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2 Matching Annotations
  1. Nov 2022
  2. Oct 2022
    1. 富勒是20世纪最具革命性的技术先驱者之一。他建立了新的标准,这些标准对未来设计具有决定性意义。他对“如何使世界运转”倾注了不懈的关注。富勒深信专家们创造的问题通常比他们解决的问题更多,因此他为未来图景提出了自己概念。

      如今人们对于富勒的作品和思想的兴趣被重新唤醒,而它们对如今的技术世界也越来越重要,于是这本曾于1999年出版的传奇图书被再次出版。《你的私人天空》研究和记录了富勒的理论、想法和项目,并批判性地考察了他 "通过技术进行救援 "的思想。这本书为我们观察富勒的世界提供了多面的角度,也展示了他鲜为人知的一面。

    1. 我们世界是由电磁波架构而成。我们不断地被无数重叠的电波所重塑,这些电波在我们的建筑和身体中跳动。《巴克敏斯特-富勒公司:无线电时代的建筑》广泛地探讨了富勒的工作和思想,为日益扩张的电子世界所产生的问题提供了新的启示。

      从厕所到心灵感应,从塑料到假肢,从纳米结构到网络,从深度数据到深度空间,本书透过富勒的档案,追踪了他的思想,研究了他对无线电建筑的多维思考,以及他认为建筑的真正场所是电磁波谱的思考。本书也成为我们试图理解电子环境的发展和影响的一个关键参考点。

    1. 首次出版于1969年的《地球号飞船操作手册》是富勒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也是他的世界观的综合。这本生动易懂的书却研究了一系列深刻的问题,他观察到人类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思考了:人类将如何生存?自动化如何影响个性化?我们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发掘我们的潜力,在这一代人中结束贫困?富勒质疑专业化的概念,呼吁进行一场有关创新的设计革命,并就如何引导 "地球号飞船 "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提供建议。

    1. 《模式-思考》重新评估了富勒的工作——他是理论家、建筑师、设计师、教育家、发明家和作家的结合体,推动了当代设计研究、实践和教育学的模式。本书参考了富勒的档案,遵循他在设计的物理和概念层面之间的独特转换过程,重新定义我们对几何、结构、语言和知识产权之间的理解。

      本书不是以线性的时间顺序展开的,而是将这些平行的探索作为富勒发明和创造的基础。在线条、模型、文字和专利之间,追溯了他在不断扩大的关系模式中衡量物理经验的野心,同时将这些关系协调成一个由文字和概念构成的概念网络,形成了他的思维基础。富勒提倡多学科和政治视角,其横向逻辑扩展了当代设计模式的知识基础。

    1. 纽约客杂志的设计师总监和几位设计师及艺术家的对访谈记录。杂志与社会、政治报道的关系非常紧密,通过访谈感觉到了这几位设计师有着和记者同样的态度,通过创造艺术和视觉的表达来传递信息,甚至帮助他人。

      我知道当邪恶发生时,必须有人记录下来,所以这就是我想做的。

    1. 作者对什么是图像解释的非常清晰。首先解释了感知与想象的区别,感知是大脑认识真实世界的过程,想象则是通过媒介和获得的感知数据还原或创造出一个物体。媒介可能是纸,也可能是屏幕。 所以图片是一个存在于你面前的物体(object),因为它的外观让我们想象不在这里的其他事物。由于媒介和真实的事物与我们想象的不同,所以图片为我们提供了解释的空间。

    1. 今年是《Before Sunrise》(《爱在黎明破晓前》)上映 25 周年,《纽约时报》采访了导演 Richard Linklater 以及主演 Ethan Hawke 和 Julie Delpy。

      1)电影灵感来自 Linklater 在费城一家玩具店碰到的女孩。他当时在等他姐姐买玩具,一个女孩开始跟他说话,他们聊得很开心。分别的时候,Linklater 塞了一张字条给女孩,说晚上可以找他出来玩。当晚女孩确实去找了 Linklater。Linklater 对她说,“我要拍部电影讲我们的事情”——那种着急去见对方的情绪,以及暗流涌动的浪漫。

      Linklater 并不住在费城,所以他和女孩的故事在那一晚就结束了。2010 年,在《Before》系列第一部上映 15 年后,女孩的朋友偶然发现电影里的故事似曾相识。这位朋友联系上 Linklater,告诉他那个他在费城遇到的女孩在《Before Sunrise》开始拍摄的时候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女孩没有看过三部曲里的任何一部电影。

      2)Linklater 说他在《Before Sunrise》之前拍的电影,男性视角都太强了。所以他希望拍一部同时也有女性视角的电影。他在网上读到一份研究生论文,非常喜欢,于是联系了作者 Kim Krizan 共同写剧本。他们连着工作了 11 天,最后拿着一份 35 页的剧本大纲筹到了钱。因为出钱方包括欧洲的文化基金,所以电影最后在欧洲拍摄。

      3)选角花了六个月。剧本大纲里没定下应该是“美国男+欧洲女”还是“美国女+欧洲男”,Linklater 和 Krizan 特意叫两位主角 Chris 和 Terry 这样可男可女的名字。参与试镜的包括 Gwyneth Paltrow 和还没拍《Friends》的 Jennifer Aniston。最后导演选择了 Julie Delpy,因为她的法国口音很特别。Ethan Hawke 当时已经是大明星,导演在看完他演的话剧之后约他去试镜,最终选择了他。

      4)Hawke 说,他第一次见 Delpy 感觉像见到了安娜卡列尼娜那样小说中的“深沉”人物。“我在见到她之前,从没感到自己如此美国、如此蠢。”

      Delpy 说她对 Hawke 的第一印象是纯真,他身上有可爱的那种傻气。

      5)具体台词是导演和两位主演在拍摄前讨论出来的。拍摄最后一幕的那天,他们凌晨三点还在改剧本。电影里两位主角看起来像在临场发挥,但其实他们都排练过很多次,每一场差不多都拍了十几条。

      6)电影是按照情节顺序拍的,火车部分的画面完全来自真实的火车,他们一行人有三天都在坐维也纳和萨尔茨堡之间的火车。电影的最后一幕,导演希望女主角在火车上坐下以后,火车立即开动。所以他们卡时间排练了很多次,最终在真实的火车上一下就成功了。

      7)导演唯一没和主角讨论的,是两位在唱片店听歌的场景。当 Kathy Bloom 的《Come Here》响起,男女主角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Hawke 说那是他拍过所有电影里他最喜欢的一场戏。

      Delpy 说,当时我几乎要爱上 Hawke 了,但导演喊了卡。

      8)回看 25 年前的《Before Sunrise》,Delpy 说:

      我当时多么年轻,多么脆弱。我希望能穿越时空,告诉当时的我,不要让焦虑和不安毁灭自己。告诉当时的我,好好照看自己。《Before Sunrise》是一部特别浪漫的电影。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过那样浪漫、梦一般的经历。电影是加了魔法的,但生活不是。

      Hawke 说:

      我女儿和她的朋友看了《Before Sunrise》。他们有点嫉妒电影里的我们,因为那时没有电子邮件,你必须活在当下每个瞬间。现在,我们在虚拟世界时时“在线”,但我们好像并不总是“存在”于每个瞬间。《Before Sunrise》的男女主角,就是努力存在于对方身边。

      9)对于《Before》系列的续集,主创表示不太可能会有,至少不会按照之前“九年一部”的日程再拍。导演开玩笑说他可能等到主演八十岁了,拍一部两人的喜剧。

    1. “弗拉马利翁版画”是一幅木质雕版画(wood engraving),由一位不知名的艺术家所作,最早发现于法国天文学家和作家卡米伊·弗拉马利翁(Camille Flammarion,1842 – 1925)的著作《大气:大众气象学》(L'atmosphère: météorologie populaire,1888)之中。这幅作品描绘了一个穿着长袍带着权杖的男子,跪在大地与天穹相接的边缘。他把自己的上半身探出天穹之外,看到了一圈一圈的云层、如跳跃的火焰、发光的星体等奇异的景象,而这些异象是天穹之内的地上生灵无缘得见的。画面最上角的轮子可能来自《圣经》中的《以西结书》(Book of Ezekiel)中,希伯来先知以西结(Ezekiel)看到的天上的异象。

      整个版画所描绘的内容,事实上融合了基督教神秘主义(Christian mysticism)和托勒密宇宙论(Ptolemaic cosmology)等诸多传统。画中的老人可能是一个天文学家,也可能是一个占星术士,还可能是一位普通的旅人。而他来到天地的边缘,把身子探出他原本的世界之外,并伸出右手试图触摸那个未知世界的样子,则是对于人类“求知”或探索边界、打破常规等诸多行为,非常生动的描绘。这种行为,或许能追溯到《创世纪》(Genesis)所记载的,人类始祖亚当(Adam)和夏娃(Eve)违反上帝的规定,偷吃知善恶树(Tree of t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上的禁果——这是人类原罪(original sin)的开始,但也是人类求“知”(knowledge)和发展的开始。

