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9 Matching Annotations
  1. Last 7 days
    1. "几年前加密货币未被广泛谈论时,Vivaldi 考虑宣布思想币作为愚人节笑话。随着加密货币和 NFTs 得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炒作和关注,这样的笑话有些不合时宜了。 加密货币被鼓吹为货币革命,投资的未来和技术突破,但凌驾炒作就会发现这只有一个伪装成货币的传销骗局。 通过在浏览器中创建加密货币或支持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功能,往好了说是帮助用户赌博,往坏了说是场骗局,这显然是不道德的。Vivaldi 拒绝将这些骗局伪装成机会。对于投机者来说这可能是场游戏,但被困于传销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毁灭性的。 仅仅是不值得。"

    1. 在公开场合,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表示欢迎政府的监督。与此同时,这家企业向监管机构隐瞒信息,对客户的检查很薄弱,并违反自身合规部门的建议。很多报道显示,币安游走在管理传统金融机构和很多加密货币竞争对手的规则之外。不透明的公司结构让币安能提供许多国家监管机构不允许本地注册公司销售的产品。币安一再拒绝具体说明其在线交易所主体位于哪个司法管辖区,让监管机构对其活动进行监督的工作变得复杂。它还最大限度减少昂贵的客户背景调查。据监管文件和知情人士透露,当金融当局和商业合作伙伴询问时,币安至少四次拒绝提供有关其运营的详细信息。在路透社看到的加密电报消息中,包括首席合规官 Samuel Lim和 前全球洗钱报告官 Karen Leong 在内的币安员工对“了解你的客户”检查的薄弱状态感到担忧,这些检查旨在防止洗钱。三名前币安高级员工表示,他们向赵长鹏本人表达了担忧,但他置之不理。币安不顾自己合规部门的评估,继续在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内的七个国家拓展客户,在一份 2020 年初的内部报告中,这些客户被认为洗钱风险“极高”。去年币安淡化了与德国商业伙伴安排的合规规则,引起了公司内一些员工的不安。

    1. 当 Jake Thomas 成为餐饮外卖平台 Just Eat 的骑手时,他以为自己受雇于 Just Eat 能受益于该公司允诺的各种福利。但签署合同时他发现上面的雇主不是 Just Eat 而是一家荷兰人力资源公司 Randstad。当他投诉工作中的问题时,Just Eat 会把他转给 Randstad,而 Randstad 又会把皮球踢回给 Just Eat。欢迎来到现代零工经济。在线平台为了清理其形象和遵守严格的雇佣规定而创建了错综复杂的分包关系。

    1. 希望为阿富汗提供紧急援助的非政府组织(NGO)正转向加密货币。去年 8 月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时,Fereshteh Forough 担心该组织会关闭她在第三大城市赫拉特的学校。Forough 创立的非政府组织 Code to Inspire 向年轻的阿富汗女性教授计算机编程,而塔利班反对女性接受中学教育。几个月后,情况与 Forough的想象大相径庭——甚至比她的想象更糟糕。这所学校幸存下来,主要是以虚拟的形式,却已经从一个编码训练营变成了一个救济组织。Forough 的学生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缺乏教育,而是饥饿。Forough 想方设法为这些女性提供应急支票,但遭到了银行的阻挠——它们不想冒险违反美国的严厉制裁。她说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一再阻止她转移资金的尝试,学生无法在阿富汗当地的银行取出现金——当地很多银行已经关闭或者实施了严格的提款限制,这让她越来越担心。为了应对这种状况,她转而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每月的紧急付款,帮助学生获得足够生存的食物。使用加密货币有几个好处:逃离塔利班的阿富汗人可以毫无风险地随身携带自己的资产。希望绕开银行并小心翼翼避开塔利班的人道主义机构可以直接为有需要的人提供现金。如果通过数字交易直接提供援助,就可以避开可能会窃取或者试图转售援助包的走私者和中间人。

    1. 查尔斯·布雷(Charles Bray)在 1962 年的论文《在国防领域使用人类行为学知识》(Toward a Technology of Human Behaviour for Defence Use)中公开了一些发现。在这篇文章中,布雷概述了五角大楼在心理学战场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未来任何一场时间足够长的战争中,我们都会见到“特殊战场”、游击战和思想渗透。敌人将努力策反我们的军队和人民,我军被俘人员也会遭遇敌军的“洗脑”。军方必须做好准备,能够帮助杂乱无章的平民恢复信念和凝聚力。同时,我们的军队也要具备动摇敌方民众忠诚和信心的能力。

    1. 在一个名为 The Diggers Archive 的网站上,你还能找到当年“免费”商店的线上版“虚拟免费商店”。人们可以捐赠或征集物品。有人想要 60 年代嬉皮士服装、电吉他,有人征集“比尔·克林顿的性器官、记忆、革命者和他们的思想”。许多人都标注自己来自旧金山,或许有不少是当年的老嬉皮士。

    1. The counter-culture may have lost every political battle – we didn’t end racism, we didn’t end war, we didn’t end capitalism, we didn’t end imperialism. But on a cultural level, we won every single battle. There’s no place today in the western world where there’s not an organic food movement, a women’s movement, an environmental movement.

      反主流文化可能在每一场政治抗争中都失败了,我们没有终结种族主义,没有终结战争,没有终结资本主义,也没有终结帝国主义。但是从文化的层面来说,我们赢得了每一场战斗。如今在西方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有机食物的运动,妇女运动以及环保运动。

    2. The Haight Ashbury was the first living theatre. People could dance out their new identities liberated from the stories of who they were. Just like early Californians coming to the gold rush they could announce themselves as something and become it.

      “Haight Ashbury 是第一座活着的剧院,人们可以挣脱过去的身份,走入一个新的角色,就像最早来到加州的那批淘金者们一样,可以宣称自己是什么然后就成为了自己宣称的一切。”

    1. Nathan Baschez 是 Every(一家集合了多位优秀作者的 newsletter 媒体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在本文中回顾了自己在过去一年中的创业历程,特别是在组织从小变大的过程中,自己从创作者变为管理者的角色变化。

      他在文章开头提到了一个残酷的故事:一位瓷器匠人,一直想到烧制完美的花瓶,但总也找不到正确的配方。他感到失望和沮丧,认为自己的创意生涯已经走到了尽头,有一天,他自己走进了炉火之中,和自己心爱的作品融为了一体。他的助手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却发现心心念念的完美作品诞生了。

    1. 本文是 Facebook Marketplace 的产品经理 Deb Liu 对这个内嵌于 Facebook 上的 C2C 电商交易产品的一些回顾,发表在 Lenny Rachitsky 的 newsletter 上。

      有几个点值得注意:

      1. Facebook 一直把电商作为核心的 jobs to be done 之一,因此在 Marketplace 这个产品之前就在不断的尝试。
      2. 产品是以独立应用还是一个主 app 的内嵌功能发布开始是并没有决定,当时 Zuckerberg 希望通过在产品中增加 tab 的形式来拓展 Facebook 的 jobs to be done,也考虑到可以利用 Facebook 的巨大流量,因此产品团队决定在群组中增加 Buy and Sell 的 tab 来启动业务。
      3. Facebook 平台提供的真实身份为高客单价的二手交易提供了信任基础,汽车、家具等交易成为主导品类。
      4. Not Buying 群组文化也为 Marketplace 上的二手交易提供了良好的社会价值叙事。
      5. Facebook 用户认为搜索栏主要用于搜人,因此产品团队不得不说服设计师增加了一个单独的搜索按钮以引导用户更多的搜索商品。
    1. 蒂尔在2009 年的文章《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教育》(The Educationof a Libertarian) 中,宣称“已不再相信自由和民主是兼容的”。在文章另一处,他说,“自1920 年来,福利受惠人群的极大增加和女性获得选举权 —— 两件对于自由意志主义者来说尤其难以接受的事 —— 把’资本主义民主’这一概念变成了矛盾修辞 (oxymoron) 。”他接着呼吁,自由意志主义者应当寻求对“政治场域”的超越,他建议了三个新的 “技术前线”:赛博空间、外太空、海洋。在文章的末尾,他作出了安·兰德式的宣告:“这个世界的命运可能依托于某一个人的努力,他建立和传播自由的机器,使得世界对于资本主义来说是安全的 (the machinery of freedom that makes the world safe for capitalism)。”

  2. Jan 2022
    1. Genopets是Solana上的一款免费 NFT 游戏,让积极的生活方式变得有趣且有益。Genopets 使用您的智能手机或健身可穿戴设备跟踪的数据在游戏中推进您的 Genopet NFT。Genopet 是用您的个性和健康数据编码的 NFT 精神动物。使用健康可穿戴设备保持活跃,指导您的Genopet 的命运并释放您的全部潜力。随着你的进化——它也在进化

    1. Avastars是元宇宙(metaverse)里演化的独特生成性角色。每一个 Avastar由12层高质量的艺术品(基因)组成,这包括了:肤色,发色,眼睛颜色,背景色,景物,耳朵,脸,鼻子,口,脸部特性,眼睛和发型。每一层有一系列的不同特征,如发型有78种,每一个 Avastar都是由这些基因的不同组合所构成的。

      鉴于其NFT背后的技术,Avastars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项目。因此,如果这个项目消失了,或其网站被攻击了且所有的服务器都下线了,你的Avastar会继续自行存在,并为你的所有权提供不可抵赖的证明。

      目前已经有超过2万个 Avatars,以及对应了2100个左右的收藏者。平均来说,每一个 Avatars的成本是0.58 个ETH。

    1. Lil' Heroes, 西班牙艺术家Edgar Plans 的作品系列,共有7777个可供mint, 价格未知。后面会有独家商品、品牌合作以及一个动画系列。官推6万粉…

    1. 创作好奇猴乔治Curious George 的是一对犹太夫妇 Hans Rey 和 Margret Rey 。丈夫主要负责绘画,妻子主要负责写故事,夫妻俩以简单的语言和线条描绘出一个个戏剧张力十足、妙趣横生的故事。40年代纳粹占领法国的时候,他们俩骑着自行车把 Curious George 的书稿带出了法国。后来,他们一起到了美国,出版了这只小猴子的第一本书。

