模,就没有经济性。这就意味着大量的创作者可能在达到临界点之前,就已经饿死了。

      艺术和商业虽然看上去背道而驰,但前者一定离不开后者的支持。在所有蹩脚的商业赞助模式中,提供基本收入以保障创作者的生存,有可能滋养更多创意的可能性和多样性。让更加小众的创作也可以在规模经济之外找到生存空间。

    1. 本周苹果发布了一系列的新硬件,其中包括了一个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小玩意 AirTag。这个售价 299 人民币的小东西可以用来追踪物体的位置——它会利用周边的 iPhone 等设备信号来进行定位,让 Apple 生态的网络效应进一步增强。

      连线杂志的文章认为,这可能是 Apple 在增强现实(AR)方向上的布局。文中展示了 AirTag 配合 Find My 应用的截图。可以看到,用户可以用 AirTag 来跟踪自行车、钥匙等不同的物体,并在 iPhone 上展示这些物体的位置,并利用导航功能来找到它们。

      文中提到了迄今为止最成功的 AR 应用——Pokemon Go——这是一个寻宝游戏,套上了宝可梦的故事和玩法,因此成功的完成了世界构建。AirTag 今天的叙事逻辑仍然是实用性质的,但它会不会衍生出其它的内在意义呢?消费者们也许会自发的发明出新的玩法,为 AirTag 和 Find My 重新赋予意义。

    1. 叙事的意义在于构建你的世界。这个世界需要有清晰的地理、货币、贸易和时间定义,从而能够让每一个走进来的人发现自己可以在这个世界中发展自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又可能进一步吸引更多的人。

      这个定义是抽象的。World Building 最好的例子就是游戏。每一个游戏设计师都是在构建游戏的世界,而吸引玩家进入的最好方式就是设计优秀的故事和玩法,好的故事赋予意义,好的玩法则为玩家在游戏世界中能做的事情提供了空间。传统意义上,玩游戏不是一件「正经事」,但它仍然能够每天吸引数以亿计的人——这恰好证明了 World Building 的巨大价值。

    2. The more complex or valuable is whatever you’re trying to sell, the more important it is for you to build a world around that idea, where other people can walk in, explore, and hang out – without you having to be there with them the whole time. You need to build a world so rich and captivating that others will want to spend time in it, even if you’re not there. 

      你试图销售的东西越复杂或越有价值,你就越需要围绕这个想法建立一个世界,让其他人可以走进去,探索和闲逛——而不需要你一直在那里陪着他们。你需要建立一个丰富而迷人的世界,即使你不在那里,别人也会愿意花时间在那里。

    1. 《纽约时报》最近很火的一篇文章,作者总结了疫情以来的一个趋势:更多人选择离开稳定的(甚至是高收入的)工作,去冒一定的风险,追寻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因为YOLO(你只会活一次)。

    1. 英国作家和藏书家J. 罗杰斯·里斯(J. Rogers Rees)1886年出过一本《书蠹乐趣》(The Pleasures of a Bookworm),其中有一节叫“献辞的浪漫和现实”(The Romance and Reality of Dedications),开头便说:

      在“献辞”(dedication)中,我们能发现何种风流韵事以及欲盖弥彰?它往往是爱的标志,或是友谊的申明——不,它偶尔也带着悲伤和苦涩。老迪斯雷利(D’Israeli the elder)常常坦承自己总是从前言中拾欢集趣,同样我也得坦承,我时常通过仔细阅读作家的献辞,窥探他们的灵魂,以此获得更多的乐趣,而不是像作家们所希望的,关注他们的“作品”。