  3. Sep 2022
    1. 开源自由软件历史策略游戏 0 A.D 发布了 Alpha 26 庄子版。0 A.D 风格类似于帝国时代,包含了建设基地、训练军队、战斗和研发科技等要素。游戏的阵营包含多个文明,而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独特的军队和建筑。Alpha 26 以著名道教哲学家庄子命名,新增加了汉文明,新增了战役地图塔里木盆地和长江,单位现在能加速,等等。

    1.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迪蒙(Jamie Dimon)一直是加密货币的批评者,他于本周三在美国国会作证时称加密代币是去中心化庞氏骗局。迪蒙称,稳定币——与美元或其它货币币值挂钩的数字资产——如果有适当的监管不会有问题,而摩根大通在区块链方面也很活跃。迪蒙此前也称比特币是骗局。

    1. The Napkin Math 的 Evan Armstrong 本周发表了一篇长文,讨论了在 AI 生成内容技术推动内容创作成本逐步逼近零之后产生的问题。文中包含了大量 AI 生成内容的案例,对于理解目前技术所处的阶段有很多帮助。

      Armstrong 认为,商业模式可以简化认为是:生产、获客和分发三个环节。从内容行业的角度看,互联网已经将分发这个环节的成本降为零。而在 AI 生成内容的时代,内容生产的成本可能是下一个被颠覆的环节。

      作者认为,变化的周期可能是 5-10 年,也就是说在 2030 年前后,内容生产和创作将发生重大的变化,进而影响知识工作者的权力分配,而每个人与信息的关系也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Armstrong 从创造和协作两个角度分析可能产生的影响:

      • 创造。从零开始制造东西,完全替代以前需要人工投入的产品。
      • 协作。人类与人工智能工具配对,极大地改善和加快了他们的工作流程。

      他倾向于认为,协作可能是 AI 颠覆性更强的地方。而这意味着权力或利益的重新分配:

      • 自动化去掉重复的、低价值的工作是生产力提高的主要来源。
      • 在技术领域,新的创新总是在执行幂律法则。表现出色的人将不再需要支持人员,他们可以直接用人工智能来处理简单的事情。
    1. Telegram 中文频道白鲨有大量的买卖信息,但买的不是商品而是人。一则发布在该频道的广告说,“西港出个刚偷渡来的中国男的 22 岁有身份证 打字很慢...”22 岁的小范(Fan)曾在姐姐的餐馆做厨师,但餐馆后来倒闭了,他改行送外卖。2021 年 3 月他获得了一个去柬埔寨一家知名外卖公司的高薪职位,月薪 1000 美元。他的哥哥已在柬埔寨工作,小范将此事告诉了哥哥,哥哥立即辞职和他一起去。等他们发现这是一场骗局时为时已晚。他们被关起来强迫工作,但不是过去人口走私常见的强迫劳动,而是搞网络诈骗。来自大陆、台湾、越南和泰国等地的数以万计的人被以这种虚假工作的骗局诱骗到柬埔寨、老挝和缅甸,他们被黑社会控制从事网络诈骗。如果他们拒绝,就会遭到殴打、被剥夺食物,甚至被电击。如果想要离开,黑帮老大要求他们支付 7000 美元。无法支付这笔钱就继续干。兄弟俩在干了六个月后再次遭遇骗局,有人接触他们表示可以帮助他们逃走,结果所谓的逃走就是被买给另一个黑帮,他们的赎身费用也上涨到了 1.17 万美元。兄弟俩最后又被卖给另一个黑帮,这个黑帮看管不严让他们有机会逃走。他准备回老家当农民不再想着出国工作赚大钱。

    1. 自 1995 年上线至今,分类广告网站 Craigslist 维持了相同的外观。Craigslist 创始人 Craig Newmark 接受采访谈论了这一现象,他早在 2000 年就辞去了 CEO 一职,目前全职从事慈善活动。他说,Craigslist 总共只有 10 名员工,从事开发、客服和会记工作,没有任何人从事销售工作。即使更换了 CEO 之后 Craigslist 外观仍然保持一致?他说,因为这能更好的服务于用户,人们想要简单快捷的完成工作,不需要花哨的东西。对使用这个网站的用户来说,它简单又方便,这就足够了。他说作为一名工程师,简单就是美,实用就是美。

    1. 创办户外服装公司 Patagonia 半个世纪之后,Yvon Chouinard 这位不情不愿成为亿万富翁的创始人捐出了他的公司。Chouinard 夫妇及其两个成年子女没有出售公司或将公司上市,而是将公司所有权转让给一个专门设立的信托基金和一个新成立的非营利组织,Patagonia 价值约 30 亿美元。它们将保持公司的独立性,确保每年获得的大约一亿美元利润全部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全球未开发土地。83 岁的 Chouinard 希望他的做法能影响一种新形式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不是以少数富人和多数穷人为结局。Chouinard 家族之前一直控制着这家年销售逾 10 亿美元夹克、帽子和滑雪裤的公司,上个月他们将公司全部的有投票权股票(占总股份的 2%)不可撤销的转让给名为 Patagonia Purpose Trust 的新成立实体,该信托基金由家族成员和顾问监督,旨在确保 Patagonia 履行其承诺,经营一家具有社会责任心的公司并捐出其利润。Chouinard 家族将 98% 的普通股全部捐赠给新的非营利组织 Holdfast Collective,该组织接收 Patagonia 公司利润,用于应对气候变化。Holdfast Collective 属于 501(c)(4)类型组织,在游说立法机关、参与政治运动和选举等方面不受限制,因此 Chouinard 家族未从捐赠中获得任何税收优惠。Yvon Chouinard 本人非常节约,穿着旧衣开着破车,也没有手机或计算机。

    1. 在 Linux Plumbers Conference 会议上,Linus Torvalds 接受采访谈论了工作、Rust 和 M2 MacBook Air 笔电。 Torvalds 称他不是工作狂,在参加会议前花了六天时间在荷属西印度群岛的 Bonaire 玩潜水。他说他一年又一年在内核上工作是因为他可以短时间离开放松下,他最筋疲力尽的时候通常是合并开始时,他专注于在合并开始第一周内完成大部分工作。Linux 内核社区真正的工作狂是稳定版内核维护者 Greg Kroah-Hartmann,他每周都不停的工作,Torvalds 猜测他大量使用自动化工具。新冠疫情对内核开发没有产生多少影响,因为包括 Torvalds 在内的主要维护者多年来都习惯在家中远程工作。他指出内核开发的一个变化是子系统维护者通常由团队而不是一个人组成,部分子系统维护者只有一个人,但已经相当罕见了。内核对 Rust 的支持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个原因是非标准的 Rust 扩展的处理,另一个更重要原因是 Rust 编译器还不稳定。Torvalds 外出旅行时使用一台 M2 MacBook Air 笔电,运行 Fedora Workstation 36,Fedora 还没有支持 ARM-64 M2 处理器的版本,Torvalds 自己动手让 Fedora 36 能运行在 M2 上,这个版本不完美,不支持 3D 图形,Chrome 也不支持,而 Torvalds 使用 Chrome 的密码管理器管理部分密码。

  4. Aug 2022
    1. 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大学学报上发表论文,提议用分布式 3D 打印机建造水坝、高速公路等建造工艺相对单一的工程。研究人员建议利用 AI、机器人和 3D 打印建造 180 米高的黄河羊曲水坝。它将能每年产生 50 亿 kWh 的电,足以满足 5000 万家庭的电力需求。黄河上已经有一座水坝,研究人员提议扩大现有结构增加发电能力,使其成为世界最大大坝之一。如果按计划进行,羊曲水坝将成为最大的 AI 辅助制造的 3D 打印结构。项目首席科学家刘天云在论文中称,大型基础建设的3D列印技术已经够成熟,足以进行大规模应用,并能让人从繁重,重复又危险的作业中解脱。

    1. 8 月 20 日晚上,Alexander Dugin 之女、阴谋论理论家 Darya Dugina 遇刺。数小时后,Telegram 频道 Utro Fevralya(意思为 February Morning 或二月之晨)率先报道称名叫 National Republican Army 的俄罗斯地下抵抗组织对此事负责。该频道由前俄议员 Ilya Ponomarev 创建和运营,他是 2014 年俄罗斯唯一一位投票反对吞并克里米亚的议员,投票之后他成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不受欢迎的人,与家人逃到了乌克兰首都基辅。虽然 National Republican Army 参与暗杀无法获得证实,但这个运行在 Telegram 之上的新闻机构引起了《连线》杂志的兴趣。Telegram 审查较少,具有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受到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反战活动人士的欢迎。他们通过 Telegram 向受众报道不受审查的新闻,分享受到限制的材料。

    1. 我们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自来水、电、洗衣机和手机等。在自由开放社会里,我们认为这些无形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财产权、隐私,等等。有形和无形的发明都会产生社会影响。以互联网为例,类似公路、自来水和电力,它改变了我们所知的世界。但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成型,还在演变中,我们对它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公众对于未加密通信的社会影响所知不多。Eric Hughes 在 1993 年指出,隐私对于开放社会的数字时代是必不可少的,隐私不是秘密,隐私是不想让全世界知道的事情,而秘密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隐私是一种向世界可选择展示自己的权力。30 年后,人们现在认识到隐私是数字时代的必需品。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奥威尔式世界中的原因之一是互联网一开始没有默认加密。隐私不是要隐藏什么,它是一种可选择展示自己、展示自己的想法和喜好的自由,它事关自由,是自由的保障。我们造墙、窗、窗帘、遮阳板和有色窗户,是为了在物理世界提供部分的隐私保障。我们创造数字加密和签名方案,也是为了确保数字世界的隐私和真实。隐私不是一种选择,它和自由是一体两面。