      George 乔治的形象灵感来源于他们在亚马逊丛林中观察到的猴子。1935年两人结婚后,喜爱动物的他们就养了两只狨猴当宠物。后来,他们以在南美生活时对猴子的观察和速写为基础,创作了这只东奔西闯的可爱小猴子。

    1. Fair Launch Capital 不是风险投资基金,而是社区资源,只为新的 Fair Launch 网络和项目免费提供公平启动的资金。从一开始,即由社区拥有和管理的去中心化加密网络,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参与。无预挖,无代币分配,也没有投资。

    1. UST 稳定币于 2020 年底发布,市值已超过 20 亿美元。由于其采用是 LUNA 增长的主要驱动力,Terraform Labs 团队一直致力于通过多种方法提高其采用率。UST 可以在以太坊、Polygon、Solana、币安智能链和即将推出的 Polkadot 上找到。Terra 区块链也是使用 Cosmos SDK 构建的,这意味着它将很快与整个 Cosmos 生态系统互操作。

      UST 不仅用于传统的 DeFi 活动,例如在Uniswap上提供流动性,而且还有基于 Terra 区块链的革命性 DeFi 应用。其中之一是Mirror Protocol,它是最大的合成股票协议,总价值接近 20 亿美元。使用 Mirror,任何人都可以提供 UST 作为抵押品来铸造股票,例如 Apple、Tesla 甚至 GameStop。然后,他们就可以像使用任何其他加密货币代币一样,通过使用Oracle与其现实世界的价格挂钩。

      在Terra上构建的另一个协议是Anchor Protocol,它自称是“区块链上被动收入的黄金标准”。该协议允许用户存入UST,并获得稳定的20%年收益率。这种高收益是通过利用来自多个区块链(包括Terra、以太坊、Solana和Polkadot)的质押奖励来实现的。任何人都可以将这些加密货币存入Anchor,然后使用代币的收益来实现这个利率。

    1. Kings of Crypto 一书记录了这样一段话:

      对 99% 的人来说,使事物易于使用是很重要的,但技术人员却忽视了这一点。当 Dropbox 推出时,程序员会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需要这个,因为你可以使用这些命令行工具,对你的所有文件进行备份。

    1. Step Finance是 Solana 用户的投资组合管理仪表板,可在一个地方可视化、分析、执行和汇总所有 Solana 合同中的交易。https://step.finance/

    1. OlympusDAO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储备货币协议,以他们的原生代币OHM为中心,由该协议库中的各种加密资产支持。OlympusDAO通过两个主要机制积累价值并实现OHM的目的:bonding and staking。

    1. WePiggy是一个加密资产借贷市场协议,就像Compound和Aave那样。用户可质押Compound的cToken或Aave的aToken进行挖矿,并收到WePiggy Coin(WPC)作为奖励,即同时获得了存币和挖矿两份收益。但WePiggy是由YFII社区孵化的,作为YFII生态项目,未来会与YFII生态的其它项目有更多联动。

  3. rabbithole.gg rabbithole.gg
    1. Rabbithole(兔子洞)是一个通过学习如何使用 dAPPs 并基于链上表现给予通证奖励的平台,能够让你不断地有动力去探索 WEB3 生态中不同类别的项目。

    1. GOGOcoin 是一个 NFT 和 DeFi 项目,致力于构建一个一键访问平台,向每个人开放去中心化金融 (DeFi) 领域,实现跨多种区块链协议的互操作性和对 DeFi 产品的访问。

    1. TokenSmart 是不可替代型代币 NFT 及其收集者、开发者、艺术家的社区。

    1. CowSwap 由 Gnosis 协议的开发团队开发。Gnosis 是一个去中心化应用基础设施,产品包括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多签钱包 Gnosis Safe、Gnosis DAO、拍卖市场等多种类型应用,协议内原生代币为 GNO。

      传统交易市场中,由做市商提供流动性,而目前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多由流动性提供者为市场提供流动性。CowSwap 则通过批量订单拍卖 (batch auction) 的方式,为交易者匹配 CoW 订单,作为核心交易机制。

      也就是说,在 CowSwap 上两个人同时持有互相想要的资产,即可直接匹配交易,而无需做市商或流动性提供者撮合交易。这样即可以为个人交易者带来最佳的价格,也免除通过做市商或流动性提供者产生的手续费。

    1. MAD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致力于利用虚拟土地资产来促进元宇宙中的广告创收业务。我们想帮助土地所有者产生一些收益,广告将会是这种背景下一种直接的方式。

    1. PoolTogether 是一个无损彩票协议。用户要参与就需要存钱进去买他的彩票,这部分作为本金会被 PoolTogether 存入到 Compound 等 DeFi 平台中赚取利息,然后平台会一段时间开一次奖,中奖的玩家可以拿到 DeFi 平台中这段时间的理财收益。因为整个过程中平台没有任何抽佣,所以叫无损彩票。

      如果你手里持有 DAI,然后觉得每天赚那点儿利息不够刺激,那么你就可以考虑加入 PoolTogether 的 DAI 彩票池,这个池子每周开一次奖,一次的奖金大概在 170 多美金左右。

    1. Moonray是一款由NFT驱动的元宇宙游戏,建立在Stacks上,Stacks是一个利用比特币区块链的网络。

      Moonray PBC将在《Moonray》中建立NFT游戏市场,以支持玩家购买、出售、交易游戏内收藏品、武器及皮肤,从而使玩家获利。

      此外,Moonray PBC还希望能够创造一种独特的游戏体验,引导玩家进入未来星际世界。

    1. Mintverse 是一个服务平台,用户可以在其中创建、发现、收集一系列数字项目和 NFT,同时还可以众筹 NFT 艺术、加密项目等。其愿景是大规模采用 NFT,同时进一步开发现有用例,并探索 NFT 数据结构的未来用例。

    1. TIMEPieces。一个新的 NFT 社区和 TIME 计划,其中包含 40 多位艺术家的原创作品。

    1. Dark Forest是一款 MMO 太空征服游戏,玩家在其中发现并征服无限的、程序生成的、密码指定的宇宙中的行星。

    Annotators

    URL

    1. OptyFi,这是一个具有灵活链上策略执行引擎的多链收益优化器,可以跨多个协议执行多步骤杠杆收益策略。OptyFi将与以太坊、币安智能链和Conflux上的金库一起推出,并正在开发更多的第一层网络,使协议能够真正执行多链战略。OptyFi还将托管和维护opendefi DAO原生的第一个金库。

    Annotators

    URL

    1. NFT Worlds是一个完全分散的、完全可定制的、由社区驱动的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生态系统中创造无限的游戏体验,或者在自己的世界中创建专属社区。

      $WRLD是一个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ERC-20代币。它是主要的实用工具令牌,也是在NFT世界中使用的令牌。玩家可以使用$WRLD代币在NFT世界中获得专属体验、道具、特权、内容等。

    1. Genopets是Solana上的一款NFT游戏,它结合了培育和进化、训练和战斗以及 Animal Crossing的制作和收集,同时在玩家通过体育活动和迷你游戏磨练时用加密货币进行奖励。Genopets 使用您的智能手机或健身可穿戴设备跟踪的数据在游戏中推进您的 Genopet NFT,让积极的生活方式变得有趣且有益。

    1. Nifty Gateway 由双胞胎兄弟Duncan Cock Foster 与Griffin Cock Foster共同创立。2019年11月,该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被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mini 收购。Gemini是美国是拥有合法入金渠道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用户可以用美元直接购买数字货币。在Gemini的支持下,Nifty Gateway 成为了唯一允许用户使用信用卡购买NFT 的交易平台。

    1. DAOstack为DAO的操作系统。借助DAOstack,成千上万的开源创作人员可共同开发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s),同时将产品中的个人所有权分配给有有价值的投资者。集体内容管理者可共同拥有和管理多价值的排名系统,从而与Yelp,TripAdvisor或YouTube竞争。自治网络可运行自有的集体投资或保险基金。

    1. Gold Fever是目前为止能找到画面效果最好的区块链游戏,采用了虚幻四引擎进行开发,是能达到端游同级别的MMORPG。游戏设定在18-19世纪淘金热的背景下,拥有部落和冒险进行阵营对抗,获取更多的宝藏。代币和NFT的加入让游戏更有吸引力,拥有采矿证NFT,可以获取更多的挖矿权,此外还可以通过代币锁定和烧毁获取更多游戏内容,打造高品质的GameFi。

      Gold Fever是一款多人生存策略游戏,具有实时战斗引擎、AAA级图形和丰富的地图。独特的游戏经济也使另一种形式的游戏参与者成为可能,那就是资产所有者。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获得资产(如飞机、马匹、船只等)并通过NPC或玩家的劳动来租赁它们,购买采矿权并租赁使用权,借出游戏中的资产或金币(实用代币)等方式从游戏经济中获益。

    1. DeHorizon是一款以IP打造为核心的游戏生态协议,可以被理解为链游中的迪士尼;

      根据Litepaper,DeHorizon暂时可被分为1.0和2.0两个阶段,1.0将以围绕核心IP打造的多个Gamefi为切入点,DeMeta passID为桥梁,开展元宇宙世界构建并实现边玩边赚;2.0将在1.0的基础上增强自主性和创造性,从而实现真正second life;

      DeHorizon 致力于成为下一代元界游戏生态系统,让玩家可以身临其境地与其他同龄玩家一起创造、社交、娱乐。DeHorizon Metaverse 的长期愿景是为跨多个链的所有 Metaverse Human 创造一个虚拟狂欢节,让玩家享受他们的第二人生。

    1. WeirDAO 由11 位加密艺术家组成,成立于2021 年7 月。中国加密艺术始终落后于国际,艺术家们单打独斗很难在国际市场中闯出一片天空,于是四位曾经孤身奋战的中国加密艺术家决定成立一个DAO,让中国最优秀的独立加密艺术家们凝聚在一起。Niq 是WeirDAO 的发起人之一,其他几位发起人分别是NFT 研究者Sleepy、来自中国台湾擅长油画与体素艺术的IOYOI 以及Reva。