    1. 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和比较文学系教授浦安迪(Andrew H. Plaks)以其《<红楼梦>的原型与寓意》奠定自己在学术圈的地位,他的《明代小说四大奇书》《中国叙事:批评与理论》《中国叙事学》等也是汉学名作。在本书中,浦安迪召集了12位汉学家——德沃斯金、欧阳桢、韩南、何谷理、夏志清、高友工、李培瑞、林顺夫、黄金铭、芮效卫、王靖宇以及他自己来关注中国的传统叙事学。本书涉及的内容有中国的四大名著、《左传》《儒林外传》、六朝志怪等小说,探索中国传统叙事脉络。

      很多西方读者乃至今天的中国人都喜欢用西方的小说概念去理解中国的小说,并以这样的标准衡量中国小说,对西方人来说,无法恰切理解异域色彩,厌弃道德说教,觉得人物性格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儿发展……如此等等,造成了阅读中国小说只是消遣的习惯。但是本书的作者们把西方的批评方法与以文化为根的批评理论区分开来,关注与西方大相径庭的中国叙事模式,探寻中国小说的诞生与兴起。

    1. 作为一位现居于东京的城市摄影师,Yoshinori Mizutani曾以他的摄影集《东京鹦鹉》而闻名。Mizutani意外地发现了这些40年前被人们从热带带来的绿色小鸟如今散落在城市上空的景象,深感兴趣的他用昼伏夜出的方式,借助闪光灯拍下了这些城市里极不寻常的绿色。

      《东京鹦鹉》之后,Mizutani又以城市鸟类为主题创作了一本摄影集《Hazon》,这一系列的影像则与上次的画风完全相反:全白的背景里,一群黑压压的鸟类栖息在城市上空的电线,看起来就像站满了黑色小鸟的五线谱。

      根据摄影师自己的介绍,创作这一系列作品的动机,源于他初次见到鸟群时的震惊和恐惧:这些鸟儿让他想起了希区柯克在《群鸟》中描绘的景象,所以他刻意选取了一张“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群鸟”作为封面,向读者传达自己关于“入侵物种”的黑暗幻想。

    1. 在2002年的丹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中,来自哥本哈根的艺术家Tove Storch,呈现了一场以“ Reading Blue”为主题的演出:二十位表演者五人一行地坐在一起,同时阅读着手上的书籍,但是,这些书籍上并没有文字,而是二十多种各不相同的蓝色。

      表演者们按照自己的阅读节奏各自翻阅着这些蓝色书页,他们不发一言所产生的沉浸氛围,也让每一个人的阅读,转化成了一种可以与周围的人们共享的,有关阅读的审美体验。 作为一位以将钢材和丝绸等材料结合而闻名的雕塑家,Storch希望通过创作来探索二维材料的三维属性。

      除了邀请表演者进行阅读,艺术家还在于哥本哈根的Nils Stærk画廊,将这些蓝色书籍放置在她以往的雕塑作品上结合展出,让观者更近距离地“阅读蓝色”。2002年,她又分别在纽约和巴西办展,邀请当地的人们欣赏这些无字作品。随着展现形式的不断变化,这场“Reading Blue”已经突破了单纯的雕塑,艺术家本人也将这一系列表演,视为自己一直以来的雕塑创作的自然延伸。

    1. 2017年,受到韦斯·安德森《布达佩斯大饭店》中那些美丽风景的启发,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摄影师Wally Koval,和未婚妻Amanda一起陆续去往巴黎、布达佩斯、伊斯坦布尔等地区旅行,试图在现实中寻找带有韦斯·安德森电影画面感的地方。

      他们把自己在网络和现实中找到的地方放到在Instagram自创的“Accidentally Wes Anderson”账号上,同时接受世界各地网友的投稿。截至如今,这个账号已经吸引了近150万粉丝的关注。

      从建于1880年、历经百年而不衰的罗马剧院,到墙壁和家具都被大红色天鹅绒包裹的意大利酒店,从日本长岛温泉区的巨型白色过山车,到冰岛雷克雅未克湖边红白相间的小木屋,这些可以被Wally发现的地方也许名气并不大,但它们都意外地与韦斯·安德森的镜头里那些对称、复古、梦幻的画面如出一辙,“有一些东西没办法真正说出来,但当你看到它的时候,你知道它是完美契合的。”