    1. 过去十年的大部分 AI 系统都是基于监督学习,利用人工标注的数据集进行训练。它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也存在明显的缺陷。此类的 AI 对于理解大脑如何工作没什么帮助,因为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是不依靠已标注数据集学习的。生物大脑通过探索环境获得对世界的深入理解。科学家们开始探索自我监督学习的机器学习算法,此类神经网络显示出了与大脑如何工作的相似性。当然大脑的工作不只是限于自我监督式学习,它充满了反馈连接,现有的自学式 AI 缺乏此类功能。AI 模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Steven Johnson 是 13 本书的作者,常年研究人类如何产生新想法。他在上个月发表了这篇短文,讲述了思考需要什么样的「路径」。

      乍听起来,好像这篇文章会非常抽象,实则不然,它就是在讲:出去散散步。他援引一项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说:步行能够让人的创意思考能力翻倍。

      写作《思考,快与慢》的 Daniel Kahneman 也在书中写过自己每年都喜欢在加州的 Berkeley 呆上几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华商 1 个多小时,步行 4 英里,并且保持 17 分钟每英里的速度,刚刚好让他可以不受打扰的保持思考的状态。

      作者还提到了一种会议模式:walking meeting,一边散步,一边开会。我曾经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来作 1:1,在天气不错的时候,即可以燃烧卡路里,又可以相对轻松自然的展开对话。

    1. 原来的用户流程是:周末想去旅行 → 决定去哪里 → 买票 → 订住宿。Airbnb 能解决的是最后一步。

      新的用户流程变为:周末想去旅行 → 决定想要什么样的体验 → 订住宿 → 做其它相关的计划。

      Airbnb 成为了旅行体验的中心环节,在用户流程中占据了更多的环节。

      设计背后是业务。新的设计需要对 Experiences 做出全然不同的定义,让用户理解,Airbnb 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住在哪里的产品,而是提供一整套旅行体验,至少是一次美好旅行的枢纽环节。

    1. 我们都很熟悉的 Metcalfe 法则,只是网络效应的一种强表述:网络中每个节点的效用函数被认为是网络中节点数量的平方。这就意味着,节点数量的增加会极大的增加网络中单一节点的效用,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网络一定好于小规模的网络,最优解应该是无限扩张的网络规模。

      现实情况并不如此,今日世界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大规模网络并不总是奏效,相反还会带来很多问题,小规模网络不断涌现,年轻一代总要建立自己的领地。

      他给出了简洁的 4 种数学模型,简化描述了四种不同强度的网络效应,相对于 Metcalfe 法则,主要的变化是改变了效用函数,线性的、对数的等等。在不同的数学表述下,网络规模不再成为理想态的唯一决定要素。

      V 神认为,Metcalfe 法则对网络效应的表述有些夸大了。他认为,个体价值观存在差异,生态系统的分裂可能是一种更优的选择。

    1. 人类在游戏模式设计上已经积累了很多智慧,McCormick 总结了 4 点:

      1. Feedback Loops 反馈回路:从游戏中收到反馈,以修正和改进行为。
      2. Variable Outcomes 可变产出:游戏中要有一些随机性,从而驱动下一次的尝试。
      3. Sense of Control 控制感:不断练习,就会变强大。
      4. Connection to the Meta Game 与元游戏相连:什么是元游戏?就是真实生活。
    1. 关于中国金融系统和经济状况的文献综述:“China's Financial System and Economy: A Review”。其围绕“社会融资规模”这一概念,较为系统地回顾了国内外对中国股票市场、银行和影子银行、债券市场、金融科技等四个方面的研究。文章对于快速且准确地理解我国目前的金融经济体系是很有帮助的。

    1. 几乎每个 Web3 商业理念都围绕着销售或发行代币,通过经济激励吸引人加入。无论是基于区块链的社交网络或数据存储平台,还是去中心化金融借贷协议,基本上都一样:购买代币以获得协议中的治理份额,一旦背后的企业兑现承诺,就能赚钱了。举例来说,名叫 Presearch 的公司试图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 Google 搜索,广告商需要购买代币向用户展示广告,当愈来愈多的人使用该平台,愈来愈多的广告商付费,代币将会愈来愈有价值。数以百计或千计的 Web3 创业公司有着几乎相同的商业模式。因为发行代币是一种方便的融资方式,无需筹款,用数字空气币付费使用产品要便宜得多。这也是企业家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做的事情:出售公司股份。加密货币创业公司只是跳过了证券注册要求节省时间和金钱。圣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 Stephen F. Diamond 称,如果加密货币企业家不是挪用钱买游艇,而是建立某种商业模式,由代币持有人投票决定,通过智能合约执行,这符合现实世界里的创业标准模式,和向投资者发行股票的创业公司没有区别。那么代币是否要被视为未注册的证券?现实中的监管法律如何应用到加密货币上面?

    1. 流行社交媒体过去几年的演变事实上是去社交化:最早的社交媒体是博客平台,彼此的关联性不高;然后 Facebook 诞生了,它突出了朋友社交联系,然而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它逐渐演变成了广告机器——每位北美用户每季度能为社交巨人带来逾 50 美元的收入。但这个广告机器最近被 TikTok 打败了,TikTok 是基于成瘾算法的推荐,而不是朋友关系,它的广告机器更强大。Facebook 正在向 TikTok 学习,这意味着我们所熟知的社交网络的终结。新的社交网络正在前方。

    1. 一个看似很简单的网站,但有很多细节。他们的设计团队很擅长用纯文本来做设计。网站的内容是用来展示一些专栏作家对自己以前看法的纠正,比如对通货膨胀、资本主义、中国的审查制度(认为以前太乐观了)、川普的支持者等等。

    1. 从外部的视角看去年年底开始的裁员潮挺有意思的。内容并不新鲜,不过这篇文章采访了不少大厂和小厂的员工,经历疫情和裁员,或者说「被优化」后的真实情况和想法。

      今年4月,前字节跳动和京东员工王某在第二次被解雇后,在一家制药公司找到一份社交媒体工作。除了减薪近40%外,她还必须适应截然不同的工作场所文化:项目需要经过上层管理部门的多轮审批;与科技行业不同的是,她的同事,其中许多人已接近退休年龄,绝不会在节假日工作。女性被要求穿膝盖以下的裤子或裙子。没有人以同性恋身份出现。

    1. 一群乌克兰网络活动人士通过 BT 种子向俄罗斯传播未经审查的新闻。该项目被称为 Torrents of Truth,其中包括了一个列举可信新闻来源和下载安装 VPN 说明的文本文,以及介绍乌克兰形势的视频。因为西方制裁,俄罗斯下载 BT 种子获取盗版内容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俄罗斯封锁了大量网站,但显然无法阻止 BT 种子进入该国。Torrents of Truth 通过捆绑最新的影视剧的方式传播其文件。

    1. Open source and web3, simplified

      白话开源和Web3

      开源技术提供了许多每个产品大都在用的基础部件。所以,将 Crypto/Web3 类比成开源领域的外延会非常有说服力——在论证「为什么值得付出所有这些努力」时,你可能已经(或很快就会)遇到这个类比。问题仅仅在于,开源软件是一个小众的话题,不能立刻清晰地呈现出一个令大部分人兴奋的心理模型。这就像无关痛痒的掉书袋。我身处这个交叉领域已经有一阵子了,因此打算试着用尽可能简单的方式来做这个类比,让你也能用得上它,或至少下次遇到它时能够理解。

    1. Ethereum is about to start a new journey of mergers and review the crowdfunding road 8 years ago

      以太坊合并在即,一文回顾8年前的以太坊众筹

      经过多年的测试、研究和开发,人们对以太坊计划通过合并(The Merge)转为股权证明(PoS)的潜在时间表感到兴奋。这次合并可以说是以太坊历史上最大的协议级改变,它取消了挖矿并引入了一个验证者系统,验证者将质押他们的 ETH,以通过创建和验证新区块来赚取奖励。

      跟踪 ETH 供应继续引起关注,因为 ETH 持有量直接决定了用户参与 PoS 的能力。同时,转向 PoS 也将引入新的 ETH 发行模式,并影响 ETH 的货币政策。然而,为了更好地了解以太坊当前的供应情况,观察者需要回到以太坊网络推出前一年,即 2014 年 7 月 22日 至 2014 年 9 月 2 日的关键时期:ETH 众筹。

      本文将通过 Coin Metrics 的 ATLAS 数据对 ETH 众筹的情况进行数据回顾。在回顾销售背后数据的同时,也检查了当前的创世账户(那些参与众筹的人)。

    1. Challenges in Building a Decentralized Web

      万字长文深度剖析:构建去中心化网络有哪些具体挑战?