    1. KlimaDAO 是一种价格自由浮动的算法稳定币项目,其将 DeFi 与碳中和概念结合,目前部署在 Polygon 上。与其它算稳项目不同的是,KlimaDao 将核证碳排放量(BCT)作为其抵押储备资产,并结合了债券(Bond)和质押(Staking)机制,货币供应由算法进行调节。

      按照该项目团队的说法,Klima 希望通过区块链将传统碳排放市场和 Web3 进行连接,将经过权威机构认证的碳减排量上链交易,以激活传统碳排放市场,「使资本能够流向具有影响力的碳减排项目,促使他们进一步革新技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增强现有森林、海洋的生态固碳能力,或促进再生能源项目的发展,通过节能减排达到碳中和,以应对日益严重的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1. Club721 是一个亲密的会员社区,由全职和部分志愿者运营,其中包括 NFT 交易员、分析师、极客、艺术家和世界各地连接东西方的投资者。

      openDao 是由NFT 社群 Club721 的 NFT 收藏家 9x9x9 指導成立的,向所有 NFT 创造者、收藏者和市场培育整个 NFT 生态系统。

    1. 用户可以通过 fees.wtf 查询某个以太坊地址消耗的总 Gas 量,很多人在使用这个服务后发现竟然已经消耗过这么多 ETH

    1. 该公司 CEO Drew Houston 说出这么一番话:

      我们的优势在于内容,因此可以帮助您将内容带入虚拟世界。因此,制作您想要提供的文档或演示文稿……我们构建的基础架构可以实现这一目标。所以我们肯定会与 Metaverse 集成,我们希望帮助您将您的东西从您的 Dropbox 进出 Metaverse,反之亦然,从而创造出每个人都可以在同一个虚拟房间中并且每个人都可以的体验看到相同的内容。

    1. 从石油到各种主要农作物,一群低调的大宗贸易商构建起了庞大的商业帝国,他们可以突破国际制裁为某些国家提供所需的任何资源,也可以帮助地区强国控制其他国家的经济命脉,进而影响该国政治走向,这本书展现了自上世纪 50 年代之后全球政治、经济大变局之下的底层逻辑。

      本书的两位作者是 Bloomberg 大宗贸易领域的资深记者,其丰富的线人资源为这本书提供了足够多的细节(包括中国 2008 年前后的粮食危机),同时记者的身份,也让本书的叙述方式更具可读性。

    1. 这本 A City Is Not a Computer: Other Urban Intelligences系统探讨了人类迷恋「城市即计算机」的起源,并展示了基于这样的假设所带来的种种局限性,这个隐喻从根本上否定了城市混乱、复杂的本性,而是借助「0 和 1」的绝对理性构建所谓的秩序,但带来的或许是更深层次的混乱。

      大学教授的身份,使得作者更喜欢引经据典,并且会围绕某个议题几次来回论证,因此这本书读起来并不容易,但如果你对自己生活的城市不可避免地成为「计算机」感兴趣,那么一定去翻一下这本书。

    1. Killing the Mob: The Fight Against Organized Crime in America(亚马逊 Kindle 商店)是一本聚焦在二十世纪美国黑帮(黑手党)兴起与衰落(或者说转型)的非虚构作品,整本书的时间跨度从 1930 年代到 1980 年代,作者选取了几个时间点,包括大萧条、二战、肯尼迪竞选总统前后,将移民、有组织犯罪、美国乃至全球经济转型等议题纳入其中,构建起了另一个回顾二十世纪历史的新角度。

    1. 他把焦点对准了「深度学习」这个中心点,将历史上重要人物、公司、事件纳入其中,像极了一层层的「神经网络」,那些权重高的「参数」——Frank Rosenblatt、Geoffrey Hinton、Demis Hassabis 等——定义了当下众多人工智能应用与趋势。

      这本书的最后一个章节,作者进一步探讨了深度学习一系列落地应用的争议以及人类所处的位置,这既是深度学习从学术到工业落地的巨大跨越,也进一步凸显出人机关系的微妙,以 Duplex 为代表的 AI 语音助理是否应该提前告知人类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亚马逊大规模部署仓库机器人带来的是公司效率提升还是替代了更多人类工作?GANs 与 GPT-3 赋予计算机的图像/文本生成能力,是否在冲击人类的是非价值观?

    1. 这本书的逻辑非常清晰,作者 Kate Crawford 以冷静的笔调戳穿了一系列人工智能技术突破带来的幻觉,当然这里并不是要否定技术进步,而是在强调两个被全球科技媒体有意无意忽略的事实:其一,人工智能不是万能药丸,技术的突破需要与产业相结合;其二,与过往技术一样,人工智能的各项技术,依然依托在政治、经济影响力之下,从而还在制造新的不平等。

    1.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这座大厦由Jose Mariano Ocampo(菲律宾人?)委托建造,建于1936年至1941年日本入侵菲律宾前夕。

      这座日本与西洋风格结合的建筑的灵感来自Ocampo对日本的钦佩,因为在当时,日本是亚洲最强盛的国家,日本的存在证明了一个亚洲国家可以现代化,与西方的发展和进步相提并论。他得到了两名菲律宾工程师和两名日本监督员的帮助。日本风格的结构是在日占期间建成的。由于建筑物中使用的高级钢筋混凝土,它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和美国飞机之间空战期间民众的避难所。

      这座楼房的整体构造为三层高的日式建筑加上西北角的一座七层高的塔楼,这座建筑代表了Ocampo对日本城堡的愿景,位于他的豪宅后面。

      虽然受到日本的启发,但这座建筑是多种风格的组合。四面塔楼的底部两面装饰着并置的日本天窗山墙和华丽的博风板。在交织的山墙顶部是塔楼的上部,类似于中世纪的城堡建筑风格。它由带有防御性的齿状城垛。在塔楼的四角有悬臂式炮塔。在塔楼的顶端原有攒尖式的屋顶结构,在四角炮塔上还有四座日式小塔,但目前塔楼上的攒尖顶结构已经不存。

      根据博物馆专家兼马尼拉大都会博物馆馆长Victorino Manalo的说法,该结构中存在一个精致的符号世界。这些符号中最重要的是奥坎波的个人徽章,猫头鹰雕刻在下塔的主山墙下。

      这座豪宅从本质上来说是Ocampo的东方主义幻想建筑,虽然十分缝合,但确实很魔幻,很适合用作魔幻题材作品的参考,搬进迪士尼乐园也丝毫不违和。

      现在这座曾经的豪宅已经沦为马尼拉贫民窟的一部分,风光不再,但多了一点赛博朋克的味道。

    1. 计算机上闪烁的光标起源自何处?作者将这项发明追溯到 1960 年代,参加过朝鲜战争的海军老兵、电子工程师 Charles Kiesling,他的战后岁月投入到爆发性增长的计算机时代。当时距离个人计算机还有几十年的时间,Kiesling 作为工程师修补 IBM 650 和 ENIAC 之类的巨型计算机,它们有房间大小。他于 1955 年加入了 Sperry Rand(即现在的 Unisys),帮助开发普通用户很少想到的那种计算机。其中包含逻辑电路之类的内部结构,让你的计算机能做出复杂的决策,例如“or”、“and”或者“if only”,而不是简单的“yes”或“no”。这些看似无害的进步之一是 1967 年 Kiesling 为闪烁光标提交的专利申请。自称是 Kiesling 儿子的用户在 Stackexchange 上发帖称,这项发明的初衷只是为了实用性:“我记得他告诉我光标闪烁背后的原因,这很简单,他说屏幕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你一下子知道光标在哪里。所以他编写了代码,这样就知道他准备在阴极射线管上打字的位置。”事实证明,这种闪烁只是一种吸引编程人员注意并摆脱文本海洋的方式。

    1. 他也许是儿童版本的布兰妮 (Britney Spears)。很难形容年仅 10 岁的 Ryan Kaji,他是 YouTube 上的孩子王,是儿童玩具推销员,是其他儿童父母的眼中钉。他或者确切的说他的家人经营了 10 个 YouTube 频道,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摄像机前面玩玩具,几乎每天都会发布一个玩新玩具的视频,积累了海量的玩具视频,足以让其他儿童的父母感到心慌。他最早发布视频时,奥巴马还在白宫当总统。他的父母在认识到其视频的商业价值后放弃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专注于经营 YouTube 频道。亚马逊、沃尔玛、尼克国际儿童频道(Nickelodeon)和斯凯奇(Skechers)为他的服务支付了丰厚报酬。他的 10 个 YouTube 频道有超过 3 千万订阅者,推销的品牌玩具去年收入超过 2.5 亿美元,即使按照保守估计,Kaji 家庭的年收入也超过了 2500 万美元。

    1. Ada Palmer 是芝加哥大学的欧洲史教授。她受伏尔泰(Voltaire)和狄特罗(Diderot)等 18 世纪哲学家的启发,创作了四卷科幻系列小说《Terra Ignota》。Palmer 认为伏尔泰可被认为是第一位科幻小说作家,这要归功于他在 1752 年写的一篇小说。她表示:“伏尔泰写过一篇短篇小说,名为《微型巨人(Micromégas)》。在这篇小说中,一个来自土星的外星人和一个来自天狼星附近恒星的外星人来到地球,他们体型巨大,在地球上探索,却找不到生命形式,因为对他们来说,鲸鱼就像跳蚤那么大。”“他们最终意识到,地上的那一小块木头其实是一艘船,里面满载着生物,于是他们开始接触。所以这是第一次接触的故事。” 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在1818年创作的小说《科学怪人(Frankenstein)》通常被认为是第一部科幻小说。伏尔泰的写作时间比雪莱早得多,所以他应该得到这个头衔吗?这取决于你对科幻小说的定义。Palmer 表示:“《微型巨人》不涉及技术,所以如果你将科幻小说定义为依赖技术——就《科学怪人》而言,关于的是‘人类的知识是否让我们获得了超越以往的力量?这意味着什么?’——那么《微型巨人》没有探讨这些问题。但是外星人和第一次接触是一个非常核心的科幻元素。”

    1. 《OSU!》是一款同人音乐游戏,其原型来自于2005年在NDS平台发售的《押忍!战斗!应援团!》(以下简称《应援团》),是一款将应援团文化和音乐、故事结合在一起的游戏。