      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地方,去年底,Wally将账号里发过的的200多个地方整理成了同名摄影书“Accidentally Wes Anderson”,还在书中深入挖掘了每个地方背后的历史和故事。

      当然,韦斯·安德森本人相当欣赏这本完全展现他美学风格的摄影集,他说,“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图像集,一本特别诱人的旅游指南”,这句话还被放到了前言里。也有人说,这本书就像一个“去过却未曾发现”的美丽补丁,甚至有人开始按照Wally的指南,亲自去探索这些明明是现实、却像梦一样美的地方。

    1. 英国设计师 Joe Rudi Pielichaty 从 2008 年开始收集不同的天空。当时,在读书的他因为心情忧郁和焦虑,渐渐爱上了浏览报纸旅游版上的天空剪影,借此实现一种心灵上的逃离。喜欢天空的他,还剪切下了各种形状的天空“碎片”作为收藏纪念,用来提醒自己乌云背后总有晴天。

      2016年,Pielichaty接受意大利小型出版机构“十六分之一(Un Sedicesimo)”的邀请,将自己收藏的那些照片整理成一本名为“Blue Skies”的彩色画册。这家出版社每次都会邀请一位艺术家进行共16页的画册创作,所以,这本天空画册也是刚好16页。

      在这本“Blue Skies”里,除了自己收集到的天空碎片之外,Pielichaty还特地在每一张剪影下面,将自己与这片天空之间的距离标注了出来——不过,由于那些天空所在的准确位置未知,所以实际计算的数值,其实是那些城市对应的国家首都与Pielichaty的现居地诺丁汉之间的距离。

      在书的封底,Pielichaty还特地引用了19世纪以描绘云朵和风景而闻名的英国画家John Constable的一段话,“天空应该是一幅画作的有效部分。如果天空不是主调,不是情感的主要器官,就很难评价风景画的高低。”如果你在某个普通的下午,一个人独自走进书店,偶然发现了这本关于天空的小小纪念册,一定也是一件同样愉快的事。

    1. 唐娜·哈拉维(Donna J Haraway)1985年发表的后人文主义文章如今可能已经过时了,但它所提出的超越传统界限理解人类身份的理由,在今天仍然具有惊人的力量。

      唐娜·哈拉维反对简单的自然与人为的二元论,甚至反对任何事物都可以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分类的想法,对性别、政治或整个社会的本质主义观点进行了精辟的驳斥。这是一部影响巨大的文本,其遗产至今仍影响着人们。

    1. 前Kotaku记者杰森 ·施莱尔(Jason Schreier)以揭露游戏界的内幕而闻名,包括拉开大西洋两岸最大开发商的压迫性工作和数月的漫长工作时间(被称为 “紧缩”)的帷幕。

      《血汗与像素:电子游戏制造背后的胜利和动荡的故事》深入探讨了过去几十年中最重要的一些游戏,从《巫师3》和《命运》到《星露谷物语》和《铲子骑士》。通过对这些游戏变为现实的开发人员进行广泛的采访,他们往往面临着紧迫的时间压力、资金问题、员工管理不善,以及更多地狱般的故事,施莱尔向我们展示了我们最喜爱的游戏,能够面世是多么的神奇。

    1. 如果这一切听起来有点严肃,你可能会想看一看《即将到来》。来自美国科学家凯莉·韦纳斯史密斯和她的丈夫漫画家扎克·韦纳斯史密斯的共同合作,后者是优秀的科普漫画SMBC(周六早间谷物早餐)的创作者。

      正如书名所暗示的那样,这是一本关于新技术和发展中技术的幽默书,从荒诞不经到惊心动魄,所有这些都是SMBC标志性的漫画风格。谁说学术书籍不能有漂亮的配图?