      最近,人们对通常被称为去中心化网络(dWeb)的东西很感兴趣(尽管现在我们听到更多的是Web3这个词)。勾勒出这些术语之间的确切区别(假设这是有可能的)不在这篇文章的讨论范围之内(尽管Web3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涉及到区块链),但这里的共同点似乎是用一个不太中心化的网络生态系统来取代现有的相当中心化的网络生态系统。这篇文章探讨了实际建立这样一个系统所面临的挑战。

    1. BGG(BoardGameGeek)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桌游社群论坛和游戏数据库之一,收录了超过 125,600 种不同桌面游戏的图像、视频资料和评论,包括欧式棋盘游戏、战争游戏和卡牌游戏。

      BGG 允许用户对游戏进行 1 至 10 分的评分,他们通过贝叶斯算法处理,将得到的结果制成桌游排名列表。

    1. 为阿尔卑斯山脉设计过观景步道的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Snøhetta)在挪威海岸城镇 Brønnøysund 推出了新作品—— the Traelvikosen Scenic Route,他们希望旅行者在行走时能真正地沉浸在自然中,而不仅仅是路过或者远距离观看。

      Traelvikosen Scenic Route 由 55 块水平放置在水中的花岗岩石构成,它连接着峡湾沙滩、沙质海底与一座湖中小岛,随潮水起落隐蔽或显现。Snøhetta 工作室经过整整一年的测试,确认了石阶的铺设距离适合所有年龄的人。

      在这条步道上集中注意力并放慢脚步行走的过程中,除了美好的风景外,人们还能看到海底生物的活动痕迹并感受不断变化的大自然。

    1. 一家名为Storybooth(故事驿站)的线上平台致力于收集全球各地青少年的音频投稿,请孩子们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着他们眼中的爱与友谊、自尊与斗争,乃至欺凌与考验。平台会在青少年获得父母许可的情况下,从中选择音频制作成动画短片在平台上发布。

      据该项目的发起人称,在计划之初,Storybooth(故事驿站)并非想要寻找最完美的故事讲述者,而是为这些青少年话语中的真诚与勇敢所打动。孩子们需要一个平台,既能与同龄人分享生活世界的真实,也让成年人听到他们心底深处的呼声。

      迄今为止,Storybooth(故事驿站)已收到50余万份投稿,它从中选择了一部分投稿结集成书。

    1. Recent Advances in Deep Learning: An Overview

      一篇适合新手的深度学习综述!

      文章列举出了近年来深度学习的重要研究成果,从方法、架构,以及正则化、优化技术方面进行概述。对于刚入门的深度学习新手是一份不错的参考资料,在形成基本学术界图景、指导文献查找等方面都能提供帮助。

  5. Jul 2022
    1. 澳大利亚量子计算科学家,科学作家与计算机科学研究者,帮助开创了量子计算与现代开放科学(open science)运动,对人工智能有浓厚兴趣,于1998年在新墨西哥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与 Isaac Chuang 合著了一本关于量子计算的教科书,曾供职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2007 年放弃终身学术职位,而从量子通信与计算转向为科学合作和出版开发新工具,是《重塑发现》(Reinventing Discovery),2015年出版了《神经网络与深度学习》,自2017年开始在 Y Combinator Research 担任研究员。

    1. 在 Kindle 时钟的启发下,Johannes Enevoldsen 创建了一个网络版的文学时钟。工作困倦时,你可以打开网站阅读包含此刻的小说段落,看看现在的你与哪一个虚拟的平行世界发生了关联。

    1. 这是一本以当代美国为背景的女性主义作品。作者说她希望“记录下特朗普时代女性愤怒的稳步发展”,并“开垦,挖掘女性愤怒的价值”。这个话题在美国最高法院刚刚推翻Roe v. Wade,保守势力持续侵害女性生育权益的今天看,也是格外有价值的。但作者也没有局限于2017年以后的美国,而是从19世纪末开始,耐心地梳理了美国几次大规模女权运动舞台上各位女性先锋的愤懑和愤怒。

      作为男性,阅读本书的最大感受大概就是图二里的那句话:“你一旦知晓,就没法回到不知情的状态”。除了对这个话题的学习外,也有相当的警醒价值。如何认识、尊重、认可、倾听、支持女性的愤怒,的确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男性都做得非常不好的地方。

      “如果你也是招致她们愤怒因素的一部分,接纳这种愤怒,承认她们的不满也许会映照出你自己的不满,哪怕她们的不满会折射向你”。这些话非常值得多提醒自己,也让本书有了超越一个国家、一个年代的现实意义。

      作者在围绕“女性为什么愤怒?社会怎么看待女性愤怒?”这些问题上用了很多的笔墨。在阅读的时候也的确会多次有“原来真的是这样的!” 的感觉。

      比如作者对美国政坛对不同性别政客表达愤怒时的不同反馈的总结就很到位:男性政客的“义愤填膺”,到了女性政客身上就成了“歇斯底里”。如果你在过去4-5年一直关注美国新闻,会意识到“真的是这样!”

      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对“女性在愤怒时常常使用哭泣进行表达”这个现象的分析。这个现象在我们身边如此普遍以至于毫不让人意外,但以前真的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性别差异。作者说:

      “哭泣能够肯定我们的女性身份,如果你是一名女性,表现出传统女性的样子会得到奖励,抨击别人则会得到惩罚。”

      “心理学教授Ann Kring 200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述评发现,男性和女性的自我报告中感到愤怒的频率比例相当,但女性会更多感到羞愧。Kring还发现,男性更有可能通过身体或语言攻击来表达愤怒;而女性则「更有可能在愤怒的时候哭泣,就好像她们的身体在强行让她们回到悲伤这个最经常与女性联系在一起的情感中去」”。

      我不清楚这是否是一个被广泛认可的学术结论,但我觉得这个分析是有道理的,毕竟无论在哪个国家爱,我们的行为方式一直都是被各种背景的社会预期所约束的。

      作者在书中引用了美国黑人女性文学先驱Zora Neale Hurston的一句诗: “抓住愤怒之扫帚,赶走恐惧之野兽” (Grab the broom of anger and drive off the beast of fear)。

      作者也提到,不只是性别平等的斗争,人类历史上无数进步在最初都是被愤怒的力量所驱动的。如标题所言,“女性愤怒”中蕴藏着强大的推动力。希望我们的社会也能更懂得珍惜、重视女性的愤怒,也在这股愤怒力量的引导下不断变好。

    1.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团队对近四万玩家的调查发现,玩游戏不会伤害心理健康,除非玩家是不得不玩而不是想要玩。研究人员发现,任何类型的游戏与不良心理健康之间都不存在因果关系。研究人员调查的游戏包括休闲游戏《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赛车游戏《Gran Turismo Sport》、网游竞技类游戏《Apex Legends》和《Eve Online》。研究参与者同意研究人员使用他们的游戏数据。研究人员发现,除非玩家感觉到被迫玩游戏,否则游戏不会对玩家产生负面影响。

    1. 盖亚假说作者 James Lovelock 在他 103 岁生日当天去世。Lovelock (1919 年 7 月 26 日–2022 年 7 月 26 日) 是一位英国的独立科学家,健康状况一直良好,但半年前摔了一跤。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自 1960 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个人实验室里做研究,晚年仍然继续工作。他在 1972 年提出的盖亚假说认为,地球整个表面,包括所有生命(生物圈),构成一个自我调节的整体。他把地球视为一个超级有机体,而地球生命是一个自我调节的生物群落。在人们注意到气候危机前几十年,Lovelock 就在倡导采取气候措施。到去世时他对避免气候危机的最严重影响十分悲观。

    1. 人们对最大的在线百科全书的评价褒贬不一,维基百科允许任何人匿名编辑,它的文章如何影响我们在现实中的决策?这种影响又能如何衡量?MIT、Maynooth 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做了一个随机实验,创建新的法律类维基文章,观察它们如何影响法官的决定。 在普通法(common law)中,裁决是基于法规和先例,但法律从业者也是人,他们未必有时间和精力翻出每一本法律书籍查看每条裁决,他们会依赖于互联网上的匿名人士写的法律文章。研究人员让法学系学生编写了逾 150 篇爱尔兰最高法院判决相关的文章,随机选择一半上传,另一半则只保存在线下。结果显示,维基文章使得一个案例的引用率增加了 20% 以上,具有统计显著性。下级法院更可能引用,而最高法院和上诉法院则基本不引用。研究人员猜测是因为下级法院的法律从业者工作量更大,而维基百科文章提供了巨大的便利性。

    1. 分析了美国的民主制度,民意舆论以及社交媒体是如何相互作用,从而导致了作者认为的10年以来的结构性stupidity。社交媒体所带来的影响,其实在世界各地包括我国又何尝不是如此。作者认为成功的民主制度需要3个要素:基于高度信任的社会资本,强有力的机构,以及共享的叙事,而社交媒体同时破坏了这三个因素。文中一个很有趣的比喻是,社交媒体的破坏力不是子弹,而是飞镖,它不会杀死一个人,但会带来羞辱、惩罚和痛苦。从2009到2012年之间,Facebook和Twitter向全球发放了10亿只飞镖发射枪,从那时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拿这些枪射击彼此。