    1. 一部由中国游戏公司制作的以日本殖民美国为背景的另类历史游戏《昭和米国物语》引发了广泛关注。虽然游戏本身看起来乏善可陈,但构成其背景的世界观令人眼前一亮和捧腹大笑。游戏开发商称,《昭和米国物语》是一款向 80 年代流行文化致敬、以浓烈 B 级片风格呈现的 RPG 作品。游戏背景是昭和 66 年(昭和天皇在位 63 年,66 年显然是虚构历史,假设存在的话故事将发生在 1991 年),日本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买下了大半个美国;随着移民潮将日本文化不断带入,两种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激烈碰撞与融合,一幅未曾设想的“昭和美国”图景就此出现。《昭和米国物语》的 Steam 页面已经上线,但发布日期未知。项目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项目立项已有五年,期间因为武汉疫情而暂停,游戏是一个半开放世界,主线剧情是完全线性的。

    1. 加密货币诞生伊始,自由意志主义者就梦想着用它建造免受国家及其税收人员窥探的社区、海洋基地和城市。我们看到了一些受到加密货币启发的尝试,希望将有争议的土地变成避税天堂,使用 UFO 和烟花命名新的免税比特币小镇,用 DAO 建造城市,在美国建造免税区。但是现在有一波试图购买整座岛屿建下一个加密货币“天堂”的尝试。

      首先看看由 Max Oliver 和 Helena Lopez 创立的“Cryptoland”,据报道,他们同西班牙YouTuber 社区龃龉已久,被指责出于恶意在网络上发布他人的私人信息,与两人相关的颁奖典礼被抵制。去年 12 月,有人在 YouTube 上发现了未公开的 18 分钟的销售宣传动画,Cryptoland 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该动画包含了三个部分,充斥着对未来的夸夸其谈、各种宣言以及对 Bitconnect 的怀念——Bitconnect 可以说是比特币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骗局,承诺“让加密货币丰富与围绕它的世界能量的和谐共生”。这段动画得到了病毒式传播,Cryptoland 随后删除了这段未公开的销售宣传,但是仍然可以看到更短的公开版本。

      Cryptoland 并非孤例。聪岛(Satoshi Island)是另一个据称建设之中的加密货币乌托邦,它在瓦努阿图拥有一个大约 3200 万平方英尺(约1.1平方公里)的岛屿,瓦努阿图是一个位于澳大利亚和斐济之间的群岛。它比Cryptoland 稍大,但可获得的信息要少得多。网站称该岛归 Satoshi Island Limited 所有,只列出管理团队中几个人的信息,除此之外,谁在经营这家公司以及其他的任何信息一概欠奉。它还声称拥有“瓦努阿图财政部的同意和所有的批准。”Motherboard 联系了瓦努阿图政府部门希望确认,但尚未收到回复。Satoshi Island 对 Motherboard 表示,他们拥有该岛多年,但是当被问及该公司的所有权时,他们表示“一些公共团队和顾问对公司拥有法律控制权”,指出部分该团队的成员。

    1. This is, at any rate, the story that Lewis Mumford tells in his 1934 book 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 which argues that monasteries “helped to give human enterprise the regular collective beat and rhythm of the machine.”

      刘易斯·芒福德在他 1934 年出版的《技术与文明》一书中认为,修道院“有助于为人类事业提供机器的定期集体节拍和节奏。”

    1. 纪录片,讲述一位来自比利时的极限跑者(Ultrarunner)Karel Sabbe 如何在 30 天内完成了阿尔卑斯 1 号(Via Alpina)长达 2650 公里的长途跋涉。这部片子的名字就叫 Solace,于 2021 年 12 月 2 日开始在线上播放。

      这段路程穿越了 8 个国家,从意大利开始,到摩纳哥结束。在 30 天的历程中,恶劣天气、伤痛、疲劳和缺乏睡眠,都是可以预知的情况。这部片子只有 45 分钟,由品牌赞助,或许更想要表达一些正面的情绪,反而在表现这些困难和阻力的时候着墨不够。影片的节奏就在 Day 1-30 的字幕中快速推进,很快就到了结尾。

      Sabbe 在片子中间讲到了他在大学毕业后一个人去了新西兰,没有带手机,只带了一些古典文学的书,以一种避世的态度躲了起来。那个时候,他感到自己碰到了障碍,无法调和自我与社会的关系,于是,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在新西兰,他在一间没有人能联系到他的小木屋里,生活、读书、思考,并从那个时候开始练习跑步。当他在阿尔卑斯山脉上碰到极端天气和身体极限的时候,他意识到,尽管阻碍重重,但仍然要把游戏继续下去。

    1. “被遗忘的符文法师异教”(Forgotten Runes Wizard’s Cult,以下简称FRWC)是一个“合作的传奇”项目,建立在约9.4万个像素化的法师NFT收藏品上。这个基于以太坊的链上收藏品开始时有1万个法师,尽管自去年的销毁开始以来,大约有600个法师被销毁,以换取“被遗忘的灵魂”(Forgotten Souls)。

      谁创造了它?

      艺术家Elf J Trul和开发者dotta。

    1. DAMN:去中心化自治媒体网络:两周前 Mirror 开放了他们的众筹工具,这导致了新 DAO 的快速创建。上周一个值得注意的众筹来自 Kiran Cherukuri 和 Gaby Goldberg,他们筹集了 25 ETH 以换取 $DAMN 代币。从他们的文章中,该文章解释了 DAMN 的含义,并向社区宣传他们正在筹集资金的首个 DAMN:

      消费者加密的下一步功能创新将是 DAMN:去中心化的自治媒体网络。如果 DAO 代表公司的下一次演变,那么 DAMN 代表网络媒体的下一次演变。

      根据 Kiran 和 Gaby 的说法,DAMN 本质上是治理最小化的代币化网络,专注于生产和分发具有内置激励措施的媒体,以鼓励所述媒体的参与和策划。

    1. 你每点击一下网页上的绿字here,或者每次刷新一次页面,你都会得到一个新的句子。

    1. Oblique Strategies(迂回策略)是由传奇音乐制作人Brian Eno与艺术家Peter Schmidt共同创建的一种基于卡片的促进创造力的方法,并于1975年首次出版。每张卡片都印有一个抽象的建议,旨在鼓励艺术家(尤其是音乐家)通过使用横向思维来帮助他们打破创作的困境。

    1. Lehr 注意到,社交网络并没有因为其强网络效应而坚不可摧,而是很容易被新的挑战者替代(Friendster → MySpace → Facebook),或者多头共存(Whatsapp, iMessage, Facebook Messenger)。他对此的解释是:网络效应需要建立在「基础层」上,所谓「基础层」就是指:

      基础层是堆栈和终端用户之间的最终界面--通常是与硬件绑定的操作系统。这就是为什么基于原子的网络效应是如此强大。它们帮助公司获得对堆栈中最强大层的控制。

      按照这个解释,社交网络并没有建立在「基础层」上,人的社交行为是复杂的,不同的社交网络往往仅能服务一类特定的社交目的,一旦有新的进入者捕捉到了新的社交需求,就有可能成为多头中的新玩家。

      Lehr 认为,越是接近现实的,就越可能是基础层,就越有可能产生独占性。其背后原因是现实中的原子是有形的,人不可能无限制的拥有原子。一个例子是 Google 从搜索引擎逐步进入了浏览器(Chrome)和 OS(Android),从而在物理现实中实现了对用户的独占。

      另一个例子是身份的堆栈。Facebook 和 Google 的一键登录是在线身份的聚合,包含了大量的身份信息,但它们仍然无法替代人们的真实身份。在国内,由于手机号的实名性,手机 + 验证码登录就更接近基础层,从而具有更强的不可替代性。

    1. 作者 Moxie 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他像每个初尝 NFT 的人一样自己做了一个图片,mint 成 NFT放在 opensea 上卖。但他注意到 NFT 本身对这个图片并没有任何核查,本质上来说只是存储了一个指向图片地址的链接,所以他就特地把这个图片的服务器设置为对不同的 ip 展现出不同的样子,你在 opensea 上看到的和你买来以后自己看到的会是两张不同的图,opensea 上显示的是一个炫酷的数字艺术图片,你买到之后显示的是一坨屎。 (他的出发点并不是骗人,他只是在验证这种情况是可以做到的。是的 IPFS 之类的服务可以避免这一点,但没有人强制你用 IPFS 来做 NFT。 然后好玩的事情出现了,opensea 作为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很快下架了他的 NFT。但这也没关系,既然 NFT 是基于不可篡改的区块链,他至少自己还拥有这个 NFT 对吧。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自己的 metamask 小狐狸钱包里的 NFT 也消失了。 为什么呢?因为小狐狸钱包并不是直接扫描区块链的,只是扫描 opensea 的 API。所以 opensea 下架之后,虽然技术上这个 NFT 还在,但钱包里面就看不到了。小狐狸这样做是因为这样显然最方便,中心化的服务(例如 opensea)总是更有效率的,而核查区块链上存储的「真相」很昂贵。 作者非常深刻地指出:这里的关键并不是 opensea「作恶」(作为一个想要上市的中心化平台 opensea 有权利选择什么作品能上架拍卖)也不是 metamask 的懒惰,而是整体上这里体现了一个不可避免的从去中心化滑向中心化的趋势:区块链确实是不可篡改的,但没有人真的直接在底层区块链上工作(太麻烦了),大家都会自然依赖生态系统里各种现成的工具,而这些工具为了效率上的竞争,自然而然就会趋于中心化。我们作为普通用户明明可以自己在电脑上运行一个以太坊节点,但没有几个人真这么做,我们就只是直接用小狐狸。那小狐狸出于同样的理由也就直接调用 opensea 的 API。 换句话说,区块链并没有解决通向普通用户的最终界面的中心化问题。web3 理论上最终是要让你的父母这样的普通人来用的,如果你的父母发现钱包里什么东西丢了,你去跟他们解释说:啊链上你的东西其实还在,只不过你常用的这些钱包都拒绝显示它了而已,其实没关系。你的父母会接受吗? 作者有两段论述我觉得非常漂亮: 1. 平台的演化总是比协议的演化要快。人们对 web2 的抱怨是平台总是店大欺客,但 web3 的基本思想——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并不能真的补偿这一点。最后在竞争中胜出的几乎总是打着 web3 幌子的 web2。 2. 用户是懒惰的,用户并不想要自己跑一个服务器,就像电子邮件时代用户明明人人都可以自己搞电子邮箱服务器但仍然宁可选择把大量隐私直接放在 gmail 里一样。web3 需要做到的是在基础设施很可能中心化的情况下仍然保证信息的可核查性(你可以用 opensea,但你必须有办法很方便地知道 opensea 是不是在骗你)。 我自己的理解是区块链世界的 motto「Trust But Verify」是一个很难对普通人管用的理念。听起来是没问题的,但没有可操作性。web3 如果找不到办法冲破这一层挡在 nerd 和普通人之间的隔膜,最后很可能会变成圈地自 high。就像作者在文中说的一样:你可以今天还在说这仍然是早期阶段,有问题也很正常。但如果实践上你是在一直往背道而驰的方向走,那就不能指望早期的问题最终会消失,因为它很可能就直接写在基因里了。 ==================== V 神刚刚就这篇文章写了一个很好的回应,我把大意补充在这里。V 的原文见他的推。 Moxie 指出的问题包含两个论点:中心化的 web3 服务易用但不可信(特别是几乎没有任何基于密码学的验证,Moxie 不无讽刺地说谁能想到加密货币领域的绝大多数服务根本就不加密),而非中心化的底层离用户又太远。V 说:这是现状没错,但这不是 web3 应有的样子。真正的 web3 世界应该有一个连续的过渡光谱,在最易用的中心化平台和最难用的自己搞一个服务器之间有大量的过渡态适应不同的应用场景,但中间的部分今天是缺失的。 这个缺失是历史遗留问题。区块链世界过于年轻,而人们一开始基于想要做出一些能用的东西出来,那最快的路径当然是通过建立最中心化的服务,人才也是现成的。(这里 V 说了一句几乎注定会引起批评的话:直到四年前,整个产业都还没什么钱呢。一定会有很多旁观者说:呸。 V 的信念是这个缺失的过渡一定会被建立起来,而且正如 Moxie 的批评所建议的那样,强烈依赖于密码学。 (但我的理解是 V 的这种信念本质上就和他关于 PoS 的信念是一回事。所以本身就肯定很有争议。