    1. 这本《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描绘了当今科技界大名鼎鼎的人物的命运。它探讨了谷歌的搜索引擎产品是如何成为一个庞大的科技集团的发源地的,Facebook是如何主宰社交媒体,并成长为收购大批竞争对手的,以及为什么亚马逊等公司继续对在线零售业有如此强大的控制力。

      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对这些强大的公司提出了尖锐的问题,这些公司占据了我们日常使用的设备、手机、服务和搜索引擎,无时无刻不在出现,质疑他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以及他们是否应该留在那里。

    1. 《获取技术》是你解决最大的技术问题的切入点。《获取技术》提供了20节 “浸入式课程”,内容涉及自动驾驶汽车、纳米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确保当你的科技界和工程师朋友们开始谈论当今最重要的科技趋势时,你不会感到一头雾水。

    1. 珍妮·奥德尔(Jenny Odell)的这本书并不是关于放松或正念,而是必须从无休止的信息流和社交媒体的分心世界中脱离出来,以便重新更自觉地与周围的世界接触。

      《如何无所作为》既是一本自然主义指南,也是一本行动主义指南,从科技自由主义的宏伟目标(向彼得·蒂尔致敬)到隐士和自然主义者的谦逊,甚至是行为艺术家对我们经常发现自己投入的商业社会的质疑,都有所涉及。总的来说是一幅复杂的图景,我们的政治、技术和环境景观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让这本书成为你不应该随意翻翻的一本书。

    1. 马克斯·泰格马克的里程碑式著作《生命3.0:人工智能时代下的人类》探讨了当今人工智能系统背后的方法论,以及人工智能从长远来看对人类的影响。

      虽然距离智能语音助手接管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已经开始依靠人工智能系统来筛选工作申请、解读大量数据、驾驶我们的汽车,以及决定我们每天看什么新闻,而这仅仅是个开始。泰格马克为我们的人工智能发展提供了各种可能的结果,有好的,也有坏的,并对那些对人工智能过于乐观的人提出了严厉的警告。

    1. 10 best non-fiction books on technology, design, and the future

      10本关于科技、设计、未来的非虚构类书籍

      本文的书单将为你介绍当今最好的十本非虚构类书籍,涵盖了人工智能、大数据、控制论和其他令人振奋的主题领域的进步,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以及它们在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这些书结合了对软件设计、数字行为以及推动当今科技经济发展的目标的精辟分析,将丰富你对周围世界的理解,甚至意味着理解一些难以接受的东西。

      这些书中有些是比较推测性的,涉及到赛博格(半人半机器)的概念,或可能不应该被开发的未来主义技术。另一些则更多的是关于当今最大的科技公司的崛起、家中简单的消费类小工具的设计,或者电子游戏实际上是如何制作出来的,一位技术专家令人难忘地称电子游戏为 “艺术与科学的碰撞”。

    1. 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以后,连篇累牍的媒体文章都在讨论美国的外交、战争政策。从早年的门罗主义,到二战后的全球警察,美国在过去 70 年不停地被卷入局部战争,以至于就像新闻周刊这篇文章标题说的那样,Forever Wars,永久战争,似乎才是美国的常态。

      这篇文章来自于 4 月 13 日出版的新书 The Generals Have No Clothes: The Untold Story of Our Endless Wars。作者 William Arkin 是美国资深的军事记者,当过兵,也给美国国防部、CIA 等机构做过参谋。

      Arkin 想要强调的是,进入 21 世纪以后,美国战争形态发生了变化,主动出击、精准定点打击、小范围行动、高科技技术引入,让战争的范围缩小,却也延长了战争的形态和时间。最终,这些东西构成了一个政治体制之外的战争机器,以至于它超出了任何一个人的掌控。

    1. 音乐杂志 Pitchfork 的这篇文章从文化的角度探讨了这个故事。他的观点是,City Pop 大致代表了一种怀旧,认为日本、东方、以及 City Pop 本身都是 1980 年代的美好象征。作者引用了学者发明的一个词,技术东方主义,Techno-Orientalism,说日本代表了资本主义的一种新方向。