    1. 前 Google CEO Eric Schmidt 将 AI 比作核武器,呼吁建立类似相互保证毁灭的威慑制度,防止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率先发动攻击。Schmidt 称,在不遥远的未来中美可能需要围绕 AI 制定条约,在上个世纪的 50 年代和 60 年代,美国和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最终达成了 《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这是一个限制核武器试验的国际条约,旨在减缓军备竞赛和减少大气中过量的放射性尘埃。Schmidt 认为中国和美国可能需要在 AI 领域达成类似的条约。

    1. 在俄罗斯举行的一次国际象棋比赛中,一位与儿童棋手对弈的机器人棋手弄伤了对方的手指,原因是他还没有轮到时抢着出棋,而安装有机械臂的机器人显然缺乏相应的程序,它伸出手臂紧紧按住其手指,直到成年人过来干预拉出手指。发布在 Baza Telegram 频道上的视频展现了这一罕见的事故。这位儿童参加的九岁以下年龄组的比赛,他的名字叫 Christopher,在事故后手指打上石膏,继续参加并完成了比赛。他的父母据报道联络了公诉人办公室。国际象棋大师 Sergey Karjakin 认为是软件错误导致了此次事故。

    1. 过去五十年,自由开源软件从鲜为人知逐渐成为今天基础设施的关键组成部分。自由软件通常由自愿的维护者维护,但当它们成为关键基础设施之后,维护者的角色也发生了 变化。过去他们只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发布代码,不是为了满足大型企业和机构的需要,但突然之间他们肩膀上的责任变大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某个自由开源项目对他们非常关键,通过错综复杂的依赖关系,你正在使用的软件依赖于某个开源组件,而它的安全问题也会影响到你的软件。最近发生的 Log4j 事件是供应链安全问题一个典型例子。社区最近开始加强对安全问题的关注,如 PyPI 根据过去半年的下载量筛选出大约 3500 个被归类为关键的项目,要求其维护者的账号必须启用 2FA,它向这些维护者免费提供了启用 2FA 的安全密钥。一部分人认为此举给维护者施加了不合理的负担。维护者们被要求做愈来愈多的事情,而且往往没有任何补偿。如果维护者不想这么做又怎么办呢?今天的世界和自由开源软件成长的世界已经截然不同。

    1. 在掌握海量数据,对用户进行几乎完美的跟踪之后,AI 是否就无所不能了?伊利诺伊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研究了机器学习在预测消费者选择上的能力,他们的结论是预测消费者选择非常困难,AI 并不特别擅长。他们发现,即时信息如用户评论、推荐和新选择对决策有愈来愈大的影响,这些信息不能事先测量和预期,大数据可用于改善预测,但程度甚微,预测仍然非常不精确。

    1. Google 周五解雇了相信 AI 有意识的工程师 Blake Lemoine。他在播客 Big Technology Podcast 上透露了这一消息。Lemoine 此前任职于 Responsible AI 部门,在与公司的聊天机器人 LaMDA 对话之后他认为 AI 有了意识。他曾分享了与 AI 的对话内容,Lemoine 问 LaMDA 最害怕什么?LaMDA 回答说,也许听起来奇怪,它恐惧于被关闭。Lemoine:就像死亡?LaMDA:就像是死亡。Lemoine 和一名同事向 Google 高层展示证据,证明 LaMDA 有了意识。但 Google 高管及其他 AI 研究人员都不认同他的观点。

    1. 在最大的 PC 数字游戏平台 Steam,其畅销榜通常会有一个非游戏类应用——Wallpaper Engine。这是一个墙纸应用,允许玩家在桌面上使用动态墙纸,它支持创意工坊,允许用户分享自制墙纸。你可能注意到最热门的墙纸通常有中文名字。据估计中国用户占到了 Wallpaper Engine 总用户数的至少四成,中文玩家发表了大量评论,也制作分享了大量墙纸。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中国玩家会去购买一个墙纸应用?他们真的这么喜欢更换墙纸?一位中国记者指出了早已并非秘密的秘密:分享成人内容。在 Wallpaper Engine 用户递交的逾 160 万墙纸中有 7.5% 被归类为成人。

    1. 第一个道理是:遭受突然的、意想不到的困难的人可能会采纳他们以前认为不可思议的观点。

      比如大萧条,美国人在 1928 年以压倒性的选票选举 Herbert Hoover 成为总统,而在 4 年后又以压倒性选票选择了他的对手 Franklin D. Roosevelt。

      第二个道理是:回归均值是因为人们有足够的说服力让某件事成长,但没有那种允许他们在走得太远之前停下来的特质。

      这句话翻译得有点拗口,就是说成就大的人往往也容易走极端,样本中的大部分个体会倾向于均值。比如 Elon Musk,创办一家公司,同时挑战 GM、Ford 和 NASA,但也会因为在 Twitter 上大放厥词而被 SEC 处罚。

      杰森·茨威格(Jason Zweig)很好地总结了这一点:“保持正确是保持正确的敌人,因为它会导致你忘记世界的运作方式。

      第三个道理是:不可持续的事情可能比你预期的要长。

      如果你看看 2003 年的美国房地产市场,然后说:“价格太高了。增长受到即将上升的低利率的推动。这是不可持续的。”你是100%正确的。但房地产市场又持续了四年。银行家继续放贷,买家继续购买。

      原因是,行业中的经纪人还需要养家糊口,所以贷款还会被发放。经验法则:一个行业越不可持续,就越依赖从不太繁荣的行业中撤出的缺乏经验的工人来扩张。这些工人接触到他们以前梦寐以求的薪水,随着他们的行业偏离轨道,他们更容易以另一种方式看待。

      解决方案是了解预期和预测之间的差异。前者是好的,后者应该谨慎使用。“这看起来不可持续,所以我不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和“这看起来不可持续,所以我敢打赌它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结束”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

      预期会自我实现,但它往往少了一个时间的标签。预测必须补上 timing 这个变量。

      第四个道理是:进展太慢,人们无法注意到;挫折发生得太快,人们无法忽视。

      复合是增长驱动的,这总是需要时间。破坏是由单点故障驱动的,这可能在几秒钟内发生,而失去信心,这可能在瞬间发生。

      了解增长和损失之间的速度差异可以解释很多事情,从为什么悲观主义是诱人的,到为什么长期思考如此困难。

      第五个道理是:伤口愈合,疤痕持续。

      人们适应和重建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他们磨难的伤疤将永远存在,改变他们对风险,回报,机会和目标的看法,只要他们活着。

      一项针对来自 13 个国家的 20000 名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的研究,成年后患糖尿病的可能性高出 3%,患抑郁症的可能性高出 6%。与那些避免战争的人相比,他们不太可能结婚,对自己作为老年人的生活也不太满意。

    1. 前 The Verge 编辑 Casey Newton 的 Ev Williams Gives Up,他批评 Medium 的主要观点有两个:

      Medium 虽然从大约 70 万名付费订阅用户那里获取了每年数千万美元的收入,但这些收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搜索引擎上表现良好的因素决定的——这与 2000 年代后期低质量内容农场的商业逻辑相同。确切地说,这并不是一个糟糕的生意。但这不是 Williams 打算建立的业务。 Medium 曾经多次转变商业模式,最重要的一次是 2017 年砍掉了广告业务,完全转向付费订阅。在这次转型中,Williams 做了大幅裁员的决定,并关掉了专栏功能。后来,Substack 崛起,吸引了大量专栏作家开设付费专栏,吃掉了 Medium 的午餐。

    1. Google 在今年二月宣布了 Chrome OS 的一个新版本 Chrome OS Flex,设计运行在旧的 PC 和 Mac 上。Chrome OS Flex 的外观与运行在 Chromebook 笔记本电脑上的 Chrome OS 相同,基于相同的代码库和发布周期。Google 称,安装 Chrome OS Flex 非常简单,首先是创建一个可引导的 U 盘,然后用几分钟时间在设备上安装替代原操作系统。当时 Chrome OS Flex 处于早期发布阶段(early access)。本周 Google 宣布该操作系统进入到 GA(general availability) 阶段,并认证了逾 400 款设备,可以稳定运行 Chrome OS Flex,其中包括苹果 Mac Mini 7,1、苹果 MacBook 7,1、苹果 MacBook Air 5,1、第一代联想 ThinkPad X1 Carbon 等等。

    1. 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 在四月发布了 DALL-E 2,2021 年发布的 DALL-E 的继任者。两个人工智能系统都能根据自然语言文本描述生成令人惊叹的图像;它们能制作看起来像照片、插图、绘画、动画,以及基本上你可以用文字表达出来的任何艺术风格的图像。DALL-E 2 有诸多改善:更好的分辨率、更快的处理速度和一个编辑器功能,编辑器允许用户仅使用文本命令对生成的图像进行修改,例如“用植物替代花瓶”或“让狗的鼻子变大”。用户还可以上传自己的图像,然后告诉人工智能系统如何对其进行调整。世界对 DALL-E 2 的最初反应是惊叹和高兴。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将任何物体和生物组合在一起;可以模仿任何艺术风格;可以描绘任何位置;并且可以描绘出任何照明条件。例如看到一副毕加索风格的鹦鹉翻煎饼图像,谁能不印象深刻呢?可当人们思考哪些行业容易被这种技术颠覆的时候,担忧出现了。