    1. 冷战无法阻止游戏在东欧联盟中的发展。从 1980 年代末到 1990 年代初,生活在铁幕之后的年青一代设计并发布了自己的游戏和街机。现在你可以玩到遗失的早期经典游戏的英译版本。其中之一是文字冒险游戏,苏维埃军官在游戏中猎杀兰博。这些英译版本的游戏都来自于斯洛伐克,由斯洛伐克游戏开发者协会和斯洛伐克设计博物馆合作出品。

      Stanislav Hrda 是这些游戏的开发者之一,他表示制作游戏是孩子才做的事情。他解释了该项目:“那时候,游戏没有在商店里出售,作者无法获得报酬。”“因此几乎没有人可以把游戏当成是可从事的商业活动,成年程序员最多在国家机构的大型计算机上工作。因此游戏程序员主要是青少年。”那时的算力很有限,而青少年的技术知识也很匮乏,因此这些早期游戏很多都是文字冒险类游戏。Hrda 表示:“这些游戏可以用每台家庭电脑上都有的简单 Basic 语言进行编程。”“基于文字的游戏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将一个人的幻想随意幻化成一个由角色、地点、以及现实或幻想的描述构成的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捷克斯洛伐克在 1980 年代涌现出了数百种此类游戏的原因。青少年作者描绘了他们的朋友,也描绘了来自 VHS 磁带上的英雄,或者在偶尔得到的漫画、电影、电视剧和书籍中看来的来自西方流行文化世界的英雄。”

      Hrda 喜欢美国动作片,编写了游戏 Satochin,这是一个苏维埃军官追捕兰博(John Rambo)的文字冒险游戏。Hrda 告诉 Ars Technica:“这个游戏很难通关。”“只要犯了一个小错你就会死。所以在通关之前,你已被兰博杀死了十次。”该项目为西方玩家本地化了包括 Satochin 在内的 10 款游戏,计划在未来几年内本地化更多游戏。网站表示,“等到本项目在未来 2 到 3 年后结束时,翻译完成的游戏将囊括斯洛伐克在 8 位计算机时代制作的几乎所有电子游戏,重点是文字冒险游戏。”这里提供了游戏的英文版本,可以在 Fuse 模拟器中玩。斯洛伐克语的版本可以在项目网站上在线玩。

    1. 冷战无法阻止游戏在东欧联盟中的发展。从 1980 年代末到 1990 年代初,生活在铁幕之后的年青一代设计并发布了自己的游戏和街机。现在你可以玩到遗失的早期经典游戏的英译版本。其中之一是文字冒险游戏,苏维埃军官在游戏中猎杀兰博。这些英译版本的游戏都来自于斯洛伐克,由斯洛伐克游戏开发者协会和斯洛伐克设计博物馆合作出品。

      Stanislav Hrda 是这些游戏的开发者之一,他表示制作游戏是孩子才做的事情。他解释了该项目:“那时候,游戏没有在商店里出售,作者无法获得报酬。”“因此几乎没有人可以把游戏当成是可从事的商业活动,成年程序员最多在国家机构的大型计算机上工作。因此游戏程序员主要是青少年。”那时的算力很有限,而青少年的技术知识也很匮乏,因此这些早期游戏很多都是文字冒险类游戏。Hrda 表示:“这些游戏可以用每台家庭电脑上都有的简单 Basic 语言进行编程。”“基于文字的游戏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将一个人的幻想随意幻化成一个由角色、地点、以及现实或幻想的描述构成的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捷克斯洛伐克在 1980 年代涌现出了数百种此类游戏的原因。青少年作者描绘了他们的朋友,也描绘了来自 VHS 磁带上的英雄,或者在偶尔得到的漫画、电影、电视剧和书籍中看来的来自西方流行文化世界的英雄。”

      Hrda 喜欢美国动作片,编写了游戏 Satochin,这是一个苏维埃军官追捕兰博(John Rambo)的文字冒险游戏。Hrda 告诉 Ars Technica:“这个游戏很难通关。”“只要犯了一个小错你就会死。所以在通关之前,你已被兰博杀死了十次。”该项目为西方玩家本地化了包括 Satochin 在内的 10 款游戏,计划在未来几年内本地化更多游戏。网站表示,“等到本项目在未来 2 到 3 年后结束时,翻译完成的游戏将囊括斯洛伐克在 8 位计算机时代制作的几乎所有电子游戏,重点是文字冒险游戏。”这里提供了游戏的英文版本,可以在 Fuse 模拟器中玩。斯洛伐克语的版本可以在项目网站上在线玩。

    1. 好莱坞刻画的人工智能(AI)噩梦就像一部科幻大片描绘的那样:机器人获得了类人的智能,获得了知觉,不可避免地成为企图毁灭人类的邪恶霸主。这种叙述利用了我们对技术与生俱来的恐惧,反映了通常伴随新技术发展的深刻变化。然而正如机器学习工程师、2019 年出版的小说《The Quantum Price》的作者 Malcolm Murdock 所说,“人工智能不必有知觉就能杀死我们所有人。在有知觉的 AI 成为问题之前,还有很多其他场景会消灭我们。”在对 AI 专家的采访中,IEEE Spectrum 列举了 AI 在现实世界中六种最坏的情况,它们比电影描述的要平凡得多。但是它们同样是反乌托邦的。而且大多数情况并不需要恶毒的独裁者。相反它们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有机地展开——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它们的话。为了防止这些最坏的情况发生,我们必须放弃我们对 AI 的流行文化观念,认真对待它带来的意外后果。

      1.当虚构定义了现实,深度伪造之类的技术会导致现实的后果。2.逐底竞争的危险性,AI 技术发展过程中需要注重安全而不是一味追求速度。3.隐私和自由意志的终结,乔治城大学的 Andrew Lohn 指出,“随着数据监视和跟踪的兴起,我们正在进入危险和未知的领域,我们对其潜在的影响几乎一无所知。” 4.人类身处算法创造的斯金纳箱(Skinner Box),社交媒体用户已经成为实验室里的小鼠。5.AI 设计的暴政,现有 AI 系统有着自身的局限性和偏见,它可能会限制人类而不是解放人类。6.过度监管 AI 会限制它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1. INPUT 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 Couchsurfing 网站的长篇文章。这个网站一度和 Airbnb 相提并论,但又更具有社区的原始色彩。

      在 Covid-19 疫情的打击下,历经波折的 Couchsurfing 已经难以正常运作。比起 Airbnb 的商业故事,它更像是一次民间发起的社会实验。

      Casey Fenton 在 19 岁的时候去埃及开罗旅行,当地的向导带着他游览了不同的当地风情,并介绍他认识了很多本地朋友,Fenton 回忆到:

      我当时很年轻,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希望它没有发生。不过,在当时,这次旅行是一个启示。我了解到,这个世界并不像我最初想象的那样可怕。

      Fenton 继续着他的背包旅行,前往冰岛。他用自己的办法拿到了 1500 个冰岛大学学生的邮件地址,并向他们发送了群邮,询问能否住在他们的住处,收到了 100 封回复,最终他选择了一位 R&B 歌手,并认识他的朋友们。Fenton 由此产生了 Couchsurfing 的想法,注册了域名,上线了网站,在美国 New Hampshire 注册了非盈利组织,并邀请了自己的朋友 Daniel Hoffer 加入成为联合创始人。

      网站正式上线的时间是 2004 年 6 月,到了年底,他们积累了 6000 名会员,赚了 5000 美元收入。第二年,会员数量增长到了 45000 人。到了第三年,尽管碰到了很多技术困难,但 Fenton 的团队设法修复了问题,并上线了 2.0 版。尽管看起来发展迅速,但财务状况持续堪忧,Couchsurfing 不得不减少正式员工,而用志愿者的方式来持续运作。到 2009 年中,用户数量达到了百万量级,公司搬到了新的办公室,但由于用户规模的扩张,在租客和房东中出现了性侵犯等问题,对大规模社区的管理令人头疼。