    1. 2021年索尼世界摄影大赛(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专业组获奖名次公布,其中也诞生了本年度的最佳摄影师。专业奖项被分成建筑与设计、创意、纪实、环境、景观、作品集、运动、静物、自然这几个类别。

      翻开这本“相簿”,穿越到地球另一个角落

    1. 来自德国明斯特大学、哥廷根大学的研究者们探索出了一条用乐高积木搭建显微镜的方法,只需另找一个 iPhone5 级别的手机主摄像头就可以实现。

      经过测算,「手搓」一台乐高显微镜花费的成本只需要 102 欧元(约 800 元人民币),如果你不是淘宝买,而是直接拆旧手机上的摄像头还会更便宜。

      作者们还强调了一点意义:显微镜是众多科学领域的必要工具,但由于成本等因素,显微镜的使用在教学课堂上是受限的。这项小发明或许可以让人们更多地去接触科学探索。

    1. 来自德国明斯特大学、哥廷根大学的研究者们探索出了一条用乐高积木搭建显微镜的方法,只需另找一个 iPhone5 级别的手机主摄像头就可以实现。

      经过测算,「手搓」一台乐高显微镜花费的成本只需要 102 欧元(约 800 元人民币),如果你不是淘宝买,而是直接拆旧手机上的摄像头还会更便宜。

      作者们还强调了一点意义:显微镜是众多科学领域的必要工具,但由于成本等因素,显微镜的使用在教学课堂上是受限的。这项小发明或许可以让人们更多地去接触科学探索。

    1. 主角是“文明的火种”——数学、天文学和医学的基石之作,这本书讲述了这些人类科学的伟大经典如何跨域地域、信仰、战争、技术的重重障碍得以在人类文明史上薪火相传的惊险旅程。

    1. “这是一本非常优雅的研究笔记,记录了两位意大利学者在一个极小的岛国基里巴斯的观察和研究。它有极为漂亮的插图,非常清晰的视觉引导,恰到好处的内容密度,阅读起来很轻松,但是内容却非常扎实。基里巴斯属于英联邦,有现代文明,但是生活的很多方面几近原始社会。这是一个微妙的观察视角,可以把这个岛当做整个人类群体的一个模型,关于生存本身、关于人和自然的关系,关于入侵,关于象征着湮灭一切的海平面上升。这本书没有答案,但是却引发很多思考。”

    1. 在2003年搬到北威尔士之前,汤姆·伍德 (Tom Wood) 已经为利物浦附近的居民拍摄了近30年的照片。在这两卷书中,伍德展示了从他的档案中精心编辑的照片,这些档案中充满了男人和女人生活的艺术编年史。

      尽管这些图片并没有按时间顺序排列,但《男人和女人》最终还是成为了一本充满历史的书,展现了利物浦从过去的工业时代转型的过程。

      他从未离开过他的相机,不断在不同的格式和摄影风格、彩色和黑白之间切换,这位摄影爱好者(伍德在当地广为人知,这是他与斯泰德尔合著的最后一本书的书名)很容易将陌生人的照片与家人和朋友的肖像混合在一起。

    1. 这本豪华的插画书汇集了世界上最著名的 LV行李箱拥有者的故事。行李箱的主人们,谁会在 LV 行李箱中放 70 双定制的 Ferragamo 鞋?谁又在巴黎丽兹酒店的一只旅行箱中发现了传世名作的原稿?