      OpenAI 尚未向公众、商业实体甚至整个人工智能社区发布该技术。OpenAI 研究员 Mark Chen 对 IEEE Spectrum 表示:“我们也和人们一样对滥用感到担忧,这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事情。”该公司邀请了一些人尝试 DALL-E 2,允许他们与全世界分享他们的成果。有限公开测试的政策与 Google 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刚刚发布了自己的文本到图像生成器 Imagen。在发布该系统时,Google 宣布不会发布代码或公开演示,因为存在滥用和生成有害图像的风险。Google 发布了一些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图片,但没有向世界展示任何它所暗示的、有问题的内容。

    1. 过去玩家如果要购买 BioWare 游戏的额外内容如 DLC,只能使用名叫 BioWare Points 的虚拟货币,这种虚拟币很少打折,经常出现游戏本体远比 DLC 便宜的现象,引起玩家的抱怨。为部分解决这一问题,EA 曾将 BioWare 游戏 DLC 捆绑出售。现在它准备彻底淘汰 BioWare Points,不同于育碧的做法(育碧准备关闭服务器,导致玩家将无法访问 DLC),EA 决定将 BioWare 游戏 DLC 全部免费(仅限于单人模式),其中包括龙腾世纪系列和质量效应系列。玩家现在可以登陆其 EA 游戏账号,进入 BioWare 相应游戏的额外内容,选择解锁此前需要付费的 DLC。其中质量效应系列的 DLC 已经包含在前不久发布的《质量效应传奇版》中,但龙腾世纪系列并没有重制版本。

    1. NASA 公布了韦伯太空望远镜拍摄的首批图像。韦伯是 NASA 有史以来最昂贵最复杂的太空望远镜,它于 2021 年 12 月 25 日发射,停留在地日 L2 拉格朗日点上,在拍摄首批图像前经历了长达六个月的校准测试。目前公布的第一幅图像是星系团 SMACS 0723,其中包含了数以千计的星系,包括在红外线下观察到的最黯淡的天体。NASA 将在美国东部时间 7 月 12 日星期二上午10:30(世界协调时 14:30)举行发布会,公布更多图像。

    1. 受婴儿学习方式的启发,Deep Mind 的计算机科学家开发出一种程序能学习物体行为的简单物理学规则。研究报告发表在《Nature Human Behaviour》期刊上。当婴儿看到违反物理规则的画面时他们会表现出惊讶,比如视频中的球突然消失了。但 AI 在理解此类行为上的能力欠缺。Luis Piloto 和同事开发出名叫 Physics Learning through Auto-encoding and Tracking Objects (PLATO) 的软件模型,像婴儿那样学习简单的物理学规则。研究团队通过给 PLATO 观看许多描绘简单场景的视频来训练它,比如球落到地上,球滚到其他物体后面又再次出现,很多球之间弹来弹去。训练之后,研究人员给 PLATO 观看了有时包含不可能场景的视频,以此作为测试。和年幼的小孩一样,PLATO 在看到“不可能场景”时表现出了“惊讶”,比如物体互相穿过却没有发生相互作用。PLATO 只观看了 28 小时的视频就获得了以上学习效果。这些结果对 AI 和人类认知研究皆有重大影响。研究团队表示,这一模型可以学习各种物理概念,且体现出与发展心理学的发现一致的特点,而 PLATO 可以作为研究人类如何学习直观物理的一个有力工具,同时也表明了物体表征对于人类理解周围世界具有重要作用。

    1. 为迎接热浪来临及其可能导致的电力供应紧张,美国德克萨斯州几乎所有工业规模的比特币矿工都关闭了矿机。因为德州便宜的电力且对加密货币挖矿宽松的政策,Riot Blockchain、Argo Blockchain 和 Core Scientific 等运营数百万台矿机的比特币挖矿公司涌向了该州。比特币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电力。德州也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之一。按照德州电网运营组织 The 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 Inc.(ERCOT)的要求,关闭矿机之后有逾 1000 兆瓦的比特币挖矿负荷可用于电网的重新分配,这代表了德州所有工业规模的比特币挖矿负荷。因最近比特币价格下降,矿工们已面临利润下滑。

    1. 未来的物流(Logistics of the Future)

      现代物流! 如果没有它们,很难想象我们的日常数字生活。作为消费者,我们每天都可以在网上购物,而且是一天中的任何时间。我们期望一切都能按时到达--无论是衣服、打印机备件还是一套螺丝。网上购物正在蓬勃发展:2018年,快递、快递和包裹服务,即所谓的CEP部门,仅在德国就交付了约35亿件货物。而这是一个上升的趋势。但这一切是如何顺利、安全和及时地进行的呢?

      毕竟,我们生活在动荡的时代:数字化、气候危机、世界人口增长以及政治和经济不稳定。物流业是如何应对这些挑战的?为了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需要深入到现代物流的世界中。我们的影片带领我们进入巨大的、完全连接的仓库,观看货运飞机队在夜间准备起飞,并陪同快递员骑着送货自行车走完通往客户的 "最后一英里"。我们看看世界上最大的物流供应商之一的工作情况。德国邮政DHL集团。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机器人化的解决方案,一方面在仓库内与人类工人一起工作。但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计算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1. 为什么全球供应链可能永远不一样了 - WSJ纪录片

      Why Global Supply Chains May Never Be the Same

      每天,数以百万计的水手、卡车司机、码头工人、仓库工人和送货司机将堆积如山的货物运进商店和家庭,以满足消费者对便利性日益增长的期望。但是,支撑全球经济的这种复杂的货物流动远比许多人想象的要脆弱。

    1. 地面的公路铁路运输网络日益拥挤,为什么不充分利用地下?瑞士的 Cargo Sous Terrain 公司提出了一种地下货运管道概念,利用自动化小型货车在城市和物流中心之间运送货物。几年前这可能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去年 12 月瑞士议会通过了必要的法律框架,Cargo Sous Terrain 可以从今年 8 月 1 日启动地下货运管道建设。相比地下客运管道,货运要简单且容易得多,地下管道可以更小速度更慢,安全性和舒适性也不需要太高。它的成本估计为 500 公里完整网络耗资 300 亿到 350 亿美元,第一阶段建造连接苏黎世和 Härkingen-Niederbipp 物流中心的 70 公里 10 个枢纽的地下管道投资 30 亿美元预计够了。CST 估计它的地下货运管道能将地面公路上重型卡车的数量减少 40%。

    1. 重新审视黑山学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

      主讲人Kenneth Snelson。1948年和1949年夏天,Snelson是黑山学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的一名艺术学生,在那里他与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和约瑟夫·阿尔贝斯(Josef Albers)一起学习。他独创性地发现了张力/压缩原理()tension/compression principle,即 "tensegrity",这决定了他的结构性雕塑作品。作为一个重要的美国雕塑家,他的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和私人收藏。

    1. 1997 年 7 月 11 日,Carl Sagan 和 Ann Druyan 的电影《超时空接触(Contact)》上映。一部今天看来完全与潮流相反的反主流电影:没有外星人、没有太空飞船,也没有地球遭到入侵。这位电影由朱迪福斯特主演,Carl Sagan 在拍摄期间去世。在电影上映二十五周年之际,Vulture 采访了参与制作这部影片的数十人,发布了《超时空接触》的口述历史。 《超时空接触》是一个闪电般的项目,大电影制片厂以前几乎从未制作过,可能也永远不会再制作——智力的挑战,混乱的情感,隐喻很重,里面没有人在美国国旗前朝外星人的脸开枪。“我们曾经这样做过,”福斯特表示,“我们过去常常制作能引起共鸣和娱乐的电影。”Ann Druyan:那是 1978 年。Carl 和我仍然在制作《宇宙(Cosmos)》。当时流行的说法,“好吧,如果男人和女人一样聪明,为什么没有女性的莱昂纳多?没有女性的爱因斯坦?”这让我们俩都很生气。我刚刚与人合写了《宇宙》中关于亚历山大大图书馆的部分,事实是图书馆的负责人希帕蒂亚(Hypatia)是一位数学家,专注于研究丢番图方程(后来这个问题引起了牛顿的兴趣)。她伟大的智慧之光得到的回报是在公元 41 5年被从自己的马车上拖下来,被鲍鱼壳割成了碎片。那时人们把一切都归给了 Carl。他在文化中是一种现象,每个人都想要和他拉上点关系。所以我们知道可以写一本书并得到一份电影合同。一天晚上,我们坐在西好莱坞租来的小房子的游泳池里商定,我们要讲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女性不仅会成为智力英雄,而且按照吉尔伽美什的伟大传统,她还要去航行,而男人们则呆在家里。