      2011 年,Couchsurfing 改为公司化运营,Fenton 成为首任 CEO,他裁掉了公司一半的员工,试图保持财务的稳定性。到了 2012 年,公司又宣布了新的 CEO,来自 MTV 社交游戏业务的 Tony Espinoza,他试图把 Couchsurfing 改组为一个廉价版的 Airbnb,在公司内部和社区内部都造成了大量的文化冲突。Espinoza 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违背了社区文化:

      对我来说,文化鸿沟似乎是围绕着对 Couchsurfing 历史的崇敬而存在的,我不一定能理解或知道如何去欣赏。比起关心创始人的文化,我更加关心这个由数百万人组成的实体,他们以一种惊人的生动和有意义的方式体验旅行。

      在 Espinoza 任内,Couchsurfing 接受了数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他的积极管理包括招聘外部管理人员和裁撤内部人员,但最终仍然未能取得成功,结果是创始人 Fenton 和 Hoffer 离开了公司,不久之后 Espinoza 也自己退出了公司。

      故事仍然在发生戏剧性的转折。2015 年,神秘的 Patrick Dugan 主导了 C 轮投资,并且主导了董事会。Fenton 和 Hoffer 失去了董事会席位,彻底从自己创办的公司中离开。

      Dugan 据称和 Peter Thiel 及 Palantir 有着紧密的联系,但他很少公开露面,媒体上也很少能查到相关信息,但他应该早已财务自由,Couchsurfing 更像是他的业余项目。他管理风格强硬,公司文化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公司激进的尝试了付费墙的收入模式,结果遭到用户的强烈反对,公司不得不快速撤下这个项目,但已经对社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即便不考虑 Airbnb,Couchsurfing 也要面对众多非盈利导向的社区竞争对手。在发展过程中,Couchsurfing 显然未能确立自己的定位,数次转身只是让自己在商业和非商业中间不断摇摆,最终两边都未能获得成功。

    1. Drew Austin 在这篇文章中讲述了两个平行宇宙:艺术与货币。这个提法最初是由艺术评论家 Dave Hickey 提出的(他在本月初刚刚逝世),认为艺术的价值往往和用金钱计量的货币价值背道而驰,两者各自有各自的价值评估逻辑。

      Austin 在文中解释道:

      我上面列举的所有领域——艺术、时尚和无数其他将亚文化与主流联系起来的领域——传统上都保留了独立于金钱的内部逻辑,即使金钱不可避免地渗入并影响它们,使它们能够更流畅地与外部世界交流。艺术鉴赏家们可以认识到,拍卖价格不一定与质量相关,即使它们有助于促进那些头条新闻的结果;乐迷们同意,像地下丝绒这样的乐队比他们的专辑销量更重要。

      在艺术的宇宙中,画廊、博物馆、拍卖会、经销商和学术实体构成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网络」,他们的重要作用在于让外界认知到艺术宇宙中的「等级制度」。简单理解,就是当一副画作在美轮美奂的博物馆展出的时候,进入这个宇宙的观众会感到艺术的神圣性,并为之赋予更高的意义判断。

      Austin 认为,NFT 的出现正在颠覆这一体系,它「对艺术界的影响就像 /WallStreetBets 对金融业的影响一样」,是无时不刻都在营业的博物馆 + 拍卖会。

      NFT 建立在以太坊基础上,但很多人还是会习惯于以美元来确认其价值。Austin 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有趣的是,我们越来越习惯于用美元来表示所有这些价值,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加密货币似乎是将这种逻辑引入新领域的一个载体。

    1. NFL 和 Amazon Web Services 创造了一个“数字运动员”,它将运行无限场景以更好地理解并治疗足球伤害。宝马很快会在所有设施中实施数字孪生。雷根斯堡工厂主管 Frank Bachmann 表示,只有每个工厂都以标准方式进行数字化,才能充分实现数字孪生的优势。他表示:“我们到处都需要这些数字孪生过程。”

    1. NASA 在 1960 年代创建了宇宙飞船的物理复制品并将其连接到模拟器,如果真正的宇宙飞船在数十万英里之外遇到危机,团队可以在地面上讨论解决方案。

    1. 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艳华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国最近批准了三项月球计划,其中第一项将在 2024 年发射。三项任务为嫦娥六号、七号和八号,它们构成了中国月球探索计划的第四阶段。其中嫦娥七号预计在 2024 年左右发射,将包括轨道器、中继卫星、着陆器、漫游车和微型飞行器,目的是寻找月球南极存在水冰的证据。嫦娥六号最初是作为嫦娥五号任务的备份,将从月球南极收集样本送回地球。嫦娥八号预计将为未来的月球基地 International Lunar Research Station (ILRS)奠定基础,将测试利用月球资源和 3D 打印制造技术。

    1. 亿万富翁拥抱加密货币以防万一流通货币发生崩溃。网络券商 Interactive Brokers Group 主席、匈牙利籍亿万富翁 Thomas Peterffy 表示在感受到客户的紧迫需求之后该公司正扩大提供加密货币。他本人对投资加密货币的立场中立,认为加密货币可能一文不值也可能价值百万。他投资了少量加密货币,但主要是为了对冲法币的问题。他的做法凸显了投资者对加密货币态度的转变,从藐视转向了拥抱以免错过巨大收益的可能性。桥水联合基金创始人 Ray Dalio 表示他的投资组合包含了部分比特币和以太坊,主要是作为替代货币应对通货膨胀法币购买力下降。对冲基金经理 Paul Tudor Jones 的做法与之类似。摩根大通董事长 Jamie Dimon 曾称加密货币一文不值,但他的公司正大肆招募以帮助客户交易加密货币。Dimon 称他的客户是成年人。

    1. 旧书插图是法国浪漫主义和维多利亚时代插图的集合,可按主题、艺术家或标题进行搜索。所有插图都属于公共领域,可以免费使用。大多数图像都有标题或描述以及指向整本书的互联网档案链接。

    1. 【哈佛免费课程《数据科学:机器学习》——通过构建一个电影推荐系统,学习流行的机器学习算法、主成分分析等】《Data Science: Machine Learning | Harvard University》by Rafael Irizarry

    1. 《SYSTEM》于2013年创刊,它一反传统时尚杂志内容为辅的宗旨,更注重文化层面与对设计师风格灵感的剖析,为读者带来详实且稀缺的时尚与艺术界人物访谈。杂志在封面质量、内容层次深度、大片质量与时尚契合度方面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最受读者欢迎的对谈栏目邀请过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现任Louis Vuitton的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与Dior的Raf Simons。比起杂志,《SYSTEM》更像一本书籍。对同一个人物,它能采访数次、花费几个月将其变成一篇连载的纪实内容。由此,读者便见证了同一设计师或艺术家在不同时段的心境变化。

    1. RE-EDITION作为一本伦敦独立时尚摄影杂志,重图像轻文字的设计给予观者强烈的画面冲击。对摄影美学的纯粹关注赋予该杂志中凝固的图像以流动的生命,将时尚与摄影、艺术与世界的隔阂悄然隐去。

      RE-EDITION的作品调性复古且浓重,有着怀旧主义的诗意与哀愁,让人不禁联想到马丁·斯科塞斯的《再见爱丽丝》(1974)。所有照片像是被历史与岁月蒙尘,将读者深深吸引至摄影师的创作语境中,令人不由得相信镜头创造出的真实幻梦。

    1. 英国先锋时尚杂志《AnOther》成立于2001年,内容不只局限于时尚,艺术、文学、摄影甚至政治经济都有涉猎。虽然一年只发行2次,但《AnOther》每次都会邀请到诸如凯特·布兰切特、妮可·基德曼、克莉丝汀·斯图尔特等女星作为封面人物。

      2015年杂志还推出了一款数字化版本,由Vinnodh携手Inez打造的Rihanna封面以影像作品的形式呈现,这也是世界上首个以HD移动图像、LED显示屏作为封面的尝试。读者在阅读杂志的同时还能将耳机连接到杂志上,真切实现视听带来的双重享受。

  4. www.the-nomad-magazine.com www.the-nomad-magazine.com
    1. 来自慕尼黑的杂志 Nomad 汲取来自全球创意社区的想法,关注生活质量、可持续性及社会问题。杂志受世界各地的生态先锋、芝术家、作家、建筑师、企业家和设计师启发,以前瞻性思维方式寻找新的视角来塑造生活、实现有价值的未来。

    1. 美国一线时尚娱乐杂志 Interview,诞生于 1969 年,由艺术家 Andy Warhol 与记者 John Wilcock 联合创办,与最受欢迎的名人、艺术家、歌手、思想家进行日常生活话题对谈。采访拒绝文字加工,呈现受访者最纯粹的表达。

    1. POPEYE 诞生于 1976 年,半个世纪以来在 City Boys 的概念下,塑造了城市男孩对自我的风格定位和爱好养成。随手翻开一本,就算读不懂其中的日文,我们也能明确感受到杂志想要传达出的积极、快乐、健康的生活观念。无论是时尚、饮食、家居还是旅行,五花八门的专题,就没有它想不到的角落。

    1. 诞生于阿姆斯特丹的 Fantastic Man,秉承了这座城市的先锋、多元,在作家、艺术家和媒体人之间有着非常高的口碑。虽是时尚杂志,其中却少有流量明星,更多是成熟、带着智慧锋芒的作家、艺术家等——通过有深度的采访、报道与摄影大片,回答什么是真正的“绅士风格”。

      自发行第 1 期,The Gentlewoman 就震撼了出版与时尚界。尽管每年全球发行量不到 10 万册,它却打败了 Vogue, Harper's Bazaar 等老牌刊物,被评为当下最优质、最顶尖的女性时尚杂志。目前,创刊号在 eBay 上的标价高达数百美元。

      主编 Penny Martin 是这本刊物的灵魂人物,她阐述道:“当男人不在房间里时,女人彼此之间的交谈会变得截然不同,而我想要那样的声音。”从第一期封面人物,时任 Céline 创意总监的 Phoebe Philo 开始,这本刊物采访过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伦敦生活》主创菲比·沃勒-布里奇等——主要集中在 40-50 岁,它与男性凝视无关,始终关注成年女性的魅力。