      这些故事从蒸汽时代就开始讲起,一直讲到现在,而他们的主角是名流贵族,演员、摇滚明星、艺术家,比如葛丽泰·嘉宝、海明威、老佛爷 Karl Lagerfeld、麦当娜等等。

      约 50 位旅行者齐聚一堂,讲着自己的生活趣事、旅行癖好。

      全书以插画的形式呈现,插画作者是 Pierre Le-Tan,他从 1968 年开始就是《纽约客》的插画师,并多次在不同城市举办个人回顾展览。

      而巴黎作家 Bertil Scali 担任本书的作者,他曾在创刊于 1949 年的法国老牌杂志《巴黎竞赛》(Paris Match)供职多年,并出版了小说 Villa Windsor,Hitler, My Neighbor: Memoirs of a Jewish Childhood 等。

    1. “时尚之眼”(Fashion Eye)系列,每本影集会由一位时尚摄影师创作,用私人化的镜头语言去解读不同城市、地区或某个时代的魅力。

      比如 2021 年春季新填的两册《京都》和《诺曼底》,还有以路线命名的《丝绸之路》《东方快车》。

      你可以把这个系列看作是摄影师世界之旅的创作展,也可以把他们当成与你同行的旅伴,共同浏览都市街头、自然风光、人文图景和当地生活。

    1. “城市指南”系列(The City Guides Collection)可以说是威登最早创立、也最有影响力的一个系列,系列中每本小巧的精装指南都容纳着一座城市最核心的看点。

      它就像一个轻便的笔记本,当你去往一个陌生城市准备游荡,便可以随意地把它揣进包里、翻阅。

      LV 在每一册指南中,都会“当地人”作为推荐嘉宾。他们是媒体人、作家、企业家或其他领域的创意人士,以居住者的身份为即将爱上这座城市的旅行者做从奢华酒店、高级餐厅、博物馆,到街头酒馆、古董商店等的周到推荐。

      这个系列其实很照顾初次到访的旅行者,除了常规的推荐,还会在目录中列出不同主题,比如,“24 小时城市”版块是如何在一天之内逛完城市的精华之处,“夜生活”则介绍了当地的爵士俱乐部、电子乐地下舞厅,“观景路线”是如何用步行享受某个区域的城市风景。

    1. 数字时代,电子设备已经占据了人们的大部分阅读时间。纸质阅读日渐式微,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也在逐渐向适应屏幕阅读转化。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的阅读习惯和阅读方式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面对数字媒介和传统媒介这两种阅读方式,我们应如何应对?下一代人从小就深受数字媒介的侵染,这是否会影响他们的专注力和深度阅读的能力?儿童应如何整合大脑的深度学习过程,从而提高专注力和阅读能力?在作者看来,新的阅读方式给我们带来困境和挑战的同时,也提供了发展的契机。数字阅读的影响不全是负面的。相反,适应了这种阅读方式的大脑将具有极强的处理繁杂信息的能力,这是传统阅读模式下的大脑所不具备的。

    1. 由来自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芝加哥大学、密歇根大学、华盛顿大学、多伦多大学等世界知名高等学府的54名资深学者撰写述评,62个大事件包括文艺复兴、黑死病、明朝崛起、一战、二战、西班牙无敌舰队、科学革命、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时代等,深入浅出、图文并茂,兼具趣味性与学术性。

    1. 我们何以能够研究我们的大脑?有人说:“你无法用黄油做的刀来切黄油。”现在可以对大脑进行扫描,但对观察到的结果需要详尽的解释。以视觉为例,至少有30个不同的脑区参与视觉体验。“这有点像管弦乐队中不同的乐器,或是一种包含有非常复杂的配料的高级食谱。每个脑区确实有其自身特殊的功能,但每个脑区都参与整体的功能。整体的功能大于每个部分功能的简单相加,这个整体就是那一瞬间的意识体验。”

      本书采用了一个有趣的结构,作者苏珊·格林菲尔德是牛津大学林肯学院高级研究员。从早上醒来,外出遛狗,到办公室工作,夜里做梦,作者探索了我们的日常经验是如何被转化为细胞、分子和化学信号的,并由此探究了大脑如何塑造我们的独特自我这一永恒的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