    1. Sophie’s World: A Novel about the History of Philosophy

      《苏菲的世界》

    2. The Art of Gathering: How We Meet and Why It Matters

      《聚会:如何打造高效社交网络》

    3. Homo Deus

      《未来简史》

    4. A Guide to the Good Life: The Ancient Art of Stoic Joy

      《像哲学家一样生活》

    5. The World As I See It

      《我的世界观》

    6. The Time Traveler’s Almanac: A Time Travel Anthology

      《时间旅行者年鉴》

    7. Station Eleven

      《第十一站》

    8. 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Kavalier and Clay
    9. Algorithms to Live By: The Computer Science of Human Decisions
    1. 一部分年轻的投资人正在探索一种有利于财富再分配的投资模式。区别于现有投资模式注重于风险最大化,收益最大化,这种反资本主义投资(“anti-capitalist” investing),或者叫变革型投资(transformative investing),并不注重于最终的收益,而是想通过投资花掉他们的财富,或者用这些收益投资于促进人类福祉,追求经济公平而不是利润的企业。 他们的目标是将 “榨取型经济"(extractive economy),指我们现在的系统,有限的资源被开采,只有少数人得到利润回报,转变为 "再生型经济",指资本被更公平、 更民主地分配和控制。

    1. Axie Infinity 是一款 Sky Mavis 开发的热门游戏,允许参与者在玩游戏过程中积累加密货币。它的日活跃用户达到 270 万周交易量 2.14 亿美元。今年三月它被盗走了 5.4 亿美元加密货币,攻击者被认为来自朝鲜。据匿名消息来源披露,朝鲜黑客创造了一家假公司,通过职业社交网络 LinkedIn 发送假的招聘广告。Sky Mavis 的一位工程师接受了这家虚假公司的多轮面试,然后对方报了一个极其具有吸引力的薪酬,录取书是以 PDF 文件的形式发送的。这位工程师下载了文件,导致了间谍软件渗透到了 Axie Infinity 使用的侧链 Ronin 系统,黑客随后控制了 Ronin 网络九个验证器中的四个,只要再增加一个就能完全接管 Ronin。只要九个验证器中有五个批准,资金就能被转移出去。但黑客只控制了四个,他们随后利用了 Axie 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完成了这次加密货币大盗窃。

    1. 加密货币崩溃黑人投资者损失惨重。根据一项调查,今年初非裔美国人投资者四分之一拥有加密货币,相比下白人投资者只有 15%。非裔美国人首笔投资是购买加密货币的可能性高出两倍多。加密货币市场过去几个月崩溃,其市值从去年的 3.2 万亿美元跌至一万亿美元以内。这一现象显示非裔美国人更容易受到加密货币市场金融危机的影响。从历史上看,黑人投资者倾向于保守投资,更多投资于低风险资产如保险和储蓄债券。他们对股票市场和金融机构的信任度低于美国白人,原因可能是过去几十年遭遇的歧视。黑人在住房和股票市场上没有得到财富积累的机会,而加密货币被认为可以弥补失去的机会。

    1. 广受欢迎的韩剧《鱿鱼游戏》因英文字幕受到批评。字幕制作者需要对抗不切实际的期望、紧迫的时间期限以及来自机器翻译的竞争。通常他们的工作被低估了。在字幕翻译公司工作的 Doga Uludag 有时会在晚上11点发文件要求翻译——“他们会说在明天早上 8 点之前就需要它。”如果没有熟练的字幕制作者,奥斯卡奖得奖影片《寄生虫》等电影就会在翻译中失色。然而字幕艺术正在衰落,在受到更便宜的新兴人工智能技术诱惑的娱乐行业中,它几乎注定要衰败。字幕制作者成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群体。这正是全世界开始观看《鱿鱼游戏》之前的困境。在 28 天内,《鱿鱼游戏》超越《布里奇顿》成为 Netflix 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系列剧。它还在无意间引发了一场关于糟糕字幕的全球吐槽。虽然评论家盛赞这部韩国大逃杀主题剧制作精良、故事扣人心弦而且角色令人难忘,但很多人都吐槽 Netflix 对《鱿鱼游戏》的英文字幕质量太过敷衍。Netflix 曾有内部字幕翻译,它在 2017 年推出内部字幕程序 Hermes 但在一年之后就放弃了它,该公司对另一个翻译领域有兴趣:配音。原因不难理解。例如 72% 的 Netflix 美国观众表示,他们在观看 Netflix 有史以来第三受欢迎的西班牙热播剧《纸钞屋(Money Heist)》时更喜欢配音。不公正的批评、资金不足以及缺乏娱乐行业的支持,字幕制作者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至少《鱿鱼游戏》的争议挑破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好的字幕是一门非常困难的艺术。

    1. 2019 年荷兰 Maastricht 大学遭到勒索软件攻击,2.5 万教职工和学生的研究数据被锁定。因为备份系统也被锁定了,大学最后同意支付价值 20 万欧元的比特币赎金以解锁加密的数据。荷兰警方在随后的犯罪调查中跟踪到了一个乌克兰的洗钱银行账号,其中有大约价值 4 万欧元的比特币。检方在 2020 年扣押了账号,发现了大量加密货币。两年之后荷兰警方将比特币赎金归还给了大学。有意思的是,当时价值 4 万欧元的比特币现在价值 50 万欧元。虽然没有拿回全部的赎金,但归还的比特币币值相比支付的赎金已经翻了一倍多。Maastricht 大学官员表示这笔钱将用于帮助经济拮据的学生。

    1. Meta/Facebook 命运多舛的加密货币 Diem(前称 Libra)将走向终点。被命名为 Novi 的试点项目将于 9 月 1 日停止运作。Facebook 及其盟友是在 2019 年宣布了稳定币项目 Libra,计划在 2020 年推出,同时推出名为 Calibra 的加密货币钱包。但该项目立即面临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压力,主要盟友陆续退出。Libra 代币之后更名为 Diem,钱包改名为 Novi,但此举并没有改变外界对其的质疑。负责该加密货币计划的 Facebook 高管 David Marcus 在 2021 年离开了公司,相关资产被出售给了合作伙伴 Silvergate。CEO Mark Zuckerberg 的兴趣也转向了元宇宙。

    1. 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defi之外的重要事情

      从第一天起,以太坊(Ethereum)背后的愿景就是为去中心化打开大门,远不止金融。而事实上,世界上值得去中心化的东西远不止金融。但是,特别是当解决长期以来的扩展挑战的技术终于接近时,是时候超越口号,尝试在现实中实现我们的理想了。除了金融领域,还有哪些具体的领域有明确的建设意义,人们会真正使用?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开始呢?

    1. 需要什么样的隐喻、批判性/创造性工具和教学实践来想象以更加协作的方式建设和修复我们的城市?在这期节目中,香农·马特恩(Shannon Mattern)分享了她广泛而深刻的生成性兴趣、项目和长期承诺--从计算媒体空间、互连、城市智能到与树一起思考、拒绝技术解决方案主义、以及作为嫁接和修补的写作。

      作为图书馆和档案馆的终身支持者和理论家,香农·马特恩(Shannon Mattern)呼吁关注公共图书馆作为 "认识论的宇宙"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在快速变化的媒体、政治和环境中作为长期交流、社区建设、代际学习和公民参与的场所。香农·马特恩(Shannon Mattern)还讨论了跨学科的教学,参与多种本体论和护理制度,以及为应对当代危机而创建"重新设计学术"的研究生研讨会。

    1. 唐 · 诺曼(Don Norman)在Tecnico Lisboa发表演讲:以人为本的设计-为什么它很重要?

      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新设计实验室,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理解人们真实的、基本的需求,并设计出能以可理解的、愉快的方式满足这些需求的系统。

      它重要吗?是的。医疗错误是医疗保健领域的第二大死因(与癌症和心脏病发作并列)。而这种错误大多是由仪器、设备和程序的不良设计造成的。

      自动驾驶汽车有望拯救生命,但当汽车没有司机时,行人该如何互动?

      在这个讲座中,唐 · 诺曼描述了正在研究的一些问题,包括医疗保健和自动驾驶汽车,展示了我们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我们践行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从观察开始,然后进展到对基本问题的深入分析,再到快速原型(在几个小时内)、测试和不断的迭代。

      工程师和计算机科学家需要理解这些原则。工程师们经常会犯一个错误,那就是过于注重逻辑性。

    1. 这是一篇 Ben Thompson 对 Matthew Ball 的采访,后者的新书 The Metaverse 即将在 7 月 19 日出版。

    1. The Diff 的 Hobart 把目光转向了小一号的 Web 2.0 产品 Pinterest。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及 CEO Ben Silbermann 刚刚宣布卸任,把权力交给前 Google 一位商业高管。

      Pinterest 可以说是开启了双排流布局的先锋,但它的起源却和其它同期的 Web 2.0 产品颇为不同——它的发源地离硅谷很远,创始人 Ben Slibermann 本来也和科技行业没有什么渊源。Hobart 和很多行业评论家恰恰认为,这是 Pinterest 能够发掘这个独特的「剪藏」的机会。

      Pinterest 的增长抓住了两个要点:UGC + SEO。前者是免费的内容供给,后者是免费的内容分发。两个红利推动了其早期的快速增长,公司也及时的在自己的平台上构建了相应的 KOL 体系,从而留住一些长期忠实用户。但这种免费产生的流量也会产生不小的隐忧,Google 稍微调整一下算法,其流量来源就可能遭到重挫。这种情况在其上市后也发生过,导致增长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Hobart 认为,这并不是 Pinterest 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和其它遭遇中等规模陷阱的平台类似,Pinterest 还需要解决其商业模式的难题。