    1. 当一部电影被配音时,配音演员常常要迁就画面中演员的嘴巴动作,调整自己的语气,这导致两者之间的语言表达始终有差别,另外,也使电影后期对画面的调整空间非常小。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电影导演斯考特(Scott Mann)成立的Flawless AI人工智能公司创建了名为TrueSync的一款软件。这款软件通过分析演员的整体表演,能巧妙地更改演员脸部和嘴巴动作的原始镜头,以适应配音演员的声音、口型。可以想像,当这一软件应用于译制片时,我们将会在大银幕上看到外国人说中文的嘴型。

    1. 总部位于英国曼彻斯特的Only工作室,相信“简单就是强大”,信奉“简单”的变革力量,用“简单”来创造具有穿透力的品牌创意。

      在实现品牌塑造的过程中,Only热衷于将注意力集中在强大的设计理念上——伟大的设计源于直觉,从真实世界里汲取灵感,并融合洞察力进行创造性的设计表达,打造一系列有目的且令人难忘的品牌标识、活动和体验,从而实现既美观又具有战略意义的作品输出。

    1. Justified的总部位于伦敦,由 William Whiting、Luke Patton 和 Joshua Ogden 创立,倡导全球变革,身肩使命——整个工作室建立在这个事实之上,即透明度、真实性、气候变化和激进主义等各种因素正在盛行。

      该工作室认为接下来的世界将会进入“变革的十年”,这是创意世界颠覆、完善和重新聚焦的机会。因此,Justified着眼于全球变革,以透明、真实和激进的方式工作,在联合国、绿色能源行业中找寻机会,在将尖锐、诚实的策略与大胆的图形视觉代码混合在一起,获得视觉上的新奇感。

    1.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Wolfe Hall由 Jason Wolfe 和 Luke Hall 于2019年创立,是一家以字体设计为主的工作室。两位设计师都有着不错的履历,但他们仍然坚持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推动自己走得更远,建立工作室只是“作为设计师重要的第一步”。

      Wolfe Hall以排版作为其视觉语言的基本元素,制作精美的字体,努力设计人们想要保留的东西。从中可以看到,在Wolfe Hall的作品里的设计没有过于复杂,往往通过一个简单的视觉方向让内容不言自明。这点很重要,为设计师们找寻视觉传达信息的最佳方式带来了启示。

      Wolfe Hall认为平面设计不仅限于平面,敏感地探索如何将设计与艺术作品结合使用。他们对如何重新诠释叙事感兴趣,向设计的起源致敬,同时添加了现代感,将怀旧的暗示带入当下。

      这家工作室以精美的设计而闻名,与全球文化客户名册合作,为时尚、艺术和学术界创作了许多出版物、品牌识别、标牌和网页设计,充分说明了多领域合作方对Wolfe Hall的信赖和肯定。

    1. Nari(即“Not Always Right Ideas”的缩写),是一家品牌创意咨询的设计工作室,由屡获殊荣的平面设计师Caterina Bianchini在伦敦成立。

      该工作室以衔接艺术、设计而闻名国际,其设计侧重于通过艺术技巧、概念思维赋予品牌生命、个性和精神,并进行全面的品牌重塑,包括创建定制字体、跨作品翻译的徽标和语言,以及展览、印刷和数字领域。

      2020年,Nari与《Vogue》新加坡版合作,设计了一种定制字体。从一开始,字体的概念就被分层,每一个图形元素都添加了一个有意义的目的来代表新加坡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1. Spin是一家跨界设计工作室,由Tony Brook 和 Patricia Finegan于1992年在英国伦敦成立。20多年来,Spin逐渐发展壮大,专注于品牌设计,客户包括BBC,Google,Ministry of Sound,Samsung等等。

      它在官网上采用了一系列动画图形中断、全新的调色板和许多互动元素,所有作品基本都协调一致,整个视觉中能看到各种元素的表现力,比如Spin近期为 Sounds Like 推出的新标识具有声音片段和原始、有纹理的笔迹。

    1. Nadia Eghbal 是 Working in Public 一书的作者,本文是她最近关于创作者的思考。

      文章最重要的讨论,是围绕:什么是「创作者」展开的。Eghbal 从自己熟悉的学术研究领域入手来解释她的理解:

      如果你看书是为了试图了解别人还不了解的东西,那就是研究。但是如果你在阅读书籍时没有任何目标,那就是娱乐。 从消费者方面看,一个类似的例子是阅读新闻。了解新闻似乎是一项有价值的活动。但鉴于今天新闻的扩散和细枝末节,在「消费新闻以获得信息」和「消费新闻作为娱乐」之间存在着一条模糊的界限。太多的新闻对普通公民来说是相当无用的,甚至可能对个人发展不利。 作为一个创造者,是像研究一样——指向一些更深的愿望——还是像整天看书一样:换句话说,是娱乐?如果是后者,那么颂扬无限追求创造的意义是什么?

    1. 本文节选自 Andrew Chen 的新书 The Cold Start Problem。Andrew Chen 之前是 A16Z 的投资人,对产品如何寻找自己的网络效应,完成冷启动和早期增长颇有研究。

      Chen 对 Metcalfe 定律做了进一步解读,特别是在冷启动阶段:在网络发展的初期,并没有足够多的「可兼容通信设备」,这时候应该怎么做?

      Chen 巧妙的提出,在这个阶段,网络构建者应该关注 Meerkat 猫鼬的数量。猫鼬就是在「狮子王」动画电影中出现的那个「丁满」,一种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喜欢群居的动物,它们通常会以 30-50 只为伍,聚群为生。

      生物学中有一个概念是「Allee 阈值」,体现了猫鼬这样的群居动物能够生存的最小群体规模,低于这个群体数量的时候,族群无法互相支持,最终将走向消亡;而在高于这个数量时,则将快速繁衍,直到超过生存环境所能支撑的上限。

    1. The Diff 的 Hobart 本周带来了一篇 BuzzFeed 的分析文章,提供了对内容行业的一些新的抽象分析逻辑。

      无论 BuzzFeed 最终值多少钱,它对整个内容行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它利用了社交媒体这种新的传播媒介,改造了新闻内容(也许不能称之为新闻)的生产流程,但却在 Facebook 等改变分发策略之后,才发现自己对于受众的掌控力如此之差。

      Reddit 也即将成为公众公司,拥有比 BuzzFeed 高数倍的估值。这个界面古老、话题晦涩的社区型网站最终还是走到了台前,拿回了本来就属于它的那些观众。Hobart 怀疑,BuzzFeed 早年创造的那些病毒传播实际上也为 Reddit 贡献了流量,而后者是通过算法自我迭代的,但 BuzzFeed 仍然依靠人工编辑进行内容挖掘和标题编写。

      内容产业的上下游并不具有明确的边界,本质上是因为内容的复制和加工成本很低,版权的界限也相当模糊。生产和分发的权柄在每一个人手中,其难点在于受众的兴趣转移甚快,能够持续一贯的产出是永恒的难题。平台的赢家策略在其聚合、过滤和排序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中心化仍然保有巨大的价值,也是一切针对去中心化网络的终极疑问。

    1. Marc Rubinstein 发表了一篇 NYSE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案例分析。交易所具有真正的网络效应:参与交易的人越多,就越能提高交易的效率,降低交易的成本,交易所也能从交易量中抽取很少的一部分佣金,就能够为自己带来收入和利润。

      在美国证券交易所的发展历史上,NYSE 是一个典型的后发制人的例子:费城交易所出现得更早,但纽约利用了电报出现的技术优势,将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吸引到了自己这边。这是一个强者恒强的市场,很快 NYSE 就超过了费城,并占据了绝大部分交易份额。

      早期就吃到的技术红利,在后期仍然是防止颠覆的法宝。1990 年代,NYSE 每年在技术投入超过 20 亿美元,持续加固自身的护城河。同时,在 NYSE 开盘时刻的敲钟仪式,也是它百年历史浓缩成的品牌手势,这么多年以来,仍然让每一位心怀梦想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心动不已(在 NASDAQ 上市的企业就没法经历这个特殊的时刻)。

      而它的垄断地位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NYSE 向其成员收取席位费,对每一股交易收取 9 美分的交易费用。更加快捷和便宜的电子交易(electronic trading)逐渐显示出优势,加上上市企业本身也出现了市值和交易量都在向头部集中的情况,一些小型的交易所也涌现出来。Goldman Sachs 利用自身的市场地位,支持了其中一家创新的小型交易所 Archipelago。同时,在 Goldman Sachs 等投行的游说下,2005 年,SEC 颁布了 Regulation NMS (National Market System),要求上市公司的股票,无论在哪个交易所上市,都可以在其它交易所上被交易。

      在垄断地位被短暂打破之后,交易所出现了兼并潮。2005 年,NYSE 与 Archipelago 合并,并转身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之后的 2007 年,NYSE 与 Euronext 合并,而后者也是一系列欧洲交易所合并而来的公司,新的 NYSE Euronext 成为世界上首个跨越洲际的证券交易所。2013 年,NYSE Euronext 又被 ICE(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吞并,成为这家巨头旗下众多交易所中的一员。

      在此基础上,NYSE 的商业模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是数据,由于 NMS 监管要求交易所必须提供公开价格信息,但一些投资者需要更加实时和丰富的数据;二是连接,由于 NMS 要求交易所之间互相连通,这就让 NYSE 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向其它交易所收取费用。

      数据和连接构成了 NYSE 新的利润来源,这些利润将补贴它因为竞争增强而损失的交易佣金和席位费收入——甚至于,它并不需要在那些地方赚钱,护城河的一种表现形式就是创造利润的荒漠(create a desert of profitability around you),通过收入流之间的交叉补贴,它的垄断地位可以继续增强。

    1. 纽约时报介绍了疫情之中产生的 YOLO 现象,YOLO是「人只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 的缩写。不同于国内躺平学是源于生活重负和收入的不平衡。YOLO 现象是指美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由于疫情的出现看不清未来的走向,反而扔下安定的工作,去做一些他们感兴趣的想做但是高风险的事情。

