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Matching Annotations
  1. Jan 2019
    1. “那些所谓的‘白皮书’描述的目标非常宏大,原本只是想做行业某一方面的应用,却拔高到想要做一条全新的底层公链。事实上,若想开发一条完整的区块链底层公链,必须具有在行业应用方面独特的技术创新,并且能够实现稳定运行。这显然不是一般行业应用团队可以实现的事情。”

      <big>评:</big><br/><br/>市面上的多数白皮书是否都在摊大饼?或许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应该多多学习李笑来「不断厘清自己概念」的精神。为什么原本属于 Business Plan 范畴的文档会被冠以 “White Paper” 的称号?在维基百科的词条里我们可以找到如下定义:</br></br>A white paper is an authoritative report or guide that informs readers concisely about a complex issue and presents the issuing body's philosophy on the matter.

      White papers are a "... tool of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 not [an] unalterable policy commitment."

      "White papers have tried to perform the dual role of presenting firm government policie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inviting opinions upon them."</i></br></br> “authoritative” 一词在精神上与 “decentralized” 构成对立,但前者却是迄今为止所有组织都偏好的行动范式,甚至喜欢到了上瘾的地步。人们很难揣测第一个在密码社群抛出 “White Paper” 概念的人是否对此概念有细致的探究,但这并不妨碍那些雄心勃勃想要改变世界,抑或是打算割完韭菜就走的团队借此「文化活用」,向外输出它们的价值哲学。他们的立场很决绝,但鲜有做到广纳群言。

  2. Dec 2018
    1. 雖然許多公鏈開發項目方自稱為「第三代區塊鏈系統」,但本質上只是「更快的以太坊」,內部也沒有任何落地的應用出現,僅僅是個空轉的伺服器群,這背後的隱憂是,一旦以太坊完成 POS 實作,解決了 TPS 的交易處理性能問題,可滿足一定程度的商用場景,這些新公鏈的開發者與使用者將一哄而散,重新回到市占率最高的以太坊進行開發。

      <big>评:</big><br/><br/>应对此类预判的有效回应:为什么我们只能有一个以太坊?为什么不能同时存在多个「快速的类以太坊」?<br/><br/>看看国产手机厂商们基于 Android OS 定制的 UI 在大中华区的市场表现吧!自从 Google 退华后,相关的流言就未曾间断——比市面上这群竞品更强更好、哪怕是阉割版的 Google 将重返中国市场,扭转格局。但明眼人们心里清楚,这个全球最大市场已今非昔比,后来居上的模仿者们甚至成功改写了游戏规则。<br/><br/>总有东西能够超越人类的朴素共识,它可能是商品拜物教、地缘政治、意识形态、文化鸿沟中的任意一项。百舸争流,成王败寇。