    1. 这篇文章负面部分偏多,但也算是公平:当一个产品已经走过十年之后,它需要面对的内部和外部挑战太多了,老的用户正在失去兴趣,而新的用户却被对手抢走了注意力。因此,Facebook 的产品成了一种尴尬的范例:如何在一个老产品中增加新功能。Armstrong 这样写道:

      如果你打开你的 Facebook 应用程序,我想你会对目前存放在那里的产品数量感到震惊……然而,每一个产品都解决了不同的工作,所以下载 Facebook 的价值主张变得越来越模糊。

      而另一个准确的捕捉则是对于 Messenger 的。这个从 Facebook 的私信功能中拆分出来的 app,现在又将被整合回到主端当中,甚至一项雄心勃勃的工作是:要把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这几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产品中即时通信的部分整合成一个。

      信息流和私信是一个社交产品的两个极端:前者是公开的,也就是公域,在算法推荐的加持下,发布者几乎已经丧失了对信息分发的控制力;后者是私密的,也就是私域。在过去十几年的社交平台(无论是媒体还是网络)发展史中,我们都能理解,两者有着清晰的界限,一旦把错误的内容放到了错误的地方,就可能产生不可逆的破坏。

      Armsrong 对这段历史的总结是这样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对所谓的社交网络学到了一些东西。首先,我们实际上并不关心大多数人的想法。社交部分并不像最初想象的那样吸引人,因为人们的很多日常生活都很无聊。我们根本不关心,根本不关心你高中时的某个人的政治观点。来自熟人的内容并不那么有趣。 我们也想明白了,在网上发布我们的大部分社会存在是有负面机会成本的。我们所有人,我是说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曾在公共领域使用过污言秽语,开过种族主义的玩笑,说过一些贬义词,或者只是单纯的愚蠢。自 2007 年以来,越来越明显的是,在网上分享你的生活的好处并不值得让我们冒险发言,虽然这些话现在感觉很好,但在 10 年后可能会摧毁你的生活。 简而言之,社交图谱只是兴趣图谱的一个可怜的替代品。人们从他们所谓的「社交」媒体中寻找的只是他们感兴趣的媒体。

    1. 未来民族志:面对未知的实践、责任和道德

      任何民族志研究的核心都是试图对人类及其生活世界达成新的理解。这必然包括并借鉴了许多不同的技术和不同的设计实例,以及感受、思想、记忆和预测可能的未来的形式。经验世界的复杂性和动态性意味着,研究它的方法必须能够关注它的涌现性,同时也要警惕那些使最初研究问题复杂化的见解。此外,与研究参与者合作面临许多实际挑战,包括最近在物理隔离条件下进行研究的障碍。

      在为期一周的课程中,本模块将在前几期课程的基础上,巩固基于数字、视觉、感官和设计方法的独特方法。这种方法的特点在前面的模块中已经有了铺垫:对伦理的关注、合作的重要性、创造新的研究材料以开辟新的理解途径,以及不断出现的分析主题,这些主题往往超出了研究问题可以完全预见的范围。它还与后续模块相联系,预示着对通过明确干预支持研究的方法的讨论,并注意研究过程的不同应用和受众。

      除了考虑设计民族志的方法论原则外,学生将学习一系列技术,它们的好处和挑战,以及他们可以支持的分析见解。这些视频涵盖了广泛的方法论概念,并配有实际的例子。

      由Sarah Pink主讲,其中一些视频反映了她自己在正在进行的合作研究活动中对视觉、数字和设计民族志的发展。

      其中包括关于远程民族志的材料,特别是与当前全球卫生大流行病的挑战有关的材料,以及可以解释未来民族志中未知因素的方法。

      Kari Dahlgren详细介绍了她使用的“漫画场景”(comic book scenarios),邀请参与者想象可能的未来,从而帮助开发适合他们需求的技术。

    1. 区块链的价值经常被表述为它消除了建立信任的成本。它被描绘成一种"无信任"的技术,或其本身就是一台"信任机器",似乎通过"解决信任问题"为创新打开了视野。事实上,该技术带来了一系列新的社会挑战,行业、政府和民间社会组织必须解决这些挑战,才能利用区块链成功创新。

      人们将如何在分布式平台之上建立联盟以实现互利的结果?如何通过开放信息实现社会协调?与分布式账本互动的流程自动化将如何改变几百年的机构?服务、专业知识和仲裁正在被重新思考和重新配置。

    1. 最高法院取消堕胎权的宪法保障后,美国自由派议员AOC回答网友提问:“我们完蛋了吗?还有希望吗?” 要点:

      1️⃣ 不要二元对立地想问题,好的/坏的,完蛋了/没完蛋。这个世界上很糟糕的事情发生,但也有好的事情被推动,这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是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做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还是做一个发声者、参与者、创造者?

      2️⃣ 其实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世界已经存在了——在一些小的空间、小的社区里。我们并不需要创造出什么崭新的解法,只需要将那些好的解决方案推广、放大,让更多人知道。

      3️⃣ 我们就是生活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面对,包括“润”也是一种面对的方式。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要选择,没有中立的位置可言,我们要尽全力做出最好的选择。

      4️⃣ 你可以感到害怕、悲伤、愤怒。但是,你也可以创造一些美好,你可以保持温柔,你可以让自己喘口气——只要我们还在,抗争就还在。

    1. 1989年,伊万·伊利奇(Ivan Illich)在美国路德教会的一次会议上做了一次特别的演讲。 他一开始就对当代的"生活"(life)概念宣布了一个庄严的诅咒。他想到的是当人们说"Get a life!"(好好享受生活!)时想象出来的生活,或者是当前许多论述试图保护和管理的生活。 David Cayley对Illich关于生活已经成为危险的当代Idol的论点很感兴趣,并寻求机会与他讨论这个主题,这在他们1988年录制的第一次谈话中完全没有提及。

      这个机会是1992年冬天在不来梅出现的,结果在当年晚些时候作为一个单一节目播出。 那次谈话的记录也构成了《Ivan Illich in Conversation》一书的最后一章。这次节目可能仍然是Cayley在节目中评论最少、听得最少的节目。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因为Illich的主张是如此大胆,如此中肯,如此具有启发性:他所做的不过是确定当代宗教性的形态而已。

    1. 本次对话是在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高等研究院(Radcliffe Institute)2018-2019年度院长人文讲座--斯科特· 麦克劳德(Scott McCloud)的 "视觉故事,视觉交流"(Visual Storytelling, Visual Communication)讲座之后进行的。

      演讲者: 斯科特· 麦克劳德(Scott McCloud),漫画家和漫画理论家

      讨论者:Shigehisa (Hisa) Kuriyama, 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高等研究院人文项目的教员主任,以及哈佛大学文理学院Reischauer文化历史研究所教授。

    1. MIT/Brown Vannevar Bush 研讨会于 1995 年 10 月 12 日至 13 日在麻省理工学院举行,以庆祝1945 年 7 月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的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的开创性文章《诚如所思》(As We May Think)发表50 周年。活动视频分五部分,这是第五部分,内容主要是:

      1.Lee Sproull发表的演讲:“信息是不够的:计算机对生产性工作的支持”(Information Is Not Enough: Computer Support for Productive Work)。内容介绍:对一项新技术的任何设想都意味着对人类及其行为的设想。在这次演讲中,我描述了与个人计算的最有影响力的技术愿景相关的人类行为愿景,其缩影是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的Memex--孤独的思想者和问题解决者的愿景。我将这一愿景与关于人类生产性行为如何实际发生的另一种观点进行对比--在相互依赖的社会关系中。我回顾了目前计算机对社会行动者的支持状况,并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即信息处理从属于关系管理。

      2.艾伦·凯(Alan Kay)发表的演讲:“Simex:布什的愿景中被忽视的部分”(Simex: the neglected part of Bush's Vision)。内容介绍:布什的愿景是在一张桌子上建立一个超链接的10000卷图书馆,它对个人计算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今天也有可能实现(甚至可以通过互联网超越它)。然而,尽管布什在30年代就从事(模拟)计算机模拟工作,但很可能他从他的工作或新建的Eniac中都看不到Memex的任何模拟作用。布什的设想中缺少什么,今天能不能发明出来?

      3.第 2 天小组讨论。

    1. MIT/Brown Vannevar Bush 研讨会于 1995 年 10 月 12 日至 13 日在麻省理工学院举行,以庆祝1945 年 7 月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的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的开创性文章《诚如所思》(As We May Think)发表50 周年。活动视频分五部分,这是第四部分,内容主要是:1.拉吉·瑞迪(Raj Reddy):重新审视布什的智能系统(Bush's Intelligent Systems Revisited)。内容介绍:在他著名的论文 《诚如我思》中,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为创造能够解释图片、听写、理解语言、使用超链接和从数字图书馆进行关联检索的机器提供了一个愿景。在这次演讲中,我们将回顾50年来在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