      疫情给了他们一次重新思考自己生活优先级的机会。有更多人选择了与其在大型企业做稳定高薪的重复工作,不如去赌一把,去做更有激情(比如炒币),或有创造力的事情。

    1. 尽管90年代有过一波后现代主义平面设计的实验精神热潮,但现实里极简主义总是会走向胜利的一方。不仅仅是设计师,品牌方最近的趋势也是,对齐,简化,再简化。现代主义、扁平化设计或极简主义,它的可复制性和模块化极其受到数字资本主义的欢迎,人类文化和美学的多样性不再能体现到设计当中。乌托邦式的平等主义反而成了规训的工具。

    1. 手机的普及使 iPhone 的硬件设计、iOS 和 android 的系统设计成为了21世纪最为庞大而深刻的审美体验,通常不关注设计的人也会对此提起两句。作者试图研究这样广泛存在的审美现象,并引入到新的美学范畴当中。

      1. 感觉(感官刺激)
      2. 感知(对感官信息的认知解释)
      3. 伦理学(无障碍及伦理限制对美学的影响)
      4. 技术(作为美学决定因素的实现程度)
      5. 系统(组件和约束之间的交互作为美学)
      6. 语义学(通过将意义赋予感知的元素而产生的美学)
      7. 关系(通过与有用的目的或心智模式的关系而产生的美学)
      8. 社会(通过顺应潮流、创新和社会运动而产生的美学)
      9. 表达(通过情感或想象的表达而产生的美学)
    1. 一个介绍界面(interface)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线上读物网站。作者认为界面的本质是用来检索、解码、编辑和分发信息,这个概念有种把 interface 和 medium(媒介) 混合起来的感觉。最后的结论也落脚在了,人塑造媒介,媒介也塑造人的观点上。

    1. 所谓的「线下」即现实世界,和「线上」即数字世界,这样的二元划分概念根植于人们对人类文明和荒野的划分。没有人类痕迹的自然环境满足了人们暂时地逃离城市、舒缓身心的需要,荒野只是一种“特有的反现代主义的资产阶级概念”,而不是真正地被视为可以共生的自然。同样,我们对数字世界的批判和对立,背后的前提在于,是否真实地存在乌托邦式的、所谓的美好现实世界。

    1. 这篇文章是 Airbnb 供给端增长主管 Lenny Rachitsky 撰写,综合了 Doordash 和 Etsy 等17家市场企业的见解。文章分为三个阶段,本章是第一阶段,主要是在谈论如何解决一个新兴的 Marketplace 的冷启动问题。

  5. Dec 2021
    1. 美国学者迈克尔•伯克利和霍•布兰德斯在美国《外交》和《外交政策》杂志连续刊文“中国崛起已终结”、“中国正在衰弱”。列出了7大理由: 1.中美修昔底德陷阱为什么不成立。因为目前的中国在衰落,所以根本不能挑战美国,也不是要取代美国霸权。某些大国忽然达到顶峰然后要崩的,会是中国,而不是美国。 2 纵观历史上,德国和日本很有抱负,发展到顶峰,然后外交政策上出问题了,选择了战争。德国鲁莽地发动了一战。日本在1920年代经济陷入困境,之后多年发动了多次对外侵略,最终被大国们击败。沙皇政府也是如此。俄罗斯在2008年之后经济放缓,就对发动了克里米亚战争。

      1. 现在中国按照军事实力在西太平洋膨胀,可能会打赢。但是中国却因此要走入困境了。各类资源枯竭了,水资源稀缺,自然资源被破坏,目前进口了世界上最多的能源和粮食。
      2. 目前中国经济增长越来越吃力,产生同样增长的投入需要是2000年代的三倍。人口增长也出现了悬崖,2020到2050年工作人口会减少2亿左右,医疗社保支出占GDP比例将从10%到30%。
      3. 僵尸国有企业被扶持,私营企业也缺少资本,创新日益困难。互联网科技公司被打击市值大跌。经济自由化进程被逆转。经济增长从14%跌到6%。真实数字其实只有2%。而且还是靠政府刺激支出的。2008-2019,总债务飙升八倍,超过GDP的300%。以前这样的国家之后都会是零增长的“失去的十年”。
      4. 在美国压力下,中国国际环境日益恶化。中国已经感受到当年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战略包围。
      5. 中国估计会失去“时间站在自己一边的信心”。在接下来几年军事方面,因为美国旧军舰飞机退役,中国会认为是最好的机会夺取台湾,之后衰落没机会了,必须需要锁定收益。比起崛起的中国,这日益衰弱的是更危险的中国。
    1. 今天的计算机和阿波罗登月时代使用的计算机在运算能力上的差距可能超出你的想象。

      1961 年,世界各地的部分大学采购了 IBM 7090 大型机。7090 是第一款全晶体管计算机,其价格相当于今天的 2000 万美元,大约是当今顶级笔记本电脑的 6000 倍。它的早期买家通常将计算机部署为整个校园的共享资源。那时很少有用户能幸运地每周使用一个小时的电脑。7090 的时钟周期为 2.18 微秒,工作频率略低于 500kHz。但那个年代,指令没有流水线化,所以大多数指令需要一个以上的周期来执行。一些整数运算最多需要 14 个周期,而浮点运算可能会占用 15 个周期。因此估计 7090 通常每秒能执行大约 100,000 条指令。大多数现代计算机内核可以以每秒 30 亿条指令的持续速度运行,峰值速度要快得多。这个速度是 7090 的 30,000 倍,因此具有 4 核或者 8 核的现代芯片的速度很轻松就可以达到 7090 的 10 万倍。

      和 1961 年能使用一小时电脑的幸运儿不同,你可以一直用你的笔记本电脑,每周的运算量需要 7090 跑上超过 1900年。但实际上,这种比较对今天的计算机是不公平的。你的笔记本电脑可能有 16GB 的主内存。7090 最大为 144KB。要运行相同的程序,7090 需要输入输出大量数据——必须用磁带完成。当时最好的磁带驱动器的最大数据传输速率为每秒 60KB。尽管可以将 12 个磁带机连接到一台 7090 计算机上,但这个速度需要所有磁带机共享。这样的共享需要一组人工操作员更换磁带机上的磁带;以这种方式读取(或写入)16GB 的数据需要三天。因此数据传输的速度和今天相比也慢了大约 10 万倍。所以 7090 的运行速度是 2021 年的笔记本电脑的千万亿分之一。现代笔记本电脑一周的计算时间折合到 7090 上比宇宙的年龄还要长。

    1. 加拿大 Linux Professional Institute 董事主席 Jon Hall 在 Archive.org 上公开了 Linus Torvalds 在 1994 年发表的主题演讲录音,该录音最初被认为丢失了。他出席了 DECUS'94 会议,当时还只有 24 岁的 Linus Torvalds 发表了两个演讲: An Introduction to Linux 和 Implementation Issues in Linux。这是 Torvalds 首次在一个大型会议(有 1.9 万人出席)上谈论 Linux,但只有 40 人前来听他的演讲。他听起来有点紧张。Jon Hall 在整理办公室时发现了记录录音的录音带,他为此购买了一台播放机,用 Audacity 捕捉音频,然后制成数字拷贝作为圣诞礼物提供给 Linux 社区。

    1. 2019 年 2 月,一名以色列女子与乌干达总统之子、负责其安全的 Muhoozi Kainerugaba 中将见面,推销 NSO 公司的间谍软件 Pegasus。几个月后当时的 CEO Shalev Hulio 前往乌干达签署了这笔价值 1000 万到 2000 万美元的交易。这笔秘密交易最终将 NSO 带到了崩溃边缘。两年之后美国在乌干达的 11 名外交官遭到了 Pegasus 的攻击,此事激怒了美国,NSO 被列入了贸易黑名单,禁止美国公司与它有任何生意往来。而 NSO 广泛使用美国的技术和设备。NSO 曾告诫其客户不要攻击美国的电话号码,它如今在非洲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意。在禁令宣布之后,英特尔通知员工切断与 NSO 的所有生意,新 CEO Itzik Benbenisti 刚上任两周就宣布辞职。它的净现金流已经是负数。美国参议员还要求根据 Magnitsky 法案对其进行制裁。如果执行制裁,NSO 将切断与美国银行系统的关系,它的员工将被禁止进入美国。

    1. 高管和工程师放弃了在 Google、亚马逊和苹果等大型科技公司中轻松的高薪工作,其中部分人的薪水达到了数百万美元,去追逐他们眼中一代人只会遇到一次的机会。他们说下一件大事是加密,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名称,包括依赖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之类的数字货币和不可替代代币(NFT)等产品。硅谷现在充斥着人们通过看似荒谬的加密货币投资(例如基于狗模因的数字货币狗狗币)获得改变命运的财富的故事。比特币的价格今年飙升了约 60%,而与以太坊区块链捆绑的以太坊价格增长了五倍多。

      但在这股投机狂潮之外,科技行业越来越多最优秀也最聪明的人看到了变革时刻的到来,它每隔几十年出现一次,会奖励那些在世界上其他人之前发现巨变的人。他们看到加密与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曾经被嘲笑的历史的相似之处,它会颠覆现状并造就新一代的亿万富翁。投资者也蜂拥而至。跟踪私人投资的 PitchBook 公司的数据显示,今年投资者向全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企业投入了超过 280 亿美元,是 2020 年总额的四倍。仅投向 NFT 公司的资金就超过 30 亿美元。搜索引擎初创公司 Neeva 的首席执行官、Google 前高管Sridhar Ramaswamy 同加密货币公司争夺人才,他表示:“加密货币发出了巨大的吮吸声。”“感觉有点像1990 年代和互联网的再次诞生。如此早期,如此混乱,又如此充满机会。”

      越来越多真正的信徒表示,加密可以创建一个不受少数公司控制的、更加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以此改变世界。虽然这种可能性自 2009 年比特币出现以来已经存在,但 NFT 等加密产品直到今年才进入主流。这推动了从大型科技公司离开进入加密世界的热潮。本月 Lyft 的首席财务官 Brian Roberts 离开了这家叫车服务公司,加入了受欢迎的加密初创公司 OpenSea。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看到了足够多的周期和范式的改变意识到大的事情即正在出现。”“就 NFT 和它的影响而言,我们还处在